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皮斯克小鎮,好吧,應該說離開了無緣一遊的皮斯克小鎮,就準備起程前往今天中餐的主角,也許是多團友相當期盼的皮爾森啤酒廠,期待著享用捷克第一啤酒品牌的機會。

在庫倫洛夫引頸期盼的陽光在離開庫倫洛夫之後似乎就樂於露臉,真所謂在在大的光圈也比不上一個太陽,即使烏雲依舊飄散在天空中,但金黃色的陽光灑在地上就是讓照片顯得格外的亮眼,特別是在半年之後看到照片後,原本印象中不甚起眼的皮爾森啤酒廠居然別有一番風味。

原本想像中的啤酒廠,基本上就是以台灣菸酒公司的各大酒廠的綜合體,但驅車進入了皮爾森啤酒廠,確有完全截然不同的感受。台灣的酒廠總讓人感覺狹小又略帶點髒亂,同時裡面的擺設就是為了販賣各種與酒扯得上關係的產品,別說吃飯,繞個兩圈就讓人有種想要拔腿就跑得衝動。但在皮爾森啤酒廠,遠遠的映入眼簾就是雙拱門造型的大門,上面標示著酒廠的建造日期與雕像,而進入啤酒廠內,鋪設完整的石子地,加上簡單的庭園造景,讓進入酒廠有如置身公園一般的錯覺,但望向廠內,又可看到兩根大煙囪聳立在工廠之內,彷彿不想讓人遺忘這裡原本是工廠一般。

1649692867.jpg 

走入餐廳,當兩人正在龜毛該坐在那個位子時,一對一對的團友就這樣陸續入座,此時才發現剛挑妥的位子居然乏人問津,六到八人坐的位子只坐了小夫妻兩人。當兩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當口,好心的領隊兼導遊小姐過來邀請落單的兩人一起跟司機進餐,於是,兩人開心的拎著桌上大大的一籃麵包,移駕到導遊與司機落座的六人桌上。

1649692868.jpg 

跟老婆大人討論了許久,老婆大人只記得那一餐有酸菜,而我只記得那一餐有一大塊肋排但不甚美味。

完全不記得吃啥的原因之一是跟司機與領隊相談甚歡,讓我們完全忘記應該要拿相機出來拍照這檔事情。即使司機幾乎不通英文,但還是能夠約略溝通,而健談的領隊也是輔大畢業,當場又顯得更親切了些,只是兩人還是沒有勇氣問看來黝黑的他是否有原住民的血統。

餐廳外擺設了可愛的綠色啤酒桶椅,讓人忍不住又殺了幾張底片,而牆上的大鏡子則讓人忍不住耍起白癡拿單眼相機玩自拍。

1649692869.jpg 

走出了啤酒廠,在酒廠的拱型大門前又謀殺了不少照片,在走往停車場的路上,看著一旁的大啤酒杯模型,忍不住東挪西移之後,硬是擺出了一張手舉啤酒火把的照片出來。

1649692870.jpg 

原本以為已經忘了的啤酒廠,原來還有這麼多東西可寫,馬麗安斯凱就下篇再說吧。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