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005  

▲ 一切都源自於竹千代

高中畢業後,在銀行上班的父親給了無所事事的我一套從銀行借回來由山岡莊八撰寫的「德川家康」,全部二十七本的套書就這樣分批從銀行借回家裡慢慢閱讀。當書看到一半,就啟程跟阿公到日本旅遊,從一進入日本,光是看著鐵路塗上的站名就開始與書裡的情節有了各種連結,兩個禮拜中除了最直接也最顯眼的大阪城外,京都裡的許多寺院、二條城,稍遠的奈良都讓人頗有親切之感,而到了關東地區,已經成為皇居的江戶城與東照宮就成了最鮮明的記憶。

二十幾年過去,自己也買了一套平裝本,每隔一陣子就開始拿著翻看,至今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回,雖然裡面的道理沒有學到幾成,德川家康倒是成了生命裡重要的一環,也因此,愛知、靜岡兩個堪稱與德川家康生涯關係最密切的地區也成了心裡最想去造訪的地區。

德川家康出生且是松平氏根本的岡崎城是必去之地,度過人質歲月與隱退生涯的駿府城自然也是不能錯過的點,而久能山東照宮不僅是德川家康過世後密葬的地點,也是後續東照宮的源頭,當然是重點之一。在離俊府城不遠靜岡縣境內還有與德川、武田、今川甚至豐臣式都關係密切的掛川城,當德川家康成功控制住遠江國後,在遠江國最東側掛川城就成了重要的據點,由原本西三河的旗頭石川家成擔任城主。關原之戰後先是由德川家康的異父弟,久松松平家的松平定勝擔任城主,之後由擔任德川家康十男德川賴宣附家老的安藤直次擔任城主。

<衍生閱讀> <德川十四城之旅> 久能山東照宮  、<德川十四城之旅> 從竹千代到大御所的駿府城公園 

IMG_0536  

▲ 久能山東照宮

另一個位在靜岡縣的城是這次最深山的諏(音同鄒)訪原城,這座由武田家築城名人,武田四天王之一的馬場信房所築的城少為人知,但目前正在進行考古工程的諏訪原城卻是此行中最讓人感到興奮的一座城,一步步走著挖掘中的痕跡,也讓人對武田流以及繼承武田流的德川系城池有更多的了解。諏訪原城不僅與武田氏有關,被德川氏攻下後,擔任城主的松平家忠(東条松平)、西鄉家員(家康側室西鄉之局的兄弟)、松平家忠(深溝松平,東条松平家忠是他妹婿)或是牧野康成都是德川家重要的人物。

IMG_1042  

▲ 諏訪原城

第一回看德川家康,對其中勇武的德川四天王自然最為印象深刻,酒井忠次、本多忠勝、井伊直政與榊原康政串起了德川政權直到關原之戰的骨幹,這次除了酒井忠次長年的居城吉田城外,與岡崎城不遠的初生之城井田城也是目標,而意外的同日參訪這兩座城池也增添了趣味。與岡崎城、井田城連成一線的大樹寺不僅是德川松平氏的菩提寺,更是今川義元在桶狹間之戰被殺後,終於脫離枷鎖的松平元康踏入岡崎城前停宿躲避敵軍追殺並等待今川軍撤離之所。而提到桶狹間之戰就不能不提到松平元康成功將糧草運入大高城,並漂亮的從丸根砦(因同寨)、鷲津砦之間漂亮撤退的故事,走訪大高城、丸根砦與鷲津砦也因此劃入了行程。

大高城  

▲ 大高城、丸根砦與鷲津砦間幾乎是等距

原本最後一天的住宿想安排在離機場較近的名古屋,但想了想又將腦袋動到了本多忠勝最後的領地桑名,但找了找桑名附近並沒有中意的旅店,最後在更往南歇的四日市市找到了車站走路約十分鐘的旅館,於是,這趟旅程從原本的愛知、靜岡擴展到有本多忠勝的三重縣,在桑名城看到了威風凜凜的本多忠勝座像,當天下午到了名古屋城又看到豐臣家最勇猛的加藤清正的指揮搬運名古屋城用石的紀念雕像,能在同一日看到戰國時代兩大陣營的代表武將,也別有一番滋味。

再多看幾回德川家康,開始對前期的智囊本多作左衛門重次、寫下「三河物語」,在書裡嘴巴跟作左一樣壞的大久保平助(忠教)以及大概是日本戰國時期左派代表的本阿彌光悅產生興趣。在濱松城裡有一處已經失去蹤跡的作左曲輪,在岡崎成的展示裡則有平助訴說著三河的故事。

衍生閱讀:<岡崎美食> 八丁味噌烏龍麵 @ 大正庵釜春本店 

看了德川家康之後,自然也開始玩起了信長之野望、太閣立志傳,也看了武田信玄、山本勘助、上杉謙信等傳記,德川與武田之間的抗衡更是讓人著迷,而山家三方眾裡奧平信昌不僅成為德川家康的女婿,他率領五百人死守長篠(因同小)城的故事最為吸引人,而鳥居強右衛門冒死潛水出長篠城再步行至岡崎城求援,實際走一遭才發現這距離之遙遠。當德川家康與織田信長的援軍開往設樂原布陣,一場長篠之戰更是成了戰國史的重要分野,也決定了武田軍的命運。

IMG_1380  

▲ 長篠城址

而到了近年,看著德川家康開始邊看邊拿著手機搜尋裡面較為冷門的名字,特別是那一大堆松平,也慢慢搞清楚除了原本的十八松平之外,德川家康母親傳通院(於大)再嫁久松俊勝後所生的異父弟都冠上了松平姓,而長女龜姬出嫁的奧平家也劃入了松平氏之內,也因此,這次的行程裡放入了幾個鐵路可到的點,如德川松平的起源安祥城,深溝松平家的深溝城,以及酒井雅樂頭系的西尾城。

由於出路愛知、靜岡選擇的是名古屋的中部國際機場,而且是半夜出發、半夜回的紅眼班機,因此在最後兩天安排了一些尾張地區的景點,除了名古屋城外還有如清洲古城、犬山城與小牧山城等,但每天的行程緊湊,加上火車班次與轉車間的時間,總難以順利完成每一個景點,雖然每晚都重新檢視未完景點的相對位置,在持續不斷的修正下,最後總得要面臨取捨。

如果已經是下午三點時分,在只能選擇一個景點參觀時,犬山城、小牧山城與深溝城會選擇那一個?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天守閣是現存最古老且屬於日本國寶等級的犬山城,一度是織田信長居城且曾是小牧.長久手之戰的重要地點之一的小牧山城可能也會是不少人的選擇。但最後,卻選擇了深溝城。

IMG_2167  

▲ 深溝城址

犬山城與小牧山城與德川家的關係也相當密切,兩個城不僅是小牧.長久手之戰豐臣與德川兩方各自的重要據點,犬山城也是關原之戰裡東西兩方爭奪的城池。關原之戰結束後,德川家康先是將犬山城所在的尾張清洲藩交給四子松平忠吉,而犬山城就由家老小笠原吉次所有。而小笠原吉次的父親小笠原長隆就是深溝松平第四代當主松平家忠的家臣。松平忠吉過世後,德川家康再把名古屋城所在的尾張藩給了自己的九男德川義直,連續將自己的兩個兒子放在尾張藩,為的就是由德川家的親藩來掌控這個由關東往關西地區的重要交通要道,不管是走靠海的東海道或是山間的山中道,鄰近美濃地區的尾張藩都可以就近掌控,犬山城也分別由義直的附家老平岩清吉與成瀨正成所有。

成瀨正盛與安藤直次、本多正純是德川家康晚年最信任的三個智囊,重要性就可見一班。

雖然犬山城在德川政權的地位相當重要,但寫下「家忠日記」並在西軍攻打伏見城時殉難的松平家忠卻更讓我神往,身為深溝松平家第四代當主,即使,深溝城只剩下一個遺址紀念碑,但,能透過搭車、步行讓自己能對古三河地區的相對位置更有感覺,似乎比看那些有形的國寶更為重要。

就這樣,原本安排的十七城最後走了十四城,只留下尾張地區的犬山城、小牧山城與清洲城沒能走完,雖然有稍許遺憾,但每天從天剛亮走到天黑,完全追逐著德川家康的足跡,也算是了卻了內心的一樁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