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T打響了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的名號,也讓他的綽號「Cornbread」(之後塞爾提克隊友簡稱為「Bread」)廣為週知。Cornbread是隊友華特金斯(Melvin Matkins)看完電影「CornbreadEarl and Me」後,認為麥斯威爾像片中由勇士隊前鋒威克斯(Jamaal Wilkes)主演的主角漢米爾頓(Nathaniel “Cornbread” Hamilton)而取的綽號。原本麥斯威爾相當厭惡這綽號,但在NIT季後賽期間這綽號被紐約媒體大肆宣傳,成了麥斯威爾的註冊商標。

這與數年後麥斯威爾看完電影「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後替派瑞許(Robert Parish)取了酋長(Chief)這綽號有異曲同工之妙。

麥斯威爾當時不知道的是塞爾提克的總管奧貝克(Red Auerbach)正在場邊觀戰。

「怪異的手與怪異的腿的詭異人體組合,」看完球賽後,紅頭替麥斯威爾下了如此註解,之後他就暗自祈禱沒有其他球隊發現這塊瑰寶。「他能投籃、能運球、能抓籃板也能跑。」

NIT的傑出表現讓UNCC首次在全國媒體前展露頭角,也讓UNCC開始有機會與全美名校在例行賽碰頭對抗。即使賽程強度增強,但四九人隊依舊以253敗成績結束1977年球季,也獲得了校史第一次參加NCAA季後賽的機會。

儘管登上了大舞台,儘管成了全美明星球員,儘管寫下22.2分與12.1籃板的優異成績,但身為四九人隊的主將麥斯威爾卻依舊是隊友的開心果與搗蛋鬼。

「我沒見過其他像麥斯一樣的傢伙,」隊友金恩(Kevin King)回憶。「我還記得一場比賽裡我們一起在場上跑著,突然麥斯故意絆倒了我,那時可正在比賽中呢!」

季後賽裡UNCC在延長賽裡打敗了中央密西根大學,十六強賽裡以8159輕取了分區第五種子雪城大學,八強賽裡則以7568擊敗了第一種子密西根大學晉級四強賽。

四強賽開打不久,夏洛特分校就大幅落後給馬奎特,但球賽結束前靠著麥斯威爾切入禁區單手跳投追平了比數,當時時間只剩下三秒。暫停過後當馬奎特試圖將球傳給在前場的明星懷黑特(Jerome Whitehead),此時在前防守的麥斯威爾成功攔截,但背後的懷黑特隨即將球給搶回並在籃下試圖扣籃,麥斯威爾稍微阻擋了懷黑特的投籃,當球還在籃框上時,拉著籃框的懷黑特讓球給彈進了籃框。

「那球還在籃框上,」直至今日當麥斯威爾談到那關鍵的時刻依舊激動不已。「他將球給撥進了籃框,那是個妨礙中籃(goaltending)。」

「沒太多人知道如果我抄到了那球,我想要叫個暫停,那會是個大災難,你知道為什麼嗎?」麥斯威爾吊著記者胃口。「因為我們沒有暫停可用了,如果我叫了暫停,那韋伯(Chris Webber)就會是我的翻版了!我真感謝懷黑特讓我避免這個窘境。」

雖然UNCC提出了抗議,但最後裁判還是維持原判,四九人隊也以5149落敗,失去了與北卡大在冠軍戰交手的機會。

「一間無人知曉的小學校居然幾乎與一間例行賽拒絕對戰的球隊爭冠,」麥斯威爾說。「跟北卡大聖堂山分校耶!」

「我在NBA裡贏了兩枚冠軍戒指,但我寧願將其中一個換成大學總冠軍,」2007年麥斯威爾接受訪問時說。「我們應該贏的。」

麥斯威爾的大學生涯在遺憾中結束,但他大三、大四將默默無名的UNCC登上全美的舞台,讓他的33號球衣因此被夏洛特分校永遠的高掛在球館之上。

「我在北卡州的蓋斯塔尼亞(Gastonia)長大,UNCC離我家大約十分鐘車程,」湖人隊前鋒同時也是北卡大名將渥錫(James Worthy)說。「我可以說是看麥斯威爾打球長大的,我還記得在1974~75年球季麥斯威爾與派瑞許(Robert Parish)對抗的畫面,他們倆影響了我當時的籃球思維。」

「當我剛加入湖人隊時麥斯威爾常負責防守我,」渥錫接著說到兩人間的對抗。「他是個麻煩的人物,因為他不只有很棒的體能天賦,他更懂得如何利用垃圾話來影響年輕球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