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0919173-4195684882.jpg  

這是個塞爾提克隊史上永難磨滅的名字,當世人提到偉大的比爾‧羅素(Bill Russell)時,都免不了要提上這個球員,麥考利(Ed Macauley)。

1950~56年,塞爾提克靠著麥考利與庫西(Bob Cousy)這個鋒衛的組合年年打入NBA季後賽,但總缺了那麼個臨門一腳,直到1956年選秀會上,塞爾提克總管兼總教練奧貝克(Red Auerbach)才替這支球隊找到了希望:來自西岸的中鋒羅素。

偉大的羅素替塞爾提克拿下了11次總冠軍,但可惜的是這十一次總冠軍合照裡都沒有麥考利的身影,因為麥考利正是奧貝克交換羅素的籌碼。

1928年麥考利出身於聖路易市,在聖路易大學附設的高校就讀,也順利的進入聖路易大學唸書、打球。1948年麥考利帶領聖路易大學寫下24勝3敗的佳績,並在NIT邀請賽中拿下24分擊敗紐約大學贏得冠軍。三天後當球隊搭火車抵達聖路易時,一萬五千名球迷包圍了列車,讓麥考利恍如在雲端一般的滋味。

「就像是童話故事一般,聖路易市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麥考利告訴聖路易郵報。「但我們並未感到自己有特別之處,在聖路易就像是在個大家庭中,你在家裡是不會感覺自己是個特殊份子。」

畢業之後聖路易轟炸機隊利用地緣選秀權選走了麥考利,讓六呎八吋的他繼續留在家鄉父老面前表演,但好事多磨,轟炸機隊在一年後就宣布解散,最後,麥考利遠赴東岸成為塞爾提克的一員。那一年塞爾提克有了新教練奧貝克,也陰錯陽差的找來了菜鳥控衛庫西,奧貝克、庫西與麥考利這三人組帶領塞爾提克打入了隊史第二次的季後賽,也開啟了聯盟的塞爾提克時期的熱身階段。

替塞爾提克效力的五個球季裡麥考利年年入選明星隊,在庫西的助攻下曾經兩度成為聯盟的投籃命中率榜首。1951年再波士頓花園廣場舉行的第一場明星賽中麥考利攻下20分、6籃板,同時守死了西區當家中鋒,同時也是當時公認的美國第一代球王麥肯(George Mikan),讓麥肯全場只投進4球,麥考利實至名歸拿下MVP。

「塞爾提克的歲月有非常多愉快的回憶,但我們並沒有贏非常多比賽,」麥考利2005年接受訪問時回憶道。「我、庫西與夏曼(Bill Sharman)組成一支非常有競爭力的球隊,這是隻很棒的球隊但還不夠好的成為聯盟頂尖。」

因此當紅頭提出要交換聖路易老鷹隊手上的1956年第二順位時,老鷹隊老闆柯納(Bob Kerner)提出的條件就是在聖路易人氣頗旺的麥考利與塞爾提克的第一輪選秀權。

「我接到布朗(Walter Brown,塞爾提克老闆)的電話,他說球隊與老鷹隊達成協議,要把我送回聖路易老家。當時我的兒子派崔克被診斷出罹患腦膜炎,我剛好可以回家就近照顧他。」

「瓦特說他並不願意將我交易出去,因為他無法想像沒有我的塞爾提克會是何模樣。我跟瓦特一直十分親近,我請他幫忙促成這筆交易,好讓我能照顧我的孩子,就這樣,這筆交易成真了。」

轉入老鷹隊的麥考利立刻就成了塞爾提克最頭痛的球員之一。儘管打完奧運才加盟的羅素與另一個新秀韓森(Tom Heinsohn)與庫西、夏曼、雷姆西(Frank Ramsey)組成了聯盟最佳的攻守團隊,但麥考利與全能中前鋒佩提特(Bob Pettit)組成的恐怖前場也在西區脫穎而出。塞爾提克與老鷹隊在總冠軍賽裡血戰七場,最後在兩度延長中才敗下陣來。但一年後,麥考利、佩提特與羅素交易中的另一個籌碼搖擺人哈根(Cliff Hagan)組成三巨頭,在總冠軍賽裡以4:2淘汰掉塞爾提克,成為羅素時代少數贏得總冠軍的球隊。

隔年逐漸老化的麥考利選擇從老鷹隊退休,在聖路易市的一間投資銀行工作,同時也擔任電視的體育評論員,最後成為兩家聖路易電視台的體育總監。退休後麥考利成為社區教堂的執事,並與神父佛雷躲(Father Francis Fredle)出了本名為「Homilies Live」的書。

1960年麥考利獲選進入了籃球名人堂,1963年的10月16日,塞爾提克將麥考利的22號球衣與庫西的14號球衣一起升上花園廣場的上方,成為塞爾提克最早退休的兩個球衣背號。2003年他更獲得再聖路易星光大道上留下屬於自己的一顆星星的榮耀。

「我直到八年級才正式接觸籃球,替一支贏不了球的球打球,」麥考利回憶自己與籃球的第一次。「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在籃球上嶄露頭角。」

謹以此文紀念賽爾提克前球星麥考利。麥考利生於1928年3月22日,卒於2011年11月8日,享壽83歲。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