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543  

▲ 場上的麥克海爾,總比對手「恰好」強上一點

「我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出這個球館。」敗給公鹿隊的第四戰後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說。 

「那時的我非常努力打球,」多年後麥克海爾這麼比較著。「我可以這麼告訴你,跟後來為傷所困的時期相比,我也許沒有生涯後期那麼努力,但當時的我在場上卻表現的更加優異。」 

「當時球隊一團混亂,我覺得大家都很努力打球,但卻毫無幫助,」麥克海爾回憶這個讓人難堪的時刻。「整支球隊的化學效應起了變化,有些事情真的讓人非常失望,就像大夥兒跑著上山,但腳下卻是條爛泥巴路一樣。當時公鹿隊有非常完整的防守策略,所有的事情都不對勁了。」 

但他的隊友卻不這麼想,這裡,我們又可以發現麥克海爾與柏德(Larry Bird)間的巨大差異。 

「麥克海爾是個非常棒的球員,我當然希望球隊能夠簽回他,」第四戰結束後,柏德是最後一個離開休息室的球員,當休息室裡完全無人時,柏德對記者說,他完全無法認同麥克海爾的態度。「但如果沒有,當我們第一次在球場上遭遇時,我會在場上狠狠的踢他屁股。」 

打從球季中起,麥克海爾與他的團隊就四處放出消息,表示無意與塞爾提克續約,並對球隊內部低迷的氣氛多所批評。這些舉動看在柏德眼裡,正是破壞球隊化學效應的元兇之一。 

例行賽裡一場作客尼克隊的比賽前,麥克海爾與記者閒聊自己可能在球季結束後加盟尼克隊,當時拿著球站在罰球線的麥克海爾開玩笑說如果他能罰進這球,那他就留在塞爾提克。 

結果,記者只看到麥克海爾直接將球給高高的扔到了籃板後方。 

「我真心的喜歡柏德,他是個好傢伙,」多年後當媒體把柏德的評論轉述給麥克海爾時,麥克海爾說。「當他說話時,就是真誠的表達他當時的感受,但隔天他可能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有完全不同的發言,這是他的人格特質。我?我會表達自己大多數情況下的感受,有時我會想:『我現在想要說些什麼,但明天太陽依舊升起,我實在不想回答記者關於昨天的問題,因為明天我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我只跟一小部分籃球圈的朋友建立深且久的交情,我也不知道為啥,」麥克海爾解釋自己的交友圈。「我喜歡跟安吉(Danny Ainge)、希克丁(Jerry Sichting)、華頓(Bill Walton)一起打球,這就像跟一群人同在一個辦公室工作,但你也不會每個周末都約他們一起共度一樣。」 

「但有件事情我可以保證,那就是我跟柏德(Larry Bird)、派瑞許(Robert Parish)從來沒有任何積怨,」麥克海爾說。「即使我們在場上會互相叫囂,但那只留在場上,沒有任何不滿會帶出球場。」 

也許,我們從他們身邊的其他球員能夠更深入的看到這些差異。 

「這兩人的最大差異就在心態上,賴瑞就是比凱文更多些渴望,」旁觀者派瑞許(Robert Parish)說。「如果凱文不是那麼有天份的傢伙,他也許會讓這支球隊有更多進步的動力。他的天份是如此高,做任何動作都輕而易舉,只可惜從來就不曾真正將自己逼到極限。」 

「比賽裡,凱文總是比對手要更好些,」派瑞許說。「在低位一樣有威力的只有賈霸(Kareem Abdul-Jabbar),我常想,如果沒有人犯規的話,他們可以每場都投十中十。麥克海爾是如此有天份,有比對手更棒的體型,如果願意好好的逼迫自己,我告訴你,他最後不知能有多好的成就。」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