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221  

▲ 送上KG的麥克海爾是瑞佛斯教練生涯的無形貴人

「我們一起在場上琢磨許多技巧,但賈奈特(Kevin Garnett)有自己的一套特殊進攻路數。我們練習後仰跳投,練習低位單打,特別是現在的球員越來越強悍,他很懂得如何單打跟卡位,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低位上。」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回憶起與KG的點滴。「他就是有自己一套不同的打法,我們一起練習的翻身跳投已經成為他的招牌動作。他懂得運用自己的手肘,但他實在太全方面,如果只讓他在低位真是浪費了這小子,他是個很棒的高位傳球者,行進間傳球也很在行,更是個極佳的低位分球者。」

「我以前就說過,賈奈特是個非常特別的球員,在職業生涯中節前他將會拿到25,000分,但同時他又是個傳球優先的傢伙,這真是難以置信。大多數傳球優先的傢伙生涯只能拿到個8,000分左右,但KG卻能夠拿到連投籃優先球員都拿不到的高分。」麥克海爾繼續談著自己發掘的千里馬。「打從我認識他,當時他還是個小夥子時就一直是個傳球優先的球員,他總是將製造球隊得分擺在投籃之前,這充分顯示他是個多難得的球員。」

千里馬與伯樂間的互捧,吸引了一旁的新馴馬人的興致。

「他們是兩個極端,除此之外,他們都是很棒的籃球員。」八零年代的老對手,同時也是塞爾提克總教練的瑞佛斯(Doc Rivers)說。「這真有趣,我們的凱文(賈奈特)在場上充滿激情的宰掉對手,而那個凱文(麥克海爾)總是到處談笑,他那些笑話常在場上逗得我們大笑,最後卻在計分板上留下30分20籃板之類的可怕數據。麥克海爾總是在第一次罰球的時候問我:『你是甚麼時候來包夾我的?我知道你有,我只是想知道甚麼時候,這樣下回可以更快點出手。我還是會繼續出手,只是想知道甚麼時候該出手而已。』」

「他是個風趣的傢伙,偉大的球員。在我的心裡迄今還是只有麥克海爾與歐拉朱旺(Hakeem Olajuwon),我甚至想不起來第三個有如此精采步伐的球員。」瑞佛斯說。

「我不傳球!KG的傳球本事跟我無關。」麥克海爾不改搞笑本色。「我一直告訴他傳球是個髒字,pass,這是個四字經。」

***

這個系列從2012年的3月1日開始連載,終於趕在2013年即將結束前完成,也算是一次完成兩年的新年新舊希望。這中間經歷了麥克海爾喪女,波士頓新三巨頭解體,直到近期麥克海爾的母親仙逝,心情彷彿跟著主人翁起伏。還記得寫名人堂時那個坐在台下看著愛兒的傳統中西部美國母親滿足的模樣,願她老人家在天國安息。

回想當初開始連載時預計的字數最後終於因為資料越找越多而不停擴張,雖然刻意避開許多與柏德(Larry Bird)重疊而麥克海爾只居於小配角的事件,避免日後無題材可寫柏德,但還是難以自制的失控。眼見越來越難以避免,也許是意識到要寫柏德可能是另一個更具大的「災難」,八零年代末期的資料篩檢就沒有前期來得嚴格。

如果過於冗長與枯燥,還請見諒。最後,感謝各位將近兩年的耐心閱讀,也請原諒小弟不時的拖稿與短暫的消失。

再次感謝

老溫 2013/12/1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ntora 的頭像
vantora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