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痞客幫.jpg

19791012日,塞爾提克史上最受矚目的新秀Larry Bird正式登場,對手是未來幾年內兩度幫助塞爾提克登頂的休士頓火箭隊。當第一節進行至剩下348秒,控球後衛Tiny Archibald在進攻時間終了前將球送給在罰球圈頂後一大步的後場搭檔Chris Ford

不,從這一天開始,這個位子有了新的名稱:三分圈頂。因為從1979-80球季NBA正式開始啟用三分球制度。

別無選擇的Ford用標準的老式投籃動作,以今天的觀點看來有些笨拙、有些過度用力的單手推鉛球式出手,球越過火箭隊Robert Reid高舉的雙手,投進了一記三分球,幫助塞爾提克取得1918領先,最後以114106贏得Bird時期的第一場勝利。

雖然動作看起來彆腳,但這卻是Ford苦練一整個暑假的結果。當Ford知道新球季將要開始起用三分球規則時,他就開始練習起三分球投射。只是當時所有的場地都沒有三分球線,讓他連練球的相當辛苦。所幸跟同時代的NBA球員、教練、總管瞧不起三分球不同,這個球季塞爾提克新聘請的總教練Bill Fitch在賽前就仔細地解說這個新的規定,以及自己的相對應策略,也讓一向以外線投射聞名的Ford有了出手空間。

延伸閱讀:NBA全能爛隊改造王:Bill Fitch的四年一覺綠衫夢

當時所有焦點都在以14分、10籃板與5助攻拿下生涯第一次雙十紀錄的Larry Bird,在波士頓環球報上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描述Ford這寫下塞爾提克隊史紀錄的首號三分球。

這球最後被NBA認證為聯盟史上首顆三分進球,讓Chirs Ford名留青史,但直至今日,這球是否是歷史上第一個三分球卻仍有不少雜音。

當天比賽裡火箭隊的老將Ricky Barry也投進了一記三分球,但已經是生涯最後一季的Barry是替補出發,自然沒有寫下紀錄的機會。同天開幕戰中,克里夫蘭騎士隊的控球Willie Smith、鳳凰城太陽隊的後衛Don Buse與老朋友搖擺人Paul Westpal都各自兩投兩進三分球,但Smith是替補,太陽隊的主場比賽在西岸,都沒有機會成為聯盟的第一記三分球。

延伸閱讀:Paul Westphal (1950~2021) 的愛恨綠衫情

不過,在華盛頓子彈隊主場舉行的與費城七六人隊的開幕戰裡,子彈隊的先發搖擺人Kevin Grevey也投進了三分球。

「我想自己第一次接球就是在角落接到球,確定腳在三分線後,我立刻出手並投進。」Grevey幾年後對巴爾的摩太陽報說。賽後,一名記者走向Grevey恭喜他締造了一個不會被打破的紀錄,但當時Grevey只擔心自己是否會因為這記三分球而被老派的總教練Dick Motta給扔去板凳。

只是,這個記者口中不會被打破的紀錄只撐了三天就被NBA給打破。NBA在每周的當周回顧中認證Ford投進的這顆三分球是NBA歷史上的第一記三分球進球,原因是因為塞爾提克的比賽比子彈隊早35分鐘開場,因而球賽排序而成為聯盟正式認證的第一記三分球。在那個沒有play by play,一切數據統計紀錄還在慢慢增加品項的年代,也無從考證起兩個三分球出手的正確時間點,特別是兩人都是球隊的先發得分後衛,又都是在比賽開始不久後就締造紀錄,聯盟也只能以最粗暴卻也最直接的場次做基準。

更重要的也許是四十年前根本沒有人重視三分球這項當時被認為是譁眾取寵的歪道,不光是Grevey擔憂總教練Motta會懲罰自己,同樣屬於老派的塞爾提克總管Red Auerbach也在決定起用三分與否的會議中投下反對票。

對職業生涯前六季都在底特律活塞隊度過,1978-79球季開季後三場就立刻被交易至塞爾提克的Chris Ford而言,如果沒有這記三分球,他可能早已經被遺忘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只是連這記如此重要的一球都有那麼多爭議,Chris Ford生涯另一個重要時刻被其他事情給掩蓋掉似乎也就不那麼意外。

 

塞爾提克第十一任總教練

 

1989-90球季結束,塞爾提克以5230敗東區第四的戰績結束球季。首輪面對東區第五的紐約尼克隊,在五戰三勝的賽制中雙方各自守住主場,關鍵第五戰裡塞爾提克居然在主場以114121吞敗。面對連續兩季在首輪遭到淘汰,又居然在主場輸掉關鍵比賽的窘境,從Fitch時代就擔任助理教練,終於在1988-89球季扶正的總教練Jimmy Rodgers Red Auerbach長年的助手Jan Volk成了代罪羔羊。Auerbach先從外部取才,引進曾長年擔任Providence College總教練一職後轉任Big East Conference主席的Dave Gavitt成為位置在總管Volk之上的籃球事務總裁主管籃球事務,但仍在總裁Auerbach之下。

實質上的總管首度找了外人,讓外界對塞爾提克的總教練人選充滿臆測,特別是Gavitt的大學藍盤背景,加上出身麻州大,曾經在波士頓大學、PC執教的Rick Pitino在紐約尼克隊取得成功,讓Gavitt掌舵的塞爾提克是否會往大學取材成了話題。

AuerbachGavitt很快就開始徵選下一任總教練的工作,與各個可能的人選進行主動與被動的訪談。根據Auerbach的說法,當塞爾提克總教練工作出缺後,各方反應激烈,甚至連當時在任的NBA總教練都有人主動探詢。

「我接到很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來電,那些因為頭銜而我們從未考慮過的對象,我不能指名,但對這位子有興趣的包含NBA總字輩的人物,」Auerbach在記者會上說。「塞爾提克的榮耀吸引非常多人,我從來沒想過會那麼瘋狂。」

但徵詢過程卻很快就失控了,原因並不是有NBA總教練想要轉職,而是北卡羅來納的一家報紙披露塞爾提克已經正式邀約杜克大學的年輕總教練Mike Krzyzewski接任下一任總教練,讓原本的傳言瞬間被推上高峰。報導中更提到AuerbachGavitt因為是否招募Coach K而發生爭執,當時才上任兩周的Gavitt極力推薦Coach K接手,而Auerbach則反對聘用沒有NBA經驗的總教練並屬意長年助理教練Ford接班,雙方開始激烈的權力鬥爭。

雖然塞爾提克很快否認相關消息,NBA強權的內鬥戲碼還是讓消息不斷四處延燒擴大,連波士頓當地記者也深信不疑。經過一周後,Coach K發出聲明表示自己退出塞爾提克總教練候選行列,並表明自己將會留在杜克大學。

儘管發出聲明時表明自己不願意受訪,但Coach K當然不會錯過受訪的機會。在訪問裡他否認塞爾提克有真的提供正式的邀約,也表示與AuerbachGavitt那次訪談中並沒有感受到權力鬥爭的跡象,並否認自己利用塞爾提克的徵詢作為自己與杜克大學談判的籌碼。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Gavitt婉拒對Coach K的聲明與訪談做評論,僅發布新聞證實Coach K通知將會留在杜克大學,並希望塞爾提克的總教練人選能在一周內塵埃落定。

一周後,塞爾提克一如預期的宣布由長年助理教練Chris Ford接任總教練。記者會上Gavitt也說明了決定的過程:「我需要確認Ford是否是正確的人選,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花時間與Ford相處。跟兩方的訪談是同時進行,只是焦點都聚集在另一方,但同時,我們也跟Chris進行更詳細的訪談,只是外界的結論都指向Mike Krzyzewski)。」

記者會裡,AuerbachGavitt花了大部分的精力在說明Coach K只是球隊考量的人選之一,並非真愛,而忠誠的真正塞爾提克人Ford才是球隊真正的第一人選。儘管如此,整場記者會的焦點已經失焦,Coach K的風采與AuerbachGavitt兩人的互動都遠遠比Ford受到矚目。

「未來將永遠會有Krzyzewski是第一選擇,而我是備胎的印象,但這對我毫無影響,」Ford說。「我沒有那麼強烈的自我,我很滿意整個過程中Dave與我相處的情況。」

 

來自大西洋城的Hot Dog

 

Chris Ford出身紐澤西州的賭城大西洋城,至今,他仍是大西洋城最知名的運動員,也依舊是高中母校Holy Spirit的得分紀錄保持者。從九歲獲得一顆籃球作為耶誕禮物後,打球就成了Ford與朋友遠離麻煩的方法。

Ford高中第一個球季寫下022敗難堪的成績,但隔年就逆轉為184敗,中間多次在落後情況下逆轉投進致勝球的過往讓他津津樂道,也讓他相信一切困境都能被克服。最後一年,球隊的戰術圍繞著Ford進行,他獲得破當地紀錄的單季722分,獲選為All-State並獲邀參加明星賽,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更獲得球隊把他的42號球衣退休的榮耀,並在槍響時從中場投進一記壓哨球,十分風光地結束自己的高中生涯。

優異的高中表現,讓Ford獲得離家約一小時車程的費城名校Villanova的青睞。大三時Ford與大前鋒Howard Porter領軍,一路過關斬將直闖冠軍賽,最後以兩分之差敗在當時NCAA的王者UCLA手下。

大學時期的Ford雖非球隊第一主將,但他的激動表現卻讓他贏得「Hot Dog」的綽號。

「他可說是領先時代的先驅,像是對著觀眾奮力揮舞甩手臂慶祝等,非常情緒化。」隊友Fran O’Hanlon說。「他會對著觀眾慶祝,對著觀眾加油、打氣,當時你不會看到其他人這樣做,因為根本沒人管觀眾在幹嘛。」

費城地區有所謂的Big 5,除了Villanova外,還有賓州大、TempleSaint JosephLa Salle五所大學,Ford也曾經獲選為Big 5 MVP。但是當Ford在場上用自己很激動的方式慶祝時,敵對的球迷會因為被激怒而向場中丟擲熱狗,這讓「Hot Dog」成為Ford揮之不去的標籤。

大四的Ford繳出17.9分、6.4籃板的成績,最後在1972年的選秀會上被底特律活塞隊以第二輪第四順位(總順位17)給挑走。

 

一片混亂的底特律活塞隊

 

當時的活塞隊有在巔峰期的控衛Dave Bing,年輕的中鋒Bob Lanier與前一年打敗FordUCLA前鋒Curtis Rowe。菜鳥球季Ford很快就以中距離投射能力擠入球隊輪替名單,但活塞隊只打出4042敗無緣季後賽。季中接手的Ray Scott總教練在1973-74球季率隊打出5230敗成績,雖然只居中西區第三位,卻足以幫他贏得一座年度最佳總教練獎座,成為史上第一位贏得此獎項的黑人總教練。

這開啟了當時還在西區的活塞隊連續四年都打入季後賽的旅程,只不過活塞隊始終無跨出西區第二輪,球隊也始終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儘管Ford靠著投射站穩腳步,但卻甚少獲得外界青睞,1977124日難得登上美聯社新聞,卻是前一晚用Ford臉部慘挨對手一拳所換來。

面對主場的子彈隊,Ford在第四節對試圖切入的六呎八吋前鋒Leonard Gray犯規,卻被Gray飽以老拳,儘管隊友Lanier試圖從後方熊抱架住Gray,卻被Gray所掙脫,繼續追打Ford,一時間雙方板凳清空,所有活塞隊友都起身保護Ford,整場騷動持續了有十分鐘之久。

只是,這並非活塞隊當晚唯一的騷動。球賽結束後,忙碌的Lanier又在休息室裡忙著隔開大聲質問總教練Herb Brown為什麼將自己換下場的先發控球Kevin Porter。事實上,在活塞隊打架早已經是家常便飯,Kevin PorterEric Money曾經為了誰該是球隊先發控球而打架,Ford的大學隊友Howard Porter也曾在中場休息時在休息室中大聲咆嘯:「老兄!我整場在禁區拚死拚活,卻連顆球都摸不到!」

 

誤入塞爾提克黑暗賊船

 

因此,當七零年代曾經兩度奪冠的塞爾提克在1979年開季第四場發動交易時,Ford感到格外開心。

「我很高興能來到波士頓,但我也不相信有任何球員對被交易是完全感到開心,那是種被否定的感覺。」Ford談到自己1978年被交易時的心情。

儘管如此,當Ford真正到塞爾提克報告,才發現事情可能有些跟他想像的不大相同。

「當我在底特律時,總認為塞爾提克有著贏球的傳統。在底特律我們有永無止境球員與教練間的鬧劇,彷彿從來都沒有穩定的一天。在我看來塞爾提克是一支能將球員凝聚在一起,球團高層則總試著在這基礎上繼續加材添火。我們從來不曾想過自己能在波士頓花園廣場作客時贏球,我不知道自己穿著活塞球衣時是否曾經贏過塞爾提克。」Ford說。「當時我很開心自己能被交易到波士頓,因為我跟老婆曾經列出一張希望能被交易的清單,而塞爾提克就高居清單首位。當時他們重返東區強權舞台,而我一直喜歡塞爾提克,即使我是個在紐澤西州長大的小孩,但我喜歡Bill Russell與塞爾提克的團隊球風,而我自己的風格正是團隊優先。當我被交易時只是球季的第三場比賽,因此我並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甚麼......當我到波士頓時,才發現球隊一片混亂,跟我離開的地方一模一樣,球員、教練、總管、老闆們鬥成一團。」

當時,塞爾提克總管Red Auerbach是用暑假剛交易來的Earl Tatum做籌碼,跟活塞隊換來Ford1981年的二輪選秀權。出身湖人隊的Tatum綽號叫做「The black Jerry West」,他是1978年入主塞爾提克的John Y. Brown Jr.接手後的第一筆交易,代價是五萬美金與1980年的首輪選秀權,但只打了三場,Auerbach就急忙脫手,一年後Tatum也從聯盟中消失。

Tatum的交易像是接下來一整年的縮影,老闆Brown不斷跟各方討論交易卻刻意略過Auerbach,偏偏聯盟裡人面極廣的Auerbach不斷事後接到其他球隊的電話詢問到底生甚麼事情,雙方就這樣不斷拉扯。Brown不停興之所至地交易球員,Auerbach則不斷地收拾善後,球隊不斷處於動盪之中,戰績也就此一蹶不振。開季前十四戰中輸了十二場,總教練Satch Sanders也被炒了魷魚,改由中鋒Dave Cowens兼任總教練。

「我不能說自己很驚訝,我們沒辦法贏球,更重要的是布朗先生沒甚麼耐性。」Sanders事後跟負責廣播播的Johnny Most說。「我只希望自己能有一絲表達自己想要誰在隊上的權力。在那十個月裡有太多人事異動,身為總教練我無法替我的球員建立各自的場上定位,我無法知道下個禮拜還會有哪個球員在隊上。每個交易都迫使我要改變自己的教練策略,每個交易都意味著球員的定要被迫改變。」

這不說,我還以為他在說Danny Ainge

不光是教練對未來沒有把握,連當時球隊急竄的二年級前鋒Cedric Maxwell也擔心自己是否隔天起床就得要被迫換東家,因為到了1979年三月,塞爾提克已經累積了六次交易並簽下三名自由球員,連在一旁冷眼旁觀的Johnny Most都擔心這樣的混亂是否會讓提前一年選入的Larry Bird會拒絕與塞爾提克簽約。

<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一) 你是我的眼

事情在Brown與曾當選美國小姐的妻子Phyllis George一起跟尼克隊總管Eddie Donovan與老闆Sonny Werblin共進晚餐時達到顛峰,雙方在晚宴中達成協議,兩天後,尼克隊就將中鋒Bob McAdoo送往塞爾提克,交換中鋒Tom Barker與三枚1979年首輪選秀權。

這筆交易也許有啟發Ainge些什麼。

手中最重要的三張重建籌碼就這樣被換成一個自私只在意自身成績的球員,忍無可忍的Red Auerbach發出最後通牒,要求Brown的搭檔Harry Mangurian要在兩周內收購Brown的股份,否則自己將會離開塞爾提克轉往尼克隊,因為當時尼克隊老闆Werblin已經給了Auerbach合約保障,一切就只等Auerbach點頭簽字。

曾經,只差那麼一點點,塞爾提克就被尼克隊給徹底瓦解。

題外話,這三枚首輪在尼克隊手中最後變成一場悲劇,分別是Bill Cartwright(第三)、Larry Demic(第九)與Sly Williams(第二十一)。

Brown放手後Auerbach重新掌舵塞爾提克,除了Bird入隊外,Auerbach從騎士隊挖來Bill Fitch擔任總教練,並從自由市場上簽下Ford的活塞隊前隊友M.L. Carr。當時還沒有真正的自由球員,球隊在簽下別隊的自由球員之後得要提供相對的補償。活塞隊的總教練是如今ESPN的熱血大學球評Dick Vitale,根據Carr的回憶,當時Vitale向塞爾提克提出只接受McAdooBird作為補償的條件,因為Vitale深信塞爾提克不會捨得放棄McAdoo,將有機會搶到Bird。如果以塞爾提克方的說法,則是新任總教練Bill Fitch不斷向Vitale洗腦McAdoo才是活塞隊所需的最後一塊拼圖,讓Vitale選擇McAdoo作為補償條件。

無論何者為真,總之最後,爾提克愉快地送出McAdoo給活塞,同時還換回兩個1980年首輪選秀權,算是彌補當初老闆Brown送出的三枚首輪選秀權。一年後,活塞隊自身的選秀權成為1980年的狀元籤,塞爾提克再將這兩個選秀權送往金洲勇士隊交換中鋒Robert Parish與第三順位,並挑選Kevin McHale完成最後一塊拼圖。

Chris FordM.L. CarrRobert ParishKevin McHale的入隊都與活塞隊有直接關聯,八零年代的總冠軍可說是建築在活塞隊的傷痛之上。

 

Larry Bird更慢的後衛

 

Larry Bird初入聯盟時,跑不快、跳不高就成了他揮之不去的標籤,但很快地,Bird就發現自己不是球隊裡跑最慢、跳最低的球員。

「這裡有個傢伙甚至跑得比我還慢,而且他還是個後衛!」Bird曾經在自傳裡這麼形容Ford。「他看起來像是在硬撐、像是快要掛掉、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抓住懸崖。當你覺得他快要不行時,Chris會突然當著你的面砍個三分,是個真正的鬥士。」

事實上,1979年春天Bird曾經自費參觀波士頓,走進休息室的Bird聽到角落裡傳來:「嘿!Larr Bird!到這裡來跟我說說話!Larry Bird!」這時滿臉疑惑的Bird才注意到這個沉默到近乎隱形、留著兩撇小鬍子的未來隊友與教練。

原本經過一整季的混亂,對塞爾提克大失所望的Ford終於迎來期盼中的贏球契機。塞爾提克在開季前十場寫下八勝二敗,其中有高達七場是客場作戰,塞爾提克拿下其中五場,展現完全不同於上個球季的戰力與韌性。

「上一季我們在客場之旅被痛宰過好幾回。」Ford感慨地說。

 

將基本做到最好

 

轉入塞爾提克的第一個球季裡,Ford在一團混亂的塞爾提克中成為球隊的中流砥柱,甚至是贏球的關鍵。128日在主場迎戰勇士隊,Ford拿下個人生涯最高的34分。根據波士頓環球報隨隊記者Bob Ryan的統計,他的17次進球中有7次跳投,有5次是招牌地立定投籃,2次切入後的拋射,2次切入與1次飛身補籃,其中有四球更是24秒進攻結束前的決殺球,一肩扛起當時塞爾提克的進攻。這一年Ford拿下個人生涯最高的15.4分與4.6助攻,還被票選為百廢待舉的塞爾提克MVP,卻與當初Auerbach交易他時的目標大異其趣。

1978年交易正式宣布時,波士頓環球報以增強團隊防守來分析塞爾提克交易身高六呎五吋的白人後衛Ford的原因。只是乍看之下,跑不快、跳不高、又沒有對抗性的Ford與防守完全難以連結。這些期望,在塞爾提克重回正軌之後就慢慢浮現。

6121敗結束球季的塞爾提克在第一輪以四連勝橫掃淘汰了開幕戰對手火箭隊,Ford12.5分只居全隊第五,助攻3.8次落後給Tiny ArchibaldBird,但他卻是全隊公認的獲勝關鍵。

「我們橫掃了休士頓火箭隊,Chris Ford有非常好的系列。他總是能打出很棒的團隊防守還同時守好Calvin Murphy,也總是個危險的射手。」Bird在生涯首輪季後賽勝利後將功勞歸給了Ford。「生涯裡每個教練總告訴我們空切的重要性,而Chris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使他在比賽中被對手擊敗,還是不肯放棄,總會多努力一下。他總是試著協防,這對團隊防守有絕大的差異。Chris知道怎麼打團隊籃球。」

在播報員Johnny Most眼裡,Ford是個體能極差,各項能力平庸,雖然好卻非頂尖的射手,但他努力練習,無私,明瞭隊友的優點與對手的缺點,是個懂得球賽的贏家。

Ford的聰慧讓他能極大化自身的優點,防守時可以佔據有利位置,迫使對手在不平衡的情況下出手,或是被驅趕到塞爾提克長人防守的區域。「你不會看到Chris犯任何防守上的判斷錯誤」Most說。「他知道每個球員的動向,總是穩紮穩打。如果他在某回合被擊敗,那對手也會是以極高難度出手來達成。」

「如果你讓我跟聯盟裡隨便其他九個後衛一起賽跑,我會是第十名,」1979年時Ford曾經在訪談中對Bob Ryan如此描述自己。「但這一點也不影響我的防守,因為我認為自己是個聰慧的球員。有六呎五吋高,我可以有多一步的空間來防堵對手用速度切過我,我的身高則可以干擾對手的投籃。」

進攻端,由於Ford速度緩慢,單手投籃的動作大因此需要比一般球員更長的投籃準備時間,讓他更擅長利用隊友的各種掩護製造自己更舒適的投籃空間。

Chris喜歡這方法,」Bird描述著Ford的訣竅。「這是他對付速度比他快的對手的方法,在穿過幾道人牆後,很快地防守Chris的對手會開始心生恐懼,他讓對手減慢速度到他能輕鬆找到空擋出手的地步。」

即使不是球隊中上場時間最長的幾名球員,但Ford也跟其他球員一樣重視能夠上場的機會。有一回對上馬刺隊Ford的手感發燙,在半節裡連續砍進兩記三分球與兩記十八呎的中距離,當總教練FitchFord換下場休息時,Ford用教練與隊友都能聽到的聲音不斷地碎念:「我猜我一定是手感太好了,就是太好了!老天,如果你手感太好,你就會被換下場。」就這樣走過總教練、走過隊友一直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後還繼續碎念,讓板凳上的隊友笑成一團。不久,Fitch喊了暫停,Ford就在隊友圍成的圈外不斷徘徊,口中繼續碎念著:「我手感太好,他不會放我回到場上因為我手感太好,我猜Bill一定覺得我已經把我今晚的配額都投完了!」

最後,拼命忍住笑的Fitch還是沒有讓Ford在暫停後回到場中。

「我當然聽到他的碎念,但你知道嗎,有的時候教練就是得要裝作自己聽力不好,」Fitch賽後解釋著。「說實話,我覺得Chris的碎念非常好笑,但我不能顯現出任何情緒。如果我對這些類似的話語有反應,之後當我將某人換下場,就會不斷聽到這些類似的碎念。這一切只說明了Chris是個鬥士。」

但比起被換下場時的碎念,Chris Ford在場邊的觀察力與洞察力,卻漸漸成為塞爾提克的重要資產,即使他總是先發五人中出場時間最短的一個,貢獻卻一點也不僅止於場上。

 

總冠軍的滋味

 

1981年東區冠軍賽第六場,Ford以先發登場,出賽20分鐘出手六次只進了一球,還吞下四次犯規,但他真正的貢獻卻是來自板凳。板凳席上的Ford觀察七六人隊的防守組合,突然對著老搭檔Tiny Archibald大喊:「一對一,Tiny!」聽見Ford的喊聲,出身紐約街頭籃球英雄的Tiny一個紐約街頭式的加速超過七六人隊後衛Clint Richardson,從底線準備上籃時面對補防的防守大師Mo ChecksTiny不得已用左手跳投,儘管出手稍短,但積極跟進的Tiny抓下籃板輕鬆地得分。當比賽進入最後關頭,Larry Bird在右側底線持球時進攻時間只剩下五秒鐘,場邊的Ford大聲提醒:「Laaaaaarrreeeeee,投啊!」在Erving高舉雙手遮蓋住視線下,Bird以高拋物線出手,眼看著力道稍短的皮球擊中籃框後高高彈起,最後幸運的破網得分,幫助球隊取得9895領先,最後以10098克服一勝三敗的劣勢扳平系列,最後驚險贏得第七戰。

總冠軍賽系列裡,Chris Ford因為壓力而失眠,整個人在季後賽裡瘦了一圈。儘管對手是上季還在東區,這季只有4042敗勉強擠入季後賽的老對手火箭隊,塞爾提克卻打得相當辛苦,第二戰就被Moses Malone31分、15籃板打破主場優勢。關鍵第三戰,Bird的手感極差,此時Cedric MaxwellFord挺身而出,分別攻下1917分,Ford還飆進兩顆三分球,塞爾提克以9471大勝。最後,塞爾提克花了六場擊敗火箭隊,贏得Bird時期的第一座冠軍。

球賽結束後,全隊擠入休息室慶功,在下榻的飯店提供的套房內狂歡,興奮的Ford抽著Auerbach的招牌雪茄,儘管被嗆得眼淚直流,卻是無上的喜悅。

1981-82球季,由於新秀Danny Ainge的加入,讓Ford在後場遭遇更多年輕球員的考驗。季中滿33歲的Ford因為背傷在二月缺席數場,當他歸隊時,同樣先發的TinyBird也因為受傷缺陣,於是總教練Fitch推出Gerald HendersonM.L. CarrCedric Maxwell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的先發組合。由於這個組合連勝不止,即使Bird傷癒歸隊總教練Fitch還是要求Bird以替補出場。最後這一群臨時先發寫下14連勝(總連勝場次為18場),而Bird直到例行賽最後四場才重返先發。

但已經33歲的Ford只有在例行賽末再打過生涯最後一次先發,最後再次在東區第二輪以13落後下無緣逆轉。

1982-83球季,Ford在訓練營中面臨更多的競爭,除了上季末利用Ford受傷瓜代出賽且有好表現的Ainge外,新交易來的控衛Quinn Buckner也加入後場搶位戰。最後,Ford在訓練營裡不慎膝蓋受傷,讓總教練Fitch不得不選擇裁掉逐漸老化的Ford,結束他十年的NBA生涯。

Ford的噩耗傳出時,所有塞爾提克球員都難過得與他告別,甚至有球員在一旁失落的說著:「Fordie被裁了,我們要怎麼辦?」

在塞爾提克隊友中,Chris Ford被暱稱為「Doc」,一如Robert Parish的「酋長(Chief)」綽號來自Cedric Maxwell,緣由是在一場練習中一向跑不快、跳不高的Ford居然演出一次如同Julius “Dr. J” Erving般的扣籃,自此Maxwell就不斷以Doc來取笑Ford,最後成為他在隊中的暱稱。另外有一個版本是Ford直接在Dr. J面前暴扣而讓Maxwell開始以Doc知名來戲稱Chris Ford

 

轉任教練

 

儘管Ford無法如願再戰一季,但他在場邊對球賽的觀察卻讓他繼續留在塞爾提克陣中。當時Johnny Most因病缺席,讓Ford先有機會暫代擔任球賽廣播轉播的工作。當1982-83球季結束,總教練Bill Fitch因為眾叛親離下不得不離隊,總管Auerbach決定扶正助理教練K.C. Jones時,也決定聘請Chris Ford擔任助理教練一職。

當時的NBA每隊只有少數幾位助理教練,沒有球探的配置,大學球賽也沒有電視轉播,因此助理教練的工作之一就是飛往下一個城市研究未來的競爭對手,或是飛往各大學為選秀做準備,而在塞爾提克,這工作就落在較資淺的Ford身上。

一回,Ford肩上拎著個大包包跳下計程車後衝進密爾瓦基下榻飯店,大廳裡與BirdBuckner聊天的McHale問著:「怎麼了,Doc?你消失了好幾天,你跑那去了?」

Ford停下腳步,轉身面對McHale說:「我剛從SECNCAA中的東南聯盟)回來這裡,而我觀察到一個會在接下來十年狠狠踢你屁股的傢伙,Kevin。他只有六呎四吋高但十分粗壯,可我從來沒看過有哪個傢伙像他一樣。他的名字是:Charles Barkley。」

當場,所有人都放聲大笑,更沒人當一回事。直到1984-85球季Barkley在波士頓花園廣場以替補身分首度現身,就在McHale面前拿下277籃板3助攻。但該場比賽最讓後人印象深刻的是Barkley從背後將Bird架住讓Erving盡情往Bird身上揮拳。最後,這演變成一場大亂鬥,進場勸架試圖把人拉開的Ford臉上也挨了一記,鼻子血流如注。

Ford擔任助理教練的年代可說是塞爾提克在八零年代的精華歲月,1984年擊敗宿敵洛杉磯湖人隊贏得冠軍,隔年則成為隊史上第一支敗給湖人隊的爐主。當1985年暑假換回Bill Walton後,塞爾提克成為聯盟最炙手可熱的球隊,以6715敗領先全聯盟。當季後賽開打,塞爾提克與湖人隊各自勢如破竹打入分區冠軍賽,全世界都期望這兩支球隊能夠三度碰頭時,身為塞爾提克助理教練的Ford卻一路替湖人隊的對手加油,第三戰時更在做客的密爾瓦基當地酒吧替火箭隊以117109獲勝而歡呼。

當被問到難道他不希望塞爾提克能在總冠軍賽中與湖人隊再次碰頭?能夠在總冠軍賽中討回顏面?

「另一枚戒指!」只見Ford高舉手秀出自己手指上的冠軍戒。「我只想要另一枚戒指!」

 

總教練Chris Ford

 

Ford確定要接手塞爾提克時,Auerbach像是過往對Bill RussellTom HeinsohnSatch SandersDave Cowens等前塞爾提克球員接手球隊時一樣傳授自己的哲學。

「現在,你將要指導那些曾經是你隊友的球員,你可能喜歡其中某些人更甚於其他球員。」Auerbach說。「如果你的球員察覺了,你可能會面臨兩種麻煩。那些覺得你不喜歡他們的球員會真的表現欠佳,另外那些覺得你喜歡他們的球員則會藉機佔你便宜,而有很高的機率你會兩頭都落空。」

Auerbach的告誡顯然產生效果。從訓練營開始,Ford就不懼於指出Bird在回防時過於緩慢,或是指責McHale犯下的錯誤,很快地建立自己的威信。

Ford在球員時期就習慣對我大吼大叫,我們住得很近,他常到我家來坐在沙發上對我大吼大叫。」McHale說。「重點是Ford現在對我大吼大叫不是因為個人,而是因為我的籃球員身分,因為我可能真的犯了錯。當Ford咒罵我時,我知道他不是有意的,至少,我期望他不是。」

接手後的FordGavitt開始針對陣容的調整進行不斷地討論,最後兩人同意BirdMcHaleParish的三巨頭並非問題核心,不需要拆夥或交易,但環繞周圍的其他球員缺乏速度才是癥結。於是,塞爾提克在選秀會用第十九順位挑選了六呎一吋體能驚人的後衛Dee Brown來增加速度,並用遠走義大利一年的Brian Shaw取代退休的Dennis Johnson擔任控球。Ford更大膽將因為年歲而速度更加緩慢的Larry Bird移往大前鋒的位置,利用他依舊頂尖的籃板能力與傳球視野作為快攻的發動機,同時讓年輕的Reggie Lewis擔任先發得分後衛作為快攻箭頭,更把McHale移往板凳回到最初的最佳第六人身分。

Ford甚至不需要事先特別慎重跟McHale討論轉任替補這件事情。

唯一的問題在於Bird遺留下的小前鋒位置。開幕戰的先發Ed Pinckney本質上是個大前鋒,第二戰的Michael Smith有小前鋒的傳球與中距離,但防守完全跟不上正統小前鋒。經過六場後,Ford將眼光投向菜鳥球季被拓荒者隊揮棄後轉往CBA甚至菲律賓打球的Kevin Gamble

過去兩季被Rodgers棄用的Gamble先發第一場就展現速度優勢擔任快攻箭頭,拿下26分、9助攻,塞爾提克也就此拉出一波九連勝,並在十二場中贏得十一場,Gamble把握住機會成為固定先發,是當時塞爾提克沙裡掏金的代表作。

Ford這樣大膽的調度讓塞爾提克戰績回升到5626敗,雖然第二輪敗給尋求衛冕的底特律活塞隊,但是止住了球隊的頹勢,也讓他站穩腳步。只是BirdMcHale19921993年宣布退役,Reggie Lewis則在1992-93球季心臟病發,並在1993暑假因為心臟病發而逝世。接連損失三位先發大將讓塞爾提克的戰績在1993-94球季大幅滑落至3235敗,也導致Gavitt下台,改由Ford的老隊友M.L. Carr接替擔任總管一職。

一向愛說大話的Carr起手式就是大張旗鼓地宣布簽下聯盟第二人Dominique Wilkins,並宣稱將要促成聯盟第一與第二人合體,亦即劍指因為父喪而退休的Michael Jordan

這當然是無稽之談的鬼扯,Jordan絲毫沒有回到球場的打算,就算回到球場也不會選擇塞爾提克,Wilkins更非那個吹噓的聯盟第二人,但這個操作卻成為Ford的夢靨。已經35歲的Wilkins過了巔峰期,過往的禁區終結能力下滑,外圍投射大幅增加,讓他的投籃命中率在塞爾提克降到生涯低點,也是自菜鳥球季之後第一度平均得分不足20分,但此時的他依然保有著身為聯盟頂尖球星的身段。

一月下旬苦嘗六連敗下,Ford決定將Wilkins移往替補,卻引爆了地雷。

「這是個艱困的決定,」Ford說。「誰要去承擔這個決定的後果?但這是我得要做的決定。」

生涯幾乎沒有打過替補的Wilkins對此決定的反應顯露於色,最後只上場了六分鐘,讓爭執成了外界矚目的焦點。

與塞爾提克自家培養的球星能輕鬆接受替補角色不同,Wilkins對先發跟出場時間有著一般NBA球星的執著。但在六連敗中,Wilkins的投籃命中率僅有30.4%,每場平均10.5分、3.5籃板,不但場邊的球迷在Wilkins主場面對快艇隊只有1-9的超低命中率而噓聲四起,隊友更不滿Wilkins向媒體放話批評隊友與教練調度與戰術等負面言論,讓球隊的困境進一步成為外界眼中的鬧劇。

FordWilkins的相處,就不難預見日後Ford擔任代理總教練時與Allen Iverson因為先發與否而生的爭執,畢竟他們對先發的執念與Ford早已內化的塞爾提克信念格格不入。

1994-95球季結束後Ford為球隊連續兩季勝率不及五成而下台,由老隊友M.L. Carr接任總教練,讓塞爾提克正式進入隊史最黑暗也最可恥的兩個球季。Carr為了爭搶1997年熱門狀元人選Tim Duncan而採行擺爛拚狀元的小聰明最後證明是噩夢一場。

Ford離開塞爾提克之後又擔任公鹿隊、快艇隊總教練,也一度轉往波士頓的Brandeis大學與Waltham大學擔任總教練。2002年回到NBA擔任七六人隊助理教練,並在2003-04球季中途接替Randy Ayers擔任費城七六人隊擔任代理總教練後結束自己的總教練生涯。最後在Mike Woodson執教紐約尼克隊時擔任顧問教練,結束自己的教練生涯。

2023111日是Ford74歲生日,但當天他卻心臟病發,並於117日辭世。

沒有優異的天賦條件,Ford靠著看來笨拙卻穩定的立定投籃與小跳投站穩腳步,加上紮實的基本功與用心研究對手動作,細心判斷場上變化而能在NBA賽場上征戰十年,並與BirdMcHaleParishArchibald等名人堂球星並肩作戰,贏得總冠軍。之後他甘於扮演忠實的助手,擔任七年助理教練之後接手塞爾提克,成為少數能以球員與教練身分在塞爾提克奪冠的成員。

儘管Ford總教練生涯除了有三巨頭的年代外都沒能達到五成勝率,他老派的作風更與Iverson等年輕球員格格不入,但他重視基本的執教風格與溫暖的人格特質還是讓他獲得普遍的尊重,公鹿隊時期的助理教練Woodson甚至邀請他擔任顧問。

Chris總是將其他人放在自身之前,真心的關懷塞爾提克的相關人士,用自己的領導能力與風度替『塞爾提克家族』增添新的意義。」在塞爾提克服務長達42年的媒體關係副總裁同時也負責照顧退休球員的Jeff Twiss如此形容著Ford。「他真正演繹何謂球衣前面的名字比球衣背後的名字更有意義這句話。」

 

謹以此文獻給Chris FordR.I.P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Press of Atlantic city

Boston Globe

New York Times

Dan Shaughnessy, 1990, Ever Green, The Boston Celtics

Dan Shaughnessy, 1995, Seeing Red, The Red Auerbach Story

Mike Carey with Jamie Most, 2003, High Above Courtside. The Lost Memoirs of Johnny Most

Red Auerbach & Ken Dooley, 1991, MBA: management by Auerbach: management tips from the leader of one of America’s most successful organizations

Peter May, 1994, The Big Three

Peter May, 1996, The Last Bannerthe story of the 1985-86 Celtics, the NBA’s greatest team of all time

Dan Shaughnessy, 2021, Wish It Lasted Forever, Life with the Larry Bird Celtics

Bob Schron & Kevin Stevens, 1988, The Bird Era. The History of the Boston Celtics, 178-1988

Larry Bird, 1989, Drive, the Story of My Life

Jack McCallum, 1992, Unfinished Business. On and Off the Court with the 1990-91 Boston Celtics

M.L. Carr & Bob Schron, 1987, Don’t Be Denied, My Story.

arrow
arrow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