這也許是Irving最後一次披上綠衫(Zimbio)
 

Kyrie Irving在2017年暑假要求交易後引起的連鎖效應,終於在塞爾提克慘遭密爾瓦基公鹿隊無情屠殺後畫下一個可能的句點。說可能,是因為Irving還沒有宣布將投入自由球員市場,也未講明不與塞爾提克簽約,但整個波士頓媒體與球迷已經與Irving漸行漸遠。

如果不是塞爾提克贏得系列的開幕戰,這很可能是隊史上最難堪的一個系列戰,僅次於1983年遭到公鹿隊高掛掃把的時刻。那年,總裁Danny Ainge才是個僅有兩年資歷的NBA菜鳥,也是外聘而來的總教練Bill Fitch最後執教塞爾提克的球季。相似的是除了對手同為公鹿外,那一年Fitch帶著一群分崩離析的塞爾提克球員面對一群年輕的公鹿球員打了一場毫無希望的戰役。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 的故事 (四四)全面失控 

既然橫掃溜馬時沒跟著錦上添花,現在當然不需要跟人一起落井下石。對這筆交易的想法,兩年前已經寫了數篇,這兩年間的種種轉變也寫了不少,這一季塞爾提克的問題更是XXL與Hoop兩本雜誌關切的議題,有興趣都可參考。

衍生閱讀:請神還是送神?塞爾提克&騎士交易分析 、但是Danny,一切都回不去了 、當所有交易都塵埃落定時 

那些牆倒眾人推的嘴臉,就留給波士頓的媒體跟那些球迷網站吧。

Thomas在也沒有回到原本穿著綠衫時的表現(Zimbio)

重點在,為什麼Isaiah Thomas可以運行的戰術到了Irving身上就行不通?以及,接下來塞爾提克該怎麼辦?

Thomas與Irving都不是傳統型的控衛,兩人都是以得分見長,甚至在Ainge的口裡Irving是個更好、更有天分的攻擊手。不過兩者有著先天上極大的差異,除了身高差距外,兩人的攻擊型態也有不同。

Thomas的傳球次數明顯高於Irving

雖然兩個人都是需要持球在手的控球後衛,在Thomas擔任主秀時的塞爾提克是一支樂於傳球的歡樂球隊,切入後的Thomas可以得分、可以製造犯規,也可以將球送到外圍空檔隊友,透過快速的傳導找到投籃的機會,而這樣快速的節奏正是塞爾提克這批球員所喜歡的。但這個球季的塞爾提克卻只能不斷的以單打來取分,這中間的差距可以從傳球的數據上看出些端倪。雖然Irving的助攻數據稍優,但Thomas無論在傳球的次數跟接到隊友傳球的次數都遠遠高於Irving。

兩季的傳球次數差異也相當明顯

這不僅顯示出兩人在場上時傳球次數的差異,也顯示出其他隊友的球的流動有著顯著差異,如果對比兩個球季的團隊數據,也呈現同樣的結果。

兩人的得分方式與攻擊技巧組合並不相同

但有趣的是比較矮的Thomas反而有比較多切入攻擊籃框的機會,而感覺上較為多才多藝,甚至以Uncle Drew為名以戲耍對手聞名的Irving反而是個比較好的射手。對只看Highlight的球迷而言,Irving那些騙過對手的華麗切入動作讓人印象深刻,但對每場看球的人而言,Irving那些高難度到近乎不可思議的出手角度才真的讓人咋舌。

這一季對轉入NBA後一路順遂的Stevens並不好過(Zimbio)

事實上,總教練Brad Stevens從一開始就有注意到兩者的差異,他一直強調跟Uncle Drew的切入相比,Irving其實是比較好的射手,這也是他期望的使用方式。因此可以看到他一直試圖讓Gordon Hayward扮演控球前鋒的角色,讓Irving成為名義上的控球卻是實際上的得分後衛。在Hayward的身體無法復原下,Brad Stevens也大量運用雙控衛的打法,讓Marcus Smart與Terry Rozier來擔任場上實際的持球者,而讓Irving成為場上的另外一個後衛。

只是經過這個球季,要想把球從Irving手中拿開,恐怕只有LeBron James才辦得到吧。

Ainge的完美陣容最後成了一場惡夢(Zimbio)

無論如何,兩年前的交易已經無法改變,Irving跟隊友、媒體的隔閡恐怕也難以化解,接下來,塞爾提克究竟該如何?

也許很意外,但塞爾提克第一個能做的事情其實是試圖交易Irving。當然,Irving還沒有決定離開波士頓,而且是由他來決定未來而非塞爾提克。但就像兩年前塞爾提克不得不跟爵士隊討論交易Hayward一般,塞爾提克不僅有給出較高薪資的條件,也可以透過交易幫助下家減輕些負擔。除非接手Irving的球隊可以毫無懸念的直接裸簽,否則如果這些球隊想要在簽下Irving甚至另一個頂薪球員之後依然保持競爭力,找塞爾提克談交易並非不可能。

而談交易大概是Danny Ainge最快樂也少數真的做得好的事情。

Horford與Baynes都擁有球員選擇權能跳脫合約(Zimbio)

對塞爾提克而言最麻煩的地方是並非把原本要給Irving的那張頂薪給其他球員就好如此簡單。理論上如果Irving、Al Horford與Aaron Baynes都動用球員選擇權,塞爾提克的保證合約僅有六千萬美金,雖然不足以開出兩張頂薪合約,但也有超過一張頂薪的空間。但實際上我們都清楚Horford離開塞爾提克後絕無可能拿到同樣一年三千萬美金的薪水,如果加上他與Baynes共三千五百萬美金的薪資,塞爾提克的薪資是接近薪資上限的一億美金,因此實際上能夠從自由市場上爭取球員的籌碼相當有限,也不可能開出任何一張頂薪給其他球員。

對塞爾提克而言,下個月就滿33歲的Horford是陣中最重要的球員之一,在本季每個球員都自我膨脹之前,Horford就是包辦所有雜事的那個人。但對塞爾提克之外的球隊,Horford的年紀與傷病史不容小覷,因此要給Horford一張超過兩年的合約恐怕都值得考慮,這也是塞爾提克相對占優勢的地方。撇開Irving帶來的問題,Horford在塞爾提克待得相當舒適,Brad Stevens的系統更是幾乎專為他而生,因此離開塞爾提克的機率不高。比較可能的方向是與Horford重新簽約,將年數拉長但年薪降低,一方面塞爾提克在Irving離開後無疑更需要Horford,另一方面,這樣也有助於舒緩球隊的薪資壓力,畢竟Hayward下一季將近三千三百萬美金的薪資只能默默承受。

這一季的Rozier吞下無數無數的委屈(Zimbio)

假若Irving最後如預期離隊,問題就在於要如何填補控球後衛的缺口。原本季中沒有交易Rozier的考量之一可能就是做這個時候的備胎,但在賽後的訪問裡Rozier自認為球隊犧牲最多(事實上是),但外界對他並不公平(事實上的確是),儘管他說自己不抱怨(這要看跟誰比),卻看得出他對這一個球季的許多事情有非常多的不滿。

這些不滿,這些塞爾提克制服組與教練團無能處理甚至放任不管的諸多不滿,正是這支球隊最後分崩離析的原因,也是最後自己要承受的惡果。

這也讓Rozier是否能夠回到塞爾提克成為問號。雖然許多解讀都認為Rozier將不會回到塞爾提克,甚至會努力地簽下一紙讓塞爾提克無力匹配的大約,但現實是塞爾提克依然握有控制權,除非有球隊願意開出長年大約,否則沒有Irving的塞爾提克其實有相當的餘裕可以跟進合約。

在球隊缺少一個控衛,而這個控衛在先發時打得極好,當成為問題的人被解決後,問題其實會隨著時間緩解。

問題就在於是否有球隊願意開出合約。對Rozier最不利的是這個球季光是平均得分超過十分的控球後衛就有14位之多,助攻超過五次的也有10位,在待選者眾下,願意將RFA列入考慮又開出長年大約的球隊恐怕並不如Rozier陣營想像得多,除非Rozier鐵了心不願意重返塞爾提克,否則中間的協商在所難免。

對塞爾提克而言,市場上的控球後衛人選充足,即使Rozier想走,塞爾提克還是可以在市場上找到替代者,例如被七六人耽誤的T.J. McConnell就是非常好的選擇,而最不濟,塞爾提克大可皆大歡喜的簽回Thomas。

如果連Thomas都一直願意回到波士頓,這世界還有甚麼不可能的?

出了波士頓,大多數人對Theis的印象大抵都是如此(Zimbio)

除了控衛,中鋒也是塞爾提克的問題所在。除了Horford與Baynes為球員選擇權外,替補中鋒Daniel Theis也結束兩年合約成為RFA。在Guerschon Yabusele沒有未來性可言,而Robert Williams這個球季幾乎荒廢下,塞爾提克的禁區還是得要倚賴有經驗的球員。

對塞爾提克較不利的是儘管中鋒在聯盟裡重要性大幅下滑,但堪用的中鋒報價依然居高不下,沒有太多薪資籌碼下恐怕很難外求。好消息是由於後半季Theis幾乎被棄用,因此市場上的知名度極低,但相對的,Brad Stevens是否還對他有信心就是個問號。

至於Anthony Davis。如果塞爾提克真的有從這個球季學到任何一絲一毫教訓,那,最好就離他遠點,而且是越遠越好。

一心求好,但Brown卻迷失了方向(Zimbio)

另一個塞爾提克要考量的是Jaylen Brown的延長合約與否。

這個球季的Brown十分嚴重的迷失自我,直到球季結束前才有那麼一點回魂表現。Brown在暑假誤信名師誤入歧途將重點放在單打技巧,結果開季後既分不到單打時間,反而還失去之前苦練而來的外線空檔投射能力,他的三分球命中率慘跌到34.4%,導致整體表現不進反退。原本球賽閱讀能力就低於水平的他在場上更多時間像是隻無頭蒼蠅般亂竄。

這一年的迷失,對Brown的損失可能無比巨大,除了不再是那個眾人吹捧的急竄之星外,下個球季還得要更用力才能獲得原本該有的預期薪資。

同樣的問題其實也出現在Jayson Tatum身上。同樣誤信名師,同樣缺乏閱讀球賽能力,連續兩年季後賽Tatum的三分球命中率都落在32.3~32.4%之間,這一季在投籃完全失去紀律下連兩分球都相對低迷,如果只看對公鹿系列更是讓他的缺點放大。

只是,當陣中的年輕球員不約而同出現同樣的問題,那問題很可能就不應該單純算在年輕球員的身上。

塞爾提克目前最少有自身、國王與快艇三枚首輪選秀權以及自身的二輪選秀權,如果灰熊隊手氣欠佳可能還要再多上一枚首輪,對正處於兵荒馬亂的塞爾提克而言並非太好的事情。一來這最多四個首輪至少都在第九順位之後,其中兩個更是在第20與22順位,再者對本身相對年輕的塞爾提克而言,多加年輕球員的幫助有限,最後以塞爾提克過去幾季的選秀眼光與養成結果,這些中後段選秀權恐怕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

最後,如果1983年塞爾提克沒有被公鹿擊倒,那現在也無須太過煩惱,儘管我們沒有Larry Bird,沒有Kevin McHale,但太陽總會升起,問題只在於:Danny Ainge、Brad Stevens與塞爾提克短視近利的老闆們是否真有學到教訓。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ntora 的頭像
vantora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