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9球季可說是塞爾提克球迷永難忘懷的夢靨,不僅鍾愛的球隊在紅襪與愛國者奪冠之後掉棒,第二輪就草草打包結束球季,就算是跟打入總冠軍賽並奮戰至最後一刻才落敗的棕熊相比也臉面無光。球隊整季打得荒腔走板,球迷還得要在每場賽後緊盯著記者會,只是別隊球迷關心的是球星說了什麼漂亮場面話,塞爾提克球迷卻是在擔心哪個球員又說了什麼傻話讓媒體大作文章,又或是哪個球星又開了什麼地圖砲讓隊友跳腳,天天就只能無奈地看著這一群活寶上演肥皂劇。

最後在東區季後賽第二輪贏得一勝後以四連敗輸給公鹿隊結束球季,反而讓人覺得有種「終於結束了」的無奈,球季結束後連新聞底下替球隊護航的聲勢都一日不如一日。

這個球季的失敗也讓過去幾季總活在美好夢境裡的塞爾提克上下跌落人間。季後種種跡象顯示主控Kyrie Irving在球季剛開打沒多久的十二月就已經起了異心,到了二月他將要加盟籃網的消息已經在球員圈中傳開,最遲在三月總裁Danny Ainge就已經意識到雙方的合作可能生變。如果以這個角度切入,Ainge一口咬定今年暑假的簽約人選Kemba Walker與Enes Kanter是Plan A也可說並非胡謅,他只是沒有告訴球迷球隊老早就知道沒有希望簽回Irving而已。

不過,大多數球迷可能不會生氣,反而是大大地鬆了口氣。

只是,這個時間軸無疑是對過去幾季總拿著「In Danny, we trust」作為咒語抵抗任何質疑的堅貞球迷的一個大巴掌,Al Horford的離隊也說明了球隊制服組從頭到尾都誤判情勢,完全沒有察覺Horford的心早已跟著一整季的烏煙瘴氣一起悄悄飄走。這些難堪的結局讓許多球迷意識到從2003年Ainge開始掌權以來,塞爾提克十六年只奪一冠的現實績效,與這十六年來眾多宣傳間的巨大差異,今年選秀會上的操作更讓人不得不正視他囤積大量選秀權卻無能運用的窘境。

除了Ainge,被許多死忠球迷暱稱為「軍神」的總教練Brad Stevens也從神壇上被請了下來。整個球季的進攻失衡凸顯了Stevens雖然擅長ATO與進攻戰術,卻始終拿不出一套可以整合irving與天份滿滿的隊友們的進攻體系,整季堅持擺上三小前鋒卻毫無搭配的進攻套路,最後淪為單打收場,他在戰術層面的成功完全難以挽救自己在戰略層面的失敗。

季後的諸多爆料內容也直指Stevens的領導統御問題。無論場內外Stevens完全遷就Irving讓他為所欲為,即使打亂原本的球賽設定也毫無反應,讓其他球員無所適從,也就無法嚇阻其他球員起而效尤地瘋狂單打,最後導致球隊攻守紀律崩壞。他從一開季就過度重用(溺愛)剛從大傷中復原,還需要漫長時間找回過往的愛徒Gordon Hayward更成了球隊分崩離析的另一條導火線,隨著球隊不斷引爆內鬨,一次又一次地無作為更讓Stevens一步步失去更多球員的心。

雖然沒有直接說破,但Horford決意離隊的原因之一在於不願意再打中鋒。這個球季Brad Stevens近乎偏執的堅決只用單一長人在場上,為的就是要讓三小前鋒中的其中一位能夠越級擔任大前鋒,在原本深度就不足的長人之中教練團又十分明顯的只願意信任Horford,也許表面上這樣的調度風光地強化Horford對球隊的重要性,但實際上這種完全輕忽長人重要性的調度卻可能正是造就Horford不願意繼續「賣命」的根本原因。

總裁、總教練都被波及,球員端更無法倖免。除了球迷再也不願意看見、聽見的Irving消息外,過去幾季總被認為是球隊重要資產的年輕球員也不再只是外界一味被吹捧的對象。除了Terry Rozier明顯因為失去上場時間而退回一年前的模樣成為攻擊焦點外,Jayson Tatum微幅的成長幅度以及場上跟著學長們單打的態度也成了負面話題,球季中大半時間都在迷航的Jaylen Brown更有如自由落體般的墜落,也讓外界開始正視這些年輕球員幾乎沒有成長的問題。

Jaylen Brown提前續約否?

球季結束後,2016年選秀梯隊也開始面對延長合約的討論。回想當年選秀,除了Ben Simmons的一枝獨秀與Brandon Ingram穩居第二外,兩大射手Jamal Murray、Buddy Hield、Providence出品的第一控衛Kris Dunn、高天花板但低地板的Brown與來自歐洲的謎樣Dragan Bender形成了三到七順位的亂集團。當時手握第三順位籃網籤的Ainge雖然躲過了本屆最大地雷Bender,也對位置不一不二的Dunn興趣缺缺,但在雙射手與Brown的選擇中卻選擇了他一貫喜愛的高天花板低地板的搖擺人。

Jeff Green、Gerald Green、James Young,從Ainge的選秀歷史上都可以輕鬆找到類似的例證。

為了強化選擇Brown的正確性,球隊測試後甚至傳出Brown在100次三分球出手中投進76球,雖然比起兩大射手Murray的79球與Hield的85球遜色,但已經足夠抹除外界原本對Brown外線投射能力不足的疑慮,塞爾提克選擇身材更佳、體能更好,但基礎相對薄弱的Brown隨著選秀日接近而逐漸成為可能。

夏季聯盟裡Brown的勁爆體能吸引外界注意,但同一時間也暴露出他在基礎端上的薄弱,開季後擔任二、三號替補,明星賽後三分球命中率爬升至37.9%讓他的數據翻揚,也開始獲得更多的先發機會。

2017年暑假,塞爾提克為了等待Hayward的決定錯過了自由市場開啟時的運作機會,加上本身薪資空間計算問題距離裸簽Hayward還有些微差距,在爵士不願意作嫁下,為了空出足夠薪資簽下Hayward最終不得不忍痛送出先發得分後衛Avery Bradley換取較低薪的Marcus Morris,不久後又在見獵心喜的Irving交易中送走了先發小前鋒Jae Crowder,雖然這兩筆交易最後導致了這個球季的崩壞,但同時間也等於替Brown空出了先發得分後衛的位置。

2017-18球季雖然因為傷病成為遺憾,卻給了Brown、Rozier與菜鳥Tatum絕佳的表現與學習空間,在全隊良好的戰術執行紀律下,靠著快速傳導與推進,塞爾提克以大量的三分投射佐以瘋狂防守打出東區次佳的55勝,並一路闖入了季前設想的東區決賽。

只是內容與球員組合完全與塞爾提克高層設想完全不同。

Brown在這個球季有了長足的進步,出場時間從17.2分鐘大增至30.7分鐘,得分也從6.6分翻倍成長至14.5分,4.9籃板與1.6助攻都是短短三年職業生涯中最佳數據,但最搶眼的還是39.5%的三分球命中率,不僅反轉了菜鳥球季平庸的34.1%,也實現了選秀前測試的數據。

但接下來的2018-19球季,Brown的數據就因為Irving、Hayward歸隊而變了樣。除了上場時間從30.7分鐘壓縮至25.9分鐘外,上一季漂亮的團隊進攻、快速推進成了昨日黃花,在Irving與Morris主導進攻之下大量的單打、跳投取代了傳導,進攻序列不僅在Irving、Horford兩大球星之後,也在Tatum與Morris之後的Brown、Rozier成為受害者。

所幸拜全隊出手次數較上季增加6.4%,三分球更大增9.9%之賜,Brown的出場時間雖然大幅減少,但總出手次數整季卻只減少11次,讓他的得分只有小幅滑落至13.0分。儘管如此,Brown的比賽內容大幅退化的現實卻是難以遮掩,直接突顯於外的就是回落至34.4%的三分球命中率。如果照著時間軸追蹤,在2018年底Brown的三分球命中率是低迷的28.4%,隔年一月底回升至32.7%,但到了三月三日又跌回30.9%。之後的Brown才終於找回自己的投籃手感,接下來的兩個月裡有高達48.2%的三分球命中率,在這樣的拉抬下才勉強讓自己的命中率優於菜鳥球季。

在2017-18球季以積極防守、快速傳導為主軸的攻守系統下,Brown在接獲隊友傳球後的空檔出手把握度較高,相反地這個球季由於球隊進攻相對鬆散,個人單打多過團隊合作,更多時候得要自己想辦法的Brown在想得太多下在場上常常顯得無所適從,不僅在投、傳與單打之間猶豫,即是在空檔接球,他判斷的與出手動作都明顯的不穩定,這些都影響了他的命中率。

三年下來可以發現Brown在測試時的三分投射數據可能其來有自,在連續出手100球下Brown能思考的空間相對有限,較本能的出手反而讓他在測試中有了最佳的表現。

2016梯隊提前續約開始發酵

2019年的暑假,是2016年梯隊提前延長合約的關鍵時刻,被前六順位跳過的Murray率先在七月一日與金塊達成5年1億7千萬美金的頂薪延長合約,在幾番拉扯後狀元Simmons也與七六人完成同樣的頂薪延長合約,但接下來的其他頂尖新秀的談判卻就此卡關。

七六人想要儘快綁定狀元的心情可以理解,雖然第二季(首年傷停)的表現僅有微幅成長,但16.9分、8.8籃板與7.7助攻的成績還外帶1.4次抄截,依然是這一屆裡最全面的表現,對於已經用盡所有薪資紅利只能往前衝的七六人而言,確保Simmons不會進入自由市場比逼他練習三分投射還更重要。

Murray飛快確認提前續約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但這一季金塊不但打入季後賽而且戰績高居西區第二,還一路打入第二輪,Murray在季後賽更將數據從例行賽的18.2分、4.2籃板、4.8助攻提升至21.3分、4.4籃板、4.7助攻,已經沒有薪資迴旋空間且原本就有提前與新人商談延長合約習慣的金塊自然毫不猶豫地端上一張頂薪合約,即早確定這個有犀利外線又能單打突破的變種控衛可以長時間與Nilola Jokic一起搭檔。

除了這兩人外,2016年的前七順位還沒有其他延長合約的消息傳出,倒是第四順位的Bender成為第一個球隊不願意撿起選擇權而正式走完新秀合約的成員。手眼協調欠佳的問題始終是橫梗在Bender面前的障礙,長手臂加上緩慢的移動速度也讓他的投籃動作過大,終於被太陽隊放棄的他只能以兩年底薪(次年非保證約)加盟公鹿。

第二順位的Ingram在選秀會前被送往鵜鶘,加上健康因素,延長合約停滯不前是可預期的狀態,但18.3分、5.1籃板與3.0助攻的成績已經證明只要健康他就會是個先發等級的球星。

第六順位的Hield則是前七順位中最有機會獲得頂薪合約的下一人。雖然Hield被認為在七人之中天花板最低,但同時也是公認地板最高的球員,在鵜鶘將他送至國王隊後就開始展現神射本領,替國王效力兩季半的187場比賽裡平均攻下16.9分、4.4籃板與2.2助攻,更重要的是他有高達42.9%的三分球命中率。2018-19球季更寫下同屆新秀最佳的20.7分,以及每場出手7.3次命中3.4球的42.7%三分球命中率。

這樣的數據豪疑問會是國王隊想要綁定的球員,但遲遲沒有動作的原因一方面是國王隊的薪資紅利尚未用盡,球隊有必要保留更多薪資空間。此外,Hield本季數據大幅從13.5分攀升至20.7分,但成長的原因是來自全隊最高的16.6次出手,在國王未來核心預計設定為De’Aaron Fox與Marvin Bagley下,Hield未來是否能有如此多的出手機會是個未知數,也讓他是否值得提前頂薪續約有了疑慮。最後,也可能與國王想保持未來選擇彈性有關,明年暑假同時有Bogdan Bogdanovic與Hield一起成為自由球員,在兩人各有優缺點下,國王也無須在此時就提前押寶,特別是兩人都是RFA讓國王在未來談約上有更多優勢。

最後,前七順位就剩下了Brown與從選秀前就被當成絕佳交易籌碼而就此蹉跎了的Dunn兩人。雖然Browm贏過了Bender與Dunn,但無論實際數據或是第三年的成長幅度亦或是未來的成長可能性,Brown都已經遠遠落後給Simmons、Ingram、Hield與Murray。

實際上,2016年梯雖然以前七順位最受矚目,但經過三年實戰後也有其他較低順位的球員冒出頭。例如打敗這些球星拿下年度新人王的第二輪36順位雙能衛Malcolm Brogdon就透過先簽後換的方式以一張4年8千5百萬美金合約從公鹿轉往溜馬。此外還有直到第三年才打出名堂,成為暴龍隊奪冠重要推手的第27順位前鋒Pascal Siakam,以及溜馬隊亟欲延長合約的第11順位中鋒Domatas Sabonis。事實證明這些當初因為天花板較低而身價滑落的球員如果能夠至少兌現自己的地板,還是有機會能夠擊敗那些空有天花板卻沒能裝上地板的高順位樂透球員。

如果以2018-19球季的數據為基準,Brown的13.0分甚至沒有辦法擠入前十名。過去三年裡無論透過是NBA的實戰磨練,或是在發展聯盟的練兵,2016年梯隊的其他新秀每年逐步地在原本的地板上向上堆積,從而在第三個球季裡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同梯對手越過了停滯不前甚至後退的Brown。

這也是過去幾季來塞爾提克新秀共同的問題。

塞爾提克的養成問題

幾年前Maine Red Claws在塞爾提克球迷間是相當熱門的話題,但近年已經完全消音,除了實際戰績低迷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拆毀Kevin Garnett與Paul Pierce的組合後,Ainge囤積了大量選秀權並不斷兌現成新秀,但這些透過選秀的首輪中後段與二輪新秀,或是非選秀加入Red Claws的年輕球員雖然在發展聯盟有著漂亮的數據,最後不僅沒有人成為塞爾提克的中流砥柱,有些甚至連在NBA中生存都有困難。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2017-18在Red Claws出賽14場,平均繳出20.3分、7.9籃板、2.7助攻、1.2抄截與1.7阻攻的2016年第16順位的Guerschon Yabusele,看著舞熊在發展聯盟裡讓人熱血沸騰的數據,結果他不但在NBA裡沒有發揮的空間,連在夏季聯盟裡都是毫無頭緒與章法的無頭蒼蠅,無論在球技的培養或是球賽理解上都沒有改善,突顯了塞爾提克養成體系的盲點。

長久以來,塞爾提克教練團獨重三分投射的喜好已經眾所周知,即使是生涯幾乎沒投過幾顆三分球的大中鋒Aron Baynes入隊後都無法置身事外得要往三分線外練上幾手,暑假裡剪出一段又一段球員在三分線外連續命中影片幾乎成了固定宣傳模式,想要更多上場時間就想辦法練好三分球,這似乎成了要在塞爾提克體系中出頭的通關密語。

只是,對Baynes這樣已經在聯盟裡打滾多年的老將而言練習三分投射是增加新的進攻武器,但對如Brown這樣缺乏基本技巧,近乎一張白紙的one and done球員,更需要的是針對個人的優缺點設計菜單,補強各種基本的攻守技能,紮紮實實的學習怎麼打好籃球。但三年下來,Brown在持球技巧與個人進攻上沒有太多成長,防守端更是始終如一地對於假動作毫無抵抗能力,總是輕易的就讓對手的假動作晃起失去重心與防守位置。這個球季塞爾提克的團隊進攻幾近崩盤,讓Brown沒有辦法在團隊系統掩護下繼續遮掩缺點,特別是本季連三分球命中率都下滑,Brown在場上的功用就更加有限。

眼前,Brown的成長已經低於樂透球員在經過三個NBA球季磨練後該有的進步幅度,更遑論Brown不僅僅是個樂透球員,而是第三順位選秀。2018-19球季的鬧劇留下一片泥濘,也給人清除髒汙後一切就能自動恢復原狀的錯覺。但就像季後各方媒體所言,這一整季的荒謬並不是因為單一球員所造成,而是球隊內部各種大小問題積累而成,三年來Brown無論在球技或是球賽閱讀能力成長有限的問題也不會因為Irving離隊而突然解決,更何況經過暑假的大變動後,新球季裡的塞爾提克本身就有許多問題待克服。

以個性、態度與努力程度而言,Brown無疑是個好孩子,只是過去三年裡在各方面沾醬油般的訓練內容,以及追星般找退休名將一起鍛鍊也許都有非常好的宣傳效果,但並沒能讓Brown打下紮實的基礎,讓他在各方面都是個半調子,甚至有許多部分連要稱上半調子都相當勉強,要期望Brown能在這個暑假一次補上三年的進度,顯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從各種進攻模式的數據可以發現,三年下來,Brown只有在攻守轉換(Transition)、跳投(Spot up)與空切(Cut)三項上能在每一次的進攻機會中有平均一分以上的得分能耐。但如果以聯盟百分等級排名,他在這三個項目只有跳投有聯盟平均以上的水準,反而是在與長人搭配的遞手傳球(Handoff)中Brown有0.98的PPP,以及64的百分等級。以體能著稱的Brown在可以展現體能的項目上表現不佳,例如在最容易取分與展現體能天分的空切上雖然每次機會有1.13分,但這數字在全隊卻僅贏過中鋒Theis,聯盟的百分等級更只有22.8。

換言之,Brown的進攻經過三年的NBA後,除了遞手傳球外都還停留在相當直觀與原始的程度,因此如果想要Brown能夠在新球季裡至少擺脫上一季無頭蒼蠅的尷尬,也許只能回到原本強調防守與攻守轉換的模式,讓Brown能夠有更多利用直覺與體能的機會,減少他獨自持球而陷入無所適從的處境。

只是,看著這些數據,Brown在許多項目最佳的表現都落在前兩個球季,讓人感慨塞爾提克教練團這幾年來一直都只是將球員放進自己的系統裡,而不是真正幫助自己的球員成為一個更好的NBA球員,這也成了這支球隊想要更上層樓時面對的最大問題。

2001年尼克隊決定將高階球探Steve Clifford提升為助理教練時,尼克隊總裁Dave Checketts曾經這麼對Clifford提點擔任NBA教練的秘訣:「我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這聯盟裡有最頂尖的球員,如果你想要在NBA裡存活下去,就得要學著如何讓球員變得更棒。」

塞爾提克的陣容問題

經過暑假的逃難潮後,塞爾提克上季得分前五名只剩下Tatum與Brown兩人,籃板前五名更只剩下Tatum,助攻最多且扮演最主要進攻軸心的Irving、Horford也雙雙離隊。雖然新的球季依然會維持總教練Brad Stevens的攻守體系,但即使新的先發控衛Walker能夠順利演繹這套原本就以得分型控衛為主軸的體系,塞爾提克還是有許多問題要面對。

從Brad Stevens執教後長人在圈頂或45度角的Pick & Pop或是Handoff一直是塞爾提克重要的進攻發起模式,前期的Jared Sullinger、Kelly Olynyk到近三年的Horford都在這樣的進攻戰術裡扮演重要的角色。暑假裡Horford的離隊讓塞爾提克相當倚重的長人高位策應出現了缺口,頂替的資深中鋒Enes Kanter是傳統的低位中鋒,近兩年才有每場至少一次助攻的數據。替補的Daniel Theis雖然已經熟捻這套進攻體系,但教練團對他的信任度不足,今年三月後平均上場時間僅10.5分鐘,季後賽更只有6.0分鐘,新球季裡Theis能獲得多少上場時間其實還是未知數。

可以預期的是在新球季裡這一系列的進攻不僅使用效率會降低,更有可能會減少使用的頻率,而這對終於在Handoff上有些成績的Brown將有所影響。

可以想見主導進攻的責任將更加集中在主控Walker身上,同時也增加了總教練Stevens繼續貫徹三小前鋒信念的可能性。從上一季的四個小前鋒的搭檔數據來看,有Hayward在場上搭配Brown與Tatum的表現要明顯優於Morris,新球季裡Hayward能不能找回過去自己在場上的節奏與對抗性,對Brown的影響可能比一般人意識到的更多。

塞爾提克另一個隱憂在於暑假期間有Irving、Horford、Morris、Baynes與Rozier五名主力輪替離隊,卻只從市場上簽回Walker與Katner補上最大的兩個缺口,讓塞爾提克陣中有經驗的資深球員僅剩下七名,且除了小前鋒外幾乎每個位置都沒有足夠的深度,新球季裡勢必將有一段調整與修正的時期。雖然選秀會上一口氣又挑選了四位新秀入隊,但這些球員又大量集中在後場與側翼,且身高、球技上各有缺陷,除了能提供多少戰力是個問號外,也意味著Brown在新球季裡將有更多機會得要跟新秀球員配合,這對閱讀球賽能力欠佳,本身就很需要資深球員引領的Brown而言將是另一個考驗。

衍生閱讀:<2019夏季聯盟> 除了即戰力Carsen Edwards外,塞爾提克有許多問題待解 

如果把Brown與Ingram、Murray、Hield、Siakam、Brogdon在各個不同進攻方式的百分等級做比較,會發現這些球員都至少有三個項目的百分等級達到聯盟前70,而且有至少兩項甚至更多達到聯盟前80以上的高水準,是能夠拿出來當招牌的武器。這屆新人王也是天花板較低的Brogdon一共有六項超過百分等級70,且在跳投上高達94.9,而在補籃與繞過人牆上分別有88.9與89.6。選秀會上的兩大射手Murray與Hield在跳投一項上則分別有82、88.1的高分,今年崛起的Siakam有五項達到前70,順位最高的Ingram則在單打、攻守轉換與空切上有好的表現。

相較之下,Brown不僅沒有任何一項達到百分等級70的標準,就算放寬到60也只有跳投與遞手傳球兩項達標,再放寬到50也只多增加了擋切時的持球者角色。這些數據都突顯經過三個球季後Brown沒有特別突出的個人技巧,樣樣都是半調子甚至連半調子也稱不上的窘境。2016年選秀會上塞爾提克決定在第三順位上挑選了地板低而天花板高的Brown,卻沒有辦法逐步墊高他的地板來實現天花板,成了最大的問題。

對塞爾提克而言更殘酷的是明年此時,2017年的第三順位Tatum也將面臨提前換約與否的考驗,雖然外界對Tatum的評價遠高於Brown,但2018-19球季Tatum也同樣出現進步幅度與球賽內容不盡如預期的問題。如果將Tatum第二年的成績與2016年梯隊的第三年相比較,會發現Tatum整體的表現確實超過Brown不少,在擋切持球與遞手傳球上有達到百分等級70以上的表現,跳投與補籃(Putbacks)上則超過60。只是如果細看,會發現Tatum在擋切持球與遞手傳球上也只是剛好跨過70大關,距離聯盟頂尖還有老大一段距離。未來Tatum還得要拿出更全面且更穩定的表現,才足以讓自己成為真正值得球隊打開錢包積極綁定的毫無懸念第四年新秀。

Darren Erman的到來能否改變C's的養成?

新球季裡塞爾提克將連續三季以完全不同的陣容開啟球季,只是這一回塞爾提克不但損失了過去幾年積極找來的外援,也要面臨自家培養新秀成長遲緩問題,再加上一年又一年不斷選入的新秀,讓塞爾提克的處境更加艱難。對總教練Stevens而言,上個球季失去的球員信賴關係並不會因為問題球員離開而自動修復,如果他與助理教練們無法在暑假裡釐清失敗的原因,將只會繼續消磨掉過去幾年辛苦累積的情分,無法讓年輕球員成長的問題也終將面對檢驗。

低地板是Brown不得不背負的原罪,球隊的諸多亂象更非他的責任,但標準的新秀合約終有走到終點的一刻,已經蹉跎了三年的Brown只有拿出成績才有本錢跟球團談條件,也才有機會獲得其他球隊的青睞。

但,從2013-2017的五次選秀會中塞爾提克共選了17位新秀,其中有14位加入塞爾提克(未入隊的是Marcus Thornton、Ben Bentil與Ante Zizic),這14名入隊新秀中最後能夠在聯盟生存的只有Olynyk、Smart、Rozier、Brown、Tatum、轉往雷霆的Abdel Nader與還留在塞爾提克名單中的Semi Ojeleye。以存活率而言,八位首輪新秀留下五位還算不差的成績,只是這些球員至今沒有出現真正的球星,且其中只有Rozier一人非樂透球員,顯見高順位的高地板或高天花板對塞爾提克的重要性。但如果將焦點轉往其餘六位最終入隊的二輪新秀,加上技術性放養澳洲聯盟最後無疾而終的Thornton,卻只有Ojeleye與Nader兩人能夠勉強存活,二輪選秀的養成在近年可說是相當的不理想。

選秀權是近年NBA運作的重要籌碼,也是Ainge能夠在每一次有球員傳出異動時能夠在其中呼風喚雨扮演要角的原因之一,但以最後Ainge幾乎緊握著選秀權不放的保守操作模式,塞爾提克有必要正視球隊的養成效果。特別是今年選秀會上Ainge又挑選了樂透尾端的Romeo Langford與一輪後段的Grant Williams以及兩個二輪後衛Carsen Edwards與Tremont Waters。所幸雖然這批球員各有缺陷,卻在夏季聯盟表現出這幾年最佳的團隊與個人成績,球員有不錯的基礎,加上Red Claws又換上風評極佳的Darren Erman擔任總教練,也許有機會可以一改過去養成績效欠佳的問題,讓薪資已經沒有太多餘裕的塞爾提克能夠在未來有機會稍稍喘口氣。

圖片來源:Zimbio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