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遠在西岸的快艇隊也有個惱人的傢伙要處理。七零年代曾經幫拓荒者隊奪冠的中鋒華頓(Bill Walton)一直為傷所困,儘管快艇隊已經幾乎放棄了華頓,但尚未死心的華頓還是積極的替自己找尋出路。根據華頓的合約,只要是快艇隊無法進入季後賽的球季,華頓就有六十天的時間可以成為自由球員,華頓先詢問了同在洛杉磯的湖人隊總管威斯特(Jerry West),但對華頓傷痛史知之甚詳的威斯特拒絕了華頓,最後,華頓撥了電話給奧貝克(Red Auerbach)做最後一搏。

「嘿!如果這傢伙能保持健康,他能幫忙我們!」當紅頭詢問柏德(Larry Bird)時,柏德興奮的說。「去想辦法把他弄來吧!」

六月中塞爾提克總裁奧貝克與總管沃克(Jan Volk)飛往洛杉磯與華頓碰面商討合作的可能性,並在舊金山的聯盟會議中與快艇隊總管席爾(Carl Scheer)碰面討論。六月底華頓就趁著飛往波士頓進行籃球教學的機會順到接受隊醫希爾瓦(Howard Silver)的檢查。檢查結束後,希爾瓦醫生做出了正面的評價,同時透露在檢查中華頓表現出「替塞爾提克效力的強烈渴望」。

但塞爾提克的交易計劃並不順利,儘管華頓能成為自由球員,但已經超過薪資上限的塞爾提克卻無法直接簽約,唯一的希望就是處理掉新球季裡麥斯威爾的八十萬美金,這逼使塞爾提克不得不與快艇隊進行交易協商,同時把麥斯威爾給放上交易桌。

雖然塞爾提克並不擔憂華頓的傷勢,但快艇隊隊醫戴利(Tony Daly)在六月中替麥斯威爾的膝蓋傷勢做檢查時,判斷麥斯威爾的左膝比起右膝脆弱了25%,七月中再次檢查時兩個膝蓋依舊有12%的落差,這讓快艇隊對於接手麥斯威爾頗有疑慮。

「看起來塞爾提克並不擔憂比爾的健康狀況,因為他們已經想好如何使用華頓的方案,」席爾說。「但我對麥斯威爾左膝傷勢的擔憂遠勝於塞爾提克,但如果檢查能夠過關,我對雙方達成交易保持樂觀。」

除了擔憂麥斯威爾狀況不明的膝蓋傷勢外,一向小氣的快艇隊當然不願意花大錢替塞爾提克解決問題,一年前的那張延長合約成了與快艇隊達成協議的最大阻礙。

附帶的條件談不攏也是雙方產生歧見的另一個原因。塞爾提克擁有兩個86年首輪選秀權,除塞爾提克本身的首輪選秀權外,另一個是一年前將韓德森(Gerald Henderson)送往超音速隊的戰利品。快艇隊希望塞爾提克至少拿出一個首輪選球權當籌碼,但被總管沃克給拒絕。

「我們要求加上一個首輪選秀權,」快艇隊總管席爾說。「要提供哪個首輪選秀權由塞爾提克自己決定,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交易的可能,波士頓環球報的密約論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在交易未來不明朗下,為了避免麥斯威爾在暑假期間沒能好好控制體重,塞爾提克決定要求麥斯威爾參加1985年在Marshfield舉行的年度菜鳥訓練營,一方面確認麥斯威爾的體能,同時也測試他膝蓋復員的狀況。

更重要的是,塞爾提克的總裁、教父「紅頭」奧貝克(Red Auerbach)會參加這個每年一度的訓練營。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