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415  

▲ 冷靜..冷靜

「我只是打了個盹,」賽後,柏德(Larry Bird)拒絕對自己的傷勢與戲劇性的復出做任何評論。「然後,醒來,回到場上,如此而已。」

對剛經歷過全場球迷瘋狂歡呼,最後關頭卻幾乎被逆轉的記者,柏德的態度就像是一盆冷水將他他拉回現實世界。

「這是一場很棒的比賽,」柏德只淡淡的說。「因為這是在季後賽裡對抗溜馬隊。」

但對隊友而言,可不只如此。

「柏德是超人!」史密斯(Derek Smith)賽後接受訪問時說。「他值得世人每一句的讚場,這場比賽是他職業生涯又一頁偉大的詩篇,整個下半場是他職業生涯最棒的演出之一。」

出身印第安納州的柏德更一直沒有忘本,即使職業生涯一直在家大業大的塞爾提克度過,能夠在季後賽裡與家鄉球隊對抗一直是他的夢想。當然,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家鄉父老面前證明自己的能耐。

雖然錯過了在印第安納晉級的機會,但能在主場殊死戰中擊敗溜馬隊依舊是一件大事。

此外,這場比賽也是塞爾提克在過去三個球季裡第一次跨過季後賽第一輪,對擁有輝煌歷史,八零年代幾乎年年進入東區冠軍系列的老牌勁旅而言,改由福特(Chris Ford)執教的第一個球季可說是達成最基本的目標。

賽後,溜馬隊球員一反常態的魚貫走入塞爾提克休息室裡,他們是來向柏德表達敬意。

「我要給他一個擁抱,」一整個系列都與柏德唇槍舌戰的波森(Chuck Person)說。「我還要跟他握手致敬。」

但當波森終於擺脫記者來到塞爾提克休息室時,柏德早已經打包離開球館,跟球季結束的波森不同,柏德還有許多事情要煩惱。

經過這場比賽後,塞爾提克的確沒有太多樂觀的本錢。柏德雖然硬撐著歸隊,但接下來的夜晚才是真正的關鍵,經過一晚的腫脹,明日早晨的柏德還能剩下幾成功力才是重點。

這系列裡麥克海爾(Kevin McHale)雖然得分數據相當亮眼,他的身手卻明顯跟不上他的意志,許多過往輕鬆能做到的動作有心無力,因而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失誤,而原本能夠防守小前鋒的他也因為腳傷再也難以跟上腳步,讓塞爾提克得要放上同樣有腳傷的史密斯來對付波森。

如果對上身手更全面的前鋒,塞爾提克的防守將面臨極大的考驗。

面對溜馬隊,塞爾提克無論將比數拉得多遠,只要溜馬隊祭出全場包夾,塞爾提克的後衛群光是將球送過半場就已經手忙腳亂,虛耗十秒後自然也沒有太多剩餘的時間能夠三巨頭在禁區卡位、要球、單打,這導致塞爾提克在關鍵時刻的命中率大跌,在最後關頭總是驚險萬分。

即使擺上雙主控,但六呎六吋的蕭恩(Brian Shaw)是會傳球的高後衛,諸多無厘頭的失誤都暴露他基本功不紮實的一面,六呎一吋的布朗(Dee Brown)雖然是天生的控球身高,但他的運球與視野都證明自己是個不夠高的得分後衛,這兩人遇上包夾時手上的皮球就像急跌的黃金找不到脫手的對象。

溜馬隊是聯盟裡防守排名聯盟倒數第二,而第二輪的對手是世仇底特律活塞隊,這可是聯盟裡頂間的防守球隊。

塞爾提克的確沒有太多樂觀的理由。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