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845  

1999年籃球名人堂

「我不認為籃球界裡有尊敬前輩這樣的傳統,」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說。「從十三、十四歲起,所有的人都告訴你這世界是圍繞著你而轉時,哪有必要去煩惱誰是羅素(Bill Russell)這種問題。」

「當我有機會到波士頓替塞爾提克打球,」麥克海爾繼續說。「你開始看到天花板上的冠軍錦旗、退休球衣跟其他事物,才開始對『傳統』這件事有更深一層的領悟,這對球員時期的我別具意義。我還記得自己曾閃過這樣的念頭:『我正在羅素打過的拼花地板上打球呢!』或是『哇!我正在替紅頭(Red Auerbach)打球呢!』

「那是種充滿榮耀的感覺。」

1999年六月,麥克海爾獲得了名人堂的提名,這一年一共有四名塞爾提克球員獲得提名。除了麥克海爾外,八零年代的後衛DJ強森(Dennis Johnson)、七零年代的後衛懷特(Jo Jo White)與六零年代的中鋒湯普森(John Thompson)與安布里(Wayne Embry)都獲得了提名,其中湯普森是因為在喬治城大學執教的豐功偉業,而當時擔任騎士隊總管的安布里則是因為對職業籃壇多有貢獻。

「他跟柏德(Larry Bird)一樣,都是我們的領袖人物。」總裁奧貝克(Red Auerbach)說。「當比賽到了緊要關頭,球隊非常非常需要一次進球時,你永遠都可以將球交給麥克海爾。」

所有的候選人必須在24張選票中獲得至少18張同意票才能入選名人堂,當6月22日結果揭曉時,該年只有五人跨過門檻,在眾多候選球員中只有麥克海爾一人成功達陣,同樣留著塞爾提克血液的湯普森及安布里也一同進入名人堂。

「我知道自己此生有個很棒很棒的技能,那就是打籃球,但從來沒想過我們在那短短48分鐘裡所做的事情對其他人居然有那麼巨大的意義。」當知道自己被選入籃球名人堂時,麥克海爾說。「我不知道自己打球對這個世界有多少貢獻,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就只是個籃球員。能入選名人堂是個無比的榮耀,但我想自己反而要感謝他們,當你做一件這麼有去的事情還能獲得如此榮耀,總讓人感到有些尷尬。」

「這就像要跟人解釋性一般,」當被問到身為史上最佳前場其中一員的感覺時,麥克海爾比喻著。「如果你從來沒有嘗試過,那我也很難形容。我最喜歡的是奇他球隊清楚知道球八成會送到禁區出手,而我正是有機會接到球的其中一人,他們要怎麼阻止我們呢?」

「替塞爾提克打球是無可比擬的,」當記者問到現在的總管生涯與過去球員時期的比較時,麥克海爾說。「嘿!很幸運我在那時就明白這個道理,明白自己正在做一件此生最有趣的事情其實有點令人恐懼。接下來該做些甚麼呢?人生是不是就此開始走下坡?你只能繼續昂首向前。你明白自己有多幸運,即使只是短短的13年,但即使上帝現身願意替我達成一個願望,我會說:『讓我們再來一回,一樣的球員,無論其中的酸甜苦澀。』」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