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二月底快艇隊到波士頓花園廣場作客,這是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被交易後第一次返回待了八年的老東家。當現場介紹客隊球員時,滿場的塞爾提克球迷起立為麥斯威爾鼓掌約莫45秒鐘。但此時的奧貝克(Red Auerbach)既沒有起立更沒有鼓掌,對麥斯威爾的不滿表露無疑。

「有回我去找奧貝克,」麥斯威爾退休後,他與紅頭終於在華盛頓特區碰頭。「他輕拍我的膝蓋說:『有時候人總會做錯事情,現在,我決定原諒你。』」

當時,麥斯威爾還不覺得當年自己有任何的錯誤,只隨口回答了紅頭一句無意義的語助詞。

「原諒?!」但事後麥斯威爾才發覺紅頭話語中的涵義。「我想了一會,等等,是這傢伙把我給賣掉耶!」

「父親是不需要對兒子說抱歉的,」當麥斯威爾即將退休球衣接受訪問時若有所悟的說。「而紅頭正是塞爾提克的教父。」

「除了這原因你認為還有其他嗎?」多年後當麥斯威爾被問到球隊不願意退休他的球衣是否因為當年與紅頭的誤會,麥斯威爾率直的答著。「難道會是因為我是1981年的季後賽最有價值球員?還是因為我的投籃命中率領先全聯盟?當然是因為那次的誤會。咱們別像鴕鳥一樣將頭埋在沙裡裝做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因為通常一支球隊會在20年後才退休某人的背號,不是因為他死了,就是因為發生了什麼瘋狂的事情。」

無論如何,這次的拜訪化解了紅頭與麥斯威爾之間那堵原本堅不可破的厚牆。這也讓麥斯威爾有機會獲得球隊首肯,在1995年接替前隊友希克丁(Jerry Sichting)加入WEEI廣播電台擔任塞爾提克的現場評論員。

廣播一直是塞爾提克極富有傳統的一環,在主場球館的天花板上高掛著一幅退休的麥克風是NBA球隊中少有的景象。那是為了表揚、紀念從1953年開始就在花園廣場裡播球的老主播莫斯特(Johnny Most)對這支球隊的貢獻。

莫斯特從1953年一路轉播塞爾提克球賽到1990年,與西岸湖人隊的轉播員賀恩(Chris Hearn)是一東一西兩大傳奇主播。在七零年代中甚至有八個球季莫斯特是沒有轉播搭檔一人撐完全場,獨特的沙啞嗓音搭配激動、熱血的口吻成為他的招牌,也成為塞爾提克最知名的聲音。

當莫斯特退休後,他的搭檔評論員歐德威(Glenn Ordway)與布朗(Doug Brown)接手轉播,但他們一則沒有莫斯特的獨特風格,也沒有職業球員的專業背景,於是一年後(1991年)前球員希克丁加入成為評論員。

塞爾提克的電視評論員是前球員、總教練韓森(Tom Heinsohn),他與廣播的莫斯特都是標準的綠血沸騰型的「愛隊」型評論員,對裁判、對手的批評不遺餘力,讓塞爾提克球迷在即使有全美轉播的夜晚也要守在地方頻道觀看韓森的轉播。如果不幸因全國轉播而沒有地方電台的轉播服務,塞爾提克球迷更會將電視關到靜音,而扭開一旁的收音機,讓電視畫面搭配莫斯特的沙啞嗓音看完整場球賽。

1995年接手廣播評論員後麥斯威爾先後與羅斯(Spencer Ross)與大衛(Howard David)搭檔,2001年開始固定與葛蘭德(Sean Grande)合作至今。麥斯威爾雖然同樣流著綠色的血液,但與老前輩韓森、莫斯特的綠血沸騰風格不完全相同。麥斯威爾幾乎承襲他從球員時代一貫的冷嘲熱諷口吻,除了批評裁判、批評對手保護自家球員外,當塞爾提克球員犯錯或是沃克(Antoine Walker)又在「蠕動」慶祝時,麥斯威爾也會大加嘲諷一番,這種詼諧中帶著尖刺的風格對90年代後期陷入黑暗時期的塞爾提克而言似乎是再恰當也不過的播報方式。

塞爾提克季後賽的第一輪還是由地方電視台轉播,2003年的季後賽第二輪對上籃網隊終於讓我有機會將全美轉播的電視機給關到靜音,將房間的音響給搬到客廳,讓麥斯威爾尖酸刻薄的語調環繞耳邊。

那個熟悉又懷念的聲音。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