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69日選秀會上,當公鹿隊宣佈以第十一順位挑選田納西大學的搖擺人葛蘭菲德(Ernie Grunfeld)時,塞爾提克的總管奧貝克(Red Auerbach)氣得重重拍了桌子出氣,因為六呎六吋的葛蘭菲德一直是他心中接替前鋒哈維契克(John Havlicek)的理想人選。

憤怒的奧貝克向NBA當局要求多些時間來思考對策,他翻閱了手邊的球探資料並與總教練韓森(Tommy Heinsohn)討論後,決定在第十二順位挑選當年暗自留意的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

「過去幾天我們一直認為麥斯威爾會落在這個順位,只沒想到葛蘭菲德居然會離我們這麼近,」韓森選秀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我們一直很喜歡麥斯威爾,他在低位相當聰明,有很棒的低位動作,同時,我們在前鋒位置上亟需要新血。」

塞爾提克沒能選到第一人選,但在另一頭的麥斯威爾心裡也是百味雜陳。

在北卡長大的麥斯威爾是費城七六人隊的球迷,當1967年七六人隊在東區冠軍賽以41打敗已經八連霸的塞爾提克時,麥斯威爾高興的在家裡瘋狂慶祝。當選秀來到第十二順位時,麥斯威爾暗自祈禱塞爾提克能夠跳過自己,這樣就有機會在第十四順位加盟老鷹隊。

「當我發現被塞爾提克選走時,我完全難以置信,」麥斯威爾回憶道。「我是個來自南方的小孩,要北遷到波士頓並在此落地生根,我心裡還沒有做好準備。選秀前老鷹隊已經答應將在第十四順位選我,所以我心裡暗自祈禱著:『別煩惱錯過我,紅頭。』」

不久之後麥斯威爾第一次前往波士頓,造訪了傳奇的波士頓花園廣場並拜訪未來的老闆與教練,但這趟旅程卻讓麥斯威爾害怕不已。當麥斯威爾走進奧貝克的辦公室時,原本談笑風生的紅頭、韓森與桑德斯(Tom Sanders,助理教練)突然陷入一片沉默,不知如何是好的麥斯威爾當時只想轉身回去北卡的家鄉,忘掉所有的一切。

按照傳統,紅頭、韓森與桑德斯帶著麥斯威爾到位於波士頓近郊的布魯克萊恩(Brookline)鎮的中國餐廳享用龍蝦大餐,並聞著紅頭經典的雪茄菸味。

「我對海鮮過敏耶!」當時麥斯威爾心裡想著。「如果我現在就全身起疹子要怎麼辦?」

用餐後,一行人回到坐落於寇斯威街(Causeway Street)的花園廣場,讓驚魂未定的麥斯威爾脫下西裝、背心、領帶,並穿上塞爾提克白底綠字的球衣。

「帶他上樓去,」紅頭洋洋得意的說著。「讓他好好看看我們的球場,看看我們的球員休息室,看看我們一切的設備,給他些鞋子、襪子、T-Shirt,他想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不光是這個下馬威,熱身賽裡麥斯威爾就深深體會到職業籃球的與眾不同之處。

十月中,當塞爾提克隊員西裝革履準備搭機前往聖安東尼奧進行熱身賽時,1976年的第十六順位大前鋒庫克(Norm Cook)被總教練韓森給叫到一旁,不久,庫克雙肩顫抖的走向迴廊、走出機場。

「我告訴你,這聯盟是十分冷血的,兄弟,」麥斯威爾怯生生的問著有兩年經驗,身穿31號球衣的中前鋒波斯威爾(Tom Boswell)為何球隊要砍掉去年的首輪新秀時,波斯威爾老氣橫秋的說著。「我親身經歷過,能過一天就是一天,我一點也不想去煩惱這些。」

球季結束後波斯威爾並未獲得塞爾提克續約只得轉與金塊隊簽約,身穿30號球衣的麥斯威爾也因此改穿上他著名的31號球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