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 帶我領略四節的變換
 你是我的眼 帶我穿越寬廣的海洋
 你是我的眼 帶我閱讀比賽的內容
 因為你是我的眼 讓我看見塞爾提克就在我眼前

兩千年退伍就進入了網路公司編寫體育網站,在那幾乎每天都有電視直播的年代,我們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跟美聯社比賽速度。美聯社在全美每個城市都有記者,當球賽結束後,無論是ESPN、雅虎等網站第一時間採用的都是美聯社第一版簡短新聞稿,而我們的工作就是一大早進辦公室到影音間,當球賽結束的那一刻,寫好的「癡人說球」也剛好放到網路上,務必要比美聯社更及時。

不光是電視有轉播的球賽,那時只要是塞爾提克的球賽,也幾乎都可以在球賽結束時出現球賽的recap。當年網路轉播還不盛行,能夠如此「即時」,靠的就是網路廣播的服務。

「同學,一般台灣學生最糟的就是聽力,怎麼你聽力幾乎滿分文法卻考得一蹋糊塗,跟其他人剛好相反。」補托福時助教看了多次分數後,一次拿作文時終於忍不住問了起來。

打從國中起,我的英文就屬於沒有鑑別度的那一群,不管考題難易,分數卻都依然故我,如果不是大學非得念原文書不可,助教的問句可能還得加上閱讀測驗一項。

至於聽力,我一開始也懵懵懂懂,後來才明瞭原來這一切都得要歸功於當年在網路公司的「苦工」。網路業上班時間自由不在話下,但為了聽球,每天早上八點就準時到公司開門,一進公司就趕緊打開電腦登入WEEI網頁聽球,邊聽邊寫,當球賽結束稿子也剛好出爐。球賽轉播時,播報員與球評的語音抑揚頓挫隨著球場情緒而起伏,恰好成了托福聽力最佳的教材。

2004年的春天,遠在西岸唸書,也是當年一起補托福文法一流但聽力奇差的高中老友來訪,我帶著他開著車遊遍了波士頓近郊。我們離開了地鐵站走到了波士頓公園(Boston Common)旁號稱波士頓最大的Lowes Theater,正準備前往位在中國城的停車場。停車場旁正是著名的夜店Buzz Club,也就是當年皮爾斯(Paul Pierce)遭人刺傷11刀的地點。

附帶一提,Buzz Club在大馬路旁,是從波士頓市中心要上東西向90高速公路的要道,實在不是什麼複雜的地方,總之,最後還是以歇業收場。

暑假的我常跑到波士頓閒晃,除了看球、逛博物館外,最常做的就是在波士頓公園找張長椅子拿本書蓋著頭睡午覺,這是波士頓大學生在炎炎夏日裡常做的事情,只是在台灣,這樣佔著椅子也許就成了破壞景觀的壞份子吧。

正當我一如往常的走過戲院,遠遠的一眼就看到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高大、優雅黑人紳士昂首闊步向我們走來,這位先生約莫兩百公分高,西裝款式新穎合身,留著一臉的絡腮鬍,那一刻彷彿時光凍結,我張大著嘴看著這位紳士像座巨岩般的從我身邊經過。

那一刻,我忘了簽名,忘了握手,忘了時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眼,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東
  • 聽聽老溫分享過去這段寶貴經歷真是不錯~
  • 一隻羊
  • 有趣的經歷~~~~
  • 那時有種時間凍結的感覺,回過神,他已經走到下個街角..

    vantora 於 2011/10/10 23: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