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兩個禮拜沒看過太陽,冷得半死,這時候來捷克幹嘛?」出發前一天,身處捷克的哀怨同事所做的「天氣報告」。但從維也納、列德尼契直到帖契,雖然不是晴空萬里,但至少不時有著陽光陪伴;雖然稱不上溫暖,但正常的外套也已足夠保暖,哪有同事口中的陰雨綿綿、地獄般的寒冷?

離開帖契城,一小時不到的車程,就抵達了第一晚的據點,號稱捷克第三大城堡區的英吉夫(Jindrichuv Hradec)。

進入小鎮,小藍沿著人工湖前進,最後轉入詭異的小巷,在黑暗中停在狹小又詭異的廣場之中。按著導遊的指示下車,入夜的捷克溫度急降,夜晚的濕氣讓人興致大減,微濕的石子地更增添了寒意,看著導遊走向對街不起眼的屋子,推開插了一堆小旗子的小門,這真的是導遊口中的四、五星飯店?這真是捷克總統哈維爾住過的飯店?

走入飯店,扣掉的分數還是沒能加回,映入眼簾的是泛黃的燈光搭配狹窄的長廊(吃飯前才發現走廊的布置其實相當別緻),走到底才是飯店的詭異櫃臺所在,震撼感恐怕只有當年貪便宜參加的簡陋澳洲團差可比擬。在櫃臺前小小的空間快快的結束第一天抽房門鑰匙的遊戲,沿著樓梯走上了三樓,順著指標,一間走過一間,我們的房間還在遙遠的另一端。果然,打從美國留學開始的宿命,住飯店總是躲不過角間的命運。說實話,其實挺喜歡角間,除了標價網站的廉價房間大半都是角間外,角間獨特的空間,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出現。

刷卡推開房門,視線穿過小小的玄關、浴室與獨立的廁所,咦!房間裡只看到一組沙發與電視櫃,完全沒有床的蹤影,角間的獨特地理位置果然讓我們在第一晚就抽到了大獎。儘管床是兩張單人床拼湊而成,儘管就像導遊說的,半夜從床上爬起跌跌撞撞到遙遠的廁所,在冬天的夜裡是無比的煎熬,但中獎的喜悅還是難以取代的享受。

用過晚飯時間尚早,但冬天的捷克夜晚來得更早,外邊早已經是漆黑一片,在太座的堅持下,只得穿上外套、拿起手套與帽子、抓起相機,進行第一晚的夜探古堡之旅。

一推開飯店大門,刺骨的寒風迎面而來,一股後悔的情緒油然而起。刺骨的寒風加上不時飄落的雨絲,讓飯店外的小廣場顯得更加冷清,黑嘛嘛的黑死病紀念柱在這樣的夜裡感覺格外的陰森。

兩人決定沿著早已打烊關門的商店街前進,隨意的來趟英吉夫小鎮探險之旅。沿著街道上行,來到英吉夫的公園主街道往下慢行,夜晚的寒風吹拂,寬闊的街道上偶爾穿插酒後高談闊論的三五人群,尖叫聲為空盪的街道增添些許人氣。經過幾座不知名的雕像,街道底端向下望,僅有狹小的碎石步道通往河岸旁,在一番掙扎後,我們決定冒險繼續挺進。戰戰兢兢的走下濕滑的碎石階梯,河岸旁的小碼頭在夜裡別有一番風味,但昏暗的河岸與刺骨的寒風,讓人不知身在何處,此時回頭已太難,兩人只得加快腳步,在巷子裡東繞西轉,試圖找到回飯店的方向。

陌生的捷克文招牌與路標對小巷中的探險毫無幫助,驀地前方的牆上出現熟悉的中文字樣「子午線」,讓人不禁聯想起達文西密碼中的片段。雖然這是捷克小鎮不是倫敦,但在濕冷的英吉夫小巷中要真是遇上驚魂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兩人只得拋下心中的好奇心,繼續找尋出路。幾經波折最後我們終於回到了依舊昏暗、濕冷的小廣場。

驚魂甫定,這次我們決定按著印象中導遊的指示走向城堡區,非旅遊季節城堡裡早早就四處關門大吉,沿著少數尚能通行的通道前進,最後來到黑色的石塔旁便無路可走,只能黯然回頭,再次回到濕冷的小廣場,回到那個一不小心就可能錯過的飯店。

飛行加上一天的旅程,讓人格外容易入睡,除了暖氣不暖,讓半夜的廁所之旅格外寒冷外。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