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涯後期Bird也跟Walton一樣飽受傷勢摧殘 (Google)

***

「1985季後賽,我們總是用三人、也許四人來防守Larry BIrd。我們希望確保隨時都對他造成壓力,希望能阻斷塞爾提克對他的供輸路線,至少讓他多費些心力才能拿到球。我想我們在那個系列比平常時候更狠些,特別是最後兩場,我想這真的整到他們了!」Dave Wohl(湖人隊助理教練)

***

Larry Bird 不能說的秘密

隨著七月三十一日的底線逐漸接近,檯面下的操作雖然未曾停歇,但在媒體上卻沒有太多消息披露,因為此時波士頓的媒體圈正火熱的關注著另一個話題。波士頓環球報主跑塞爾提克的Dan Shaughnessy在七月三十日披露了季後賽裡主將Larry Bird右手食指神秘傷勢的秘辛。那是一場在酒吧裡引起的衝突,衝突之中Bird對一位叫做Mike Harlow的酒保飽以老拳,雖然Bird打爆了Harlow的下巴,卻也弄傷了自己的右手食指,這一場意外裡跟Bird與替補控衛Quinn Buckner一起前往的友人Nick Harris還被送往醫院急診。

事件發生後,塞爾提克開始要求過去幾年一直因為飲酒而惹上麻煩的Bird遠離Harris等損友,好避免所有可能的麻煩。但傷害已經造成,Bird因為手指受傷而導致的低迷投籃狀態一直持續到了總冠軍戰之中,在總冠軍系列裡一直是媒體與球迷討論及追逐的焦點。Shaughnessy的內幕報導立刻引起了議論,因為這場衝突不僅賠上了Bird的右食指,也賠上了1985年的總冠軍機會。

▲ Shaughnessy因為Bird的抵制而被迫改跑棒球線 (Google)

最後,這幾季被認為老是帶著Bird四處飲酒作樂的Buckner在開季前被打包送往印第安納溜馬隊,走上跟Bird剛進入聯盟時的前損友Rick Robey同樣的命運。而率先披露的隨隊記者Shaughnessy則被Bird認為是惡意抹黑攻擊,因而將他列入自己的黑名單。

半年後,Shaughnessy從塞爾提克的隨隊記者轉而擔任波士頓紅襪隊的隨隊記者。一個被Bird封殺的記者是無法勝任採訪塞爾提克的工作。不過,這年的紅襪隊打入世界大賽,最後在第七戰敗給紐約大都會隊,差點打破魔咒。一年內同時採訪兩支打入總冠軍賽球隊,讓Shaughnessy寫下另類歷史,而這半年的貼身採訪已經足夠讓他建立起與Walton的關係,能在三十年後寫信給Walton詢問他對愛子Luke Walton擔任勇士隊代理總教練的看法。

首輪選秀權

Dan Shaughnessy的報導讓隔天(七月三十一日)另一位塞爾提克記者Will McDonough一篇關於Walton交易內幕報導的重要性被稀釋了不少。覺得McDonough的名字很熟悉嗎?沒錯,他就是前塞爾提克助理總管,現任鳳凰城太陽隊總管Ryan McDonough的老爹。

▲ 常能挖出獨家內幕的Will McDonough (Google)

根據McDonough的報導,塞爾提克與快艇隊雙方已經達成了基本協議,塞爾提克將送出前鋒Maxwell與1986年的第一輪選秀權來交換Walton。報導裡說明這筆原本已經觸礁的交易在一周前重新展開,快艇隊要求塞爾提克附上一年前從Gerald Henderson交易中自西雅圖超音速隊拿到的86年首輪選秀權,但這個近乎搶劫的提議也立刻被塞爾提克所否決,塞爾提克只願意將本身擁有的首輪選秀權放入交易包裹中。

「兩隊已經達成基本的買賣交易協議,但交易的內容還未接近完成的階段。」McDonough引述不具名的消息來源說。「現在雙方都在試圖說服球員接受新的合約規定。」

但這則報導遭到快艇隊總管Scheer的否認,隔天Scheer透過快艇隊發言系統強調:「這筆交易已經完全結束,未來將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討論,也不會有任何談判,一切都結束了。」

Scheer透露自己最後一次與塞爾提克總管Volk聯繫是在七月二十九日,之後雙方就再也沒有就交易內容交換過意見,當然也就沒有達成任何協議的可能。但他也證實快艇隊的確向塞爾提克要求一個86年的首輪選秀權來搭配Maxwell做為交易的籌碼,也證實了塞爾提克曾經否決但也重新考慮中。

「我們的確要求一個首輪選秀權,但要送哪一個是他們的自己選擇,」Scheer說。「在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交易,波士頓環球報的故事完全是虛構的。」

第二面紅旗:反覆的快艇隊

在快艇隊公開宣示後,塞爾提克總管Volk也接受了媒體的訪問,但內容所描述的卻與Scheer的版本大有出入。

「上周五(七月二十七日),我們通知快艇隊經過考慮後這筆交易已經終止,但快艇隊打了通電話說他們想要完成這樁買賣,因此我們說:『OK!』」Volk說著。「周一(七月二十九日)我們還是認為將進行交易,但今天(七月三十一日)早上快艇隊又撥了通電話說想要改變交易的內容,我們很清楚得告訴他們這樣的改變是完全無法接受的,塞爾提克不會同意這樣的條件。」

儘管雙方總管都說得信誓旦旦,但過程中一直扮演另一個重要消息來源的Maxwell經紀人Ron Grinker卻堅信交易將會繼續進行,因為這交易對雙方都有利。

最後,Bill Walton的自由球員生涯又再一次的以沒有任何合約報價收場,在七月三十一日結束後,進入八月一日起Walton又重新成為快艇隊的一員。雖然快艇隊與塞爾提克都替交易宣判了死刑,但交易卻也從來沒有真正停止。

對快艇隊而言,他們的優勢是Walton雖然失去了自由球員資格,但他們深信塞爾提克已經下定決心要擺脫掉Cedric Maxwell,且塞爾提克高層一心想要爭取Walton加盟,在這情況下,如果沒有快艇隊配合依照塞爾提克的薪資結構根本無路可去。而對塞爾提克而言,他們手中的法寶相當諷刺的也是Walton,因為Walton為了強調自己的決心很清楚的告訴塞爾提克自己不會前往快艇隊報到。因此塞爾提克也深信當九月新球季的訓練營報到開始時,快艇隊面對Walton的缺席與堅決態度,跟最後人財兩失相比,快艇隊必定會讓步。

這就像是兩個怒目而視的死仇,都忍耐著在等對方先忍不住眨眼。

▲ 整個談判過程裡Auerbach展露無所不在的霸氣 (Google)

陸陸續續的消息傳出,Walton甚至願意放棄合約裡遞延附款中的部份金額來換取快艇隊同意這樁交易,但當快艇隊繼續試圖從談判中獲取更多利益時遭到了塞爾提克的否決。經過幾番折衝,塞爾提克對快艇隊一路以來反反覆覆的態度已經感到極度厭煩,非常不耐煩的總管Volk去電快艇隊告知塞爾提克放棄這筆交易的決定。幾天後,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打了通電話給因手術而在華盛頓特區家中休養的塞爾提克總裁Red Auerbach,告知快艇隊同意進行交易,希望能一起協商最後的內容。

電話裡Auerbach口氣不甚客氣的直言塞爾提克願意重回談判桌,但塞爾提克將不會再提供早前同意的包裹:Maxwell與一個86年首輪選秀權。

「我說:『Red,我們很早以前就對這一點達成協議!』」Scheer回憶著。「然後,Auerbach就直接掛上了電話。」

------

本文參考

Nothing But Net/Bill Walton;The Big Three/Peter May;The Last Banner/Peter May;On & Off The Court/Red Auerbach with Joe Fitzgerald;When The Game Was Ours/Larry Bird & E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以及 Boston Globe/L.A. Times/Sport Illustrated/NESN/New York Times/CSNNE/Yahoo! Sports等各媒體

 

專題:The Big Four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