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吃錯藥一樣,開幕戰之後的塞爾提克只要有電視轉播就注定衰運當頭,上次轉播面對太陽隊就吃下了球季第一場敗仗,而這禮拜,遇上了東區竄起的老鷹隊立刻又吃下了球季的第二場敗仗。

 

中邪了。

 

第一節塞爾提克就陷入苦戰,在老鷹隊有強森(Joe Johnson)、畢比(Mike Bibby)兩個樂於傳球的先發球員,而這幾個球季老鷹隊最大的進步也是在傳球上。過去強森一人扮演控球後衛的時刻,老鷹隊雖然天分驚人,但球隊打來卻是毫無章法,在畢比加入後,有了稱職的控球後衛強森由攻擊發起者變成了攻擊的中繼站,讓老鷹隊的進攻活絡不少。

 

這個球季塞爾提克最自豪的是防守,但第一節開始塞爾提克就在防守上露出了不少破綻。老鷹隊的進攻以中大前鋒在高位替搖擺人單擋展開,當皮爾斯(Paul Pierce)、賈奈特(Kevin Garnett)或柏金斯(Kendrick Perkins)一起壓迫持球者時,老鷹隊擋人的中前鋒立刻沈底,此時吸引包夾的持球者可以直接將球吊到禁區取分,或是透過側翼轉傳到禁區取分。

 

防守溝通墊基於底線球員的發聲指揮,面對老鷹隊,負責指揮的賈奈特、柏金斯一人拉出,而另一人被吸引至外圍防守,導致禁區完全放空,讓老鷹隊沈底的球員幾乎是毫無攔阻的在禁區輕鬆取分。

 

第二節由華勒斯(Rasheed Wallace)負責防守史密斯(Josh Smith),老鷹隊利用史密斯的活動力在禁區同樣討了不少便宜,史密斯繞過籃下後即停回身,而跟著史密斯繞過籃下的華勒斯已經沒有同等的爆發力,讓史密斯在禁區輕鬆的接獲傳球取分,逼使塞爾提克重新把柏金斯給換回場中。

 

塞爾提克這個球季對本身的禁區相當自豪,但這場比賽的對手禁區同樣不含糊,中鋒哈特佛(Al Horford)、大前鋒威廉斯(Marvin Williams)、小前鋒史密斯(Josh Smith)組成肌肉禁區先發,板凳上還有老將史密斯(Joe Smith)與帕丘利亞(Zaza Pachulia)。儘管這五人的名氣還比不上賈奈特與華勒斯兩人,但老鷹隊年輕又活力十足的前場卻帶給塞爾提克莫大困擾,這幾個年輕鋒線靠著爆發力與反覆起跳的彈跳能力讓塞爾提克的禁區慘遭蹂躪,即使卡到位子,這些年輕小伙子還是有機會靠著較快的起跳搶到籃板,或是將球撥往外圍重新組織進攻,整個塞爾提克禁區只有柏金斯能夠在這樣的肌肉對抗中相抗衡。

 

進攻上,強森只要看到塞爾提克就顯得兩眼發赤,面對矮了兩吋的艾倫(Ray Allen)幾乎是有機會就拿球單打,即使艾倫死命的貼著強森,但他切入後的即停跳投硬是比艾倫高出一截,增加了投籃的穩定度。塞爾提克的進攻恰恰相反,艾倫、皮爾斯比強森、史密斯都矮上兩到三吋,但兩人的運球靈活度與切入技巧卻非老鷹隊能夠一對一的跟上,靠著皮爾斯的單打,讓塞爾提克在第三節一直保持競爭力。

 

第三節後半段,塞爾提克的禁區防守螺絲整個鬆脫,不夠確實的卡位讓老鷹隊的年輕鋒線能夠靠著進攻籃板輕鬆的取分,特別是近幾場因為三分球失準而成了標把的華勒斯讓人又愛又恨。這場比賽的華勒斯在防守上顯得有氣無力,不紮實的卡位讓老鷹隊幾次輕鬆進攻籃板取分。進攻上幾次低位進攻輕鬆簡單,背後地板傳球也相當俐落,但只要在三分線外拿球,即使空檔不大,即使防守球員已經飛撲而至,還是堅持倉皇出手。而另一個替補豪斯(Eddie House)也讓塞爾提克頭疼不已,面對老鷹隊換上的替補控球克勞佛(Jamal Crawford),只有六呎一吋(一吋可以存疑)的豪斯成了克勞佛的盤中飧,屢屢慘遭單打取分,到塞爾提克決定換下豪斯時,已經有八分落後。

 

第三節中皮爾斯進攻中膝蓋受傷倒地後,塞爾提克的進攻就受到限制,第四節皮爾斯左膝套上了護套,明顯的在移位上不若過去靈活,防守上面對史密斯還能稍稍扛的住,但在進攻上皮爾斯已經不若前三節活躍。而打順手的克勞佛即使在朗多(Rajon Rondo)、艾倫輪流防守下還是手感火熱,加上禁區第二波的攻勢不墜,讓塞爾提克始終沒法追進分數。

 

老鷹隊的年輕優勢在這場比賽非常明顯,進攻的跑位與防守都非常的積極,快速的轉動讓塞爾提克的老將耗費相當精力。老鷹隊在防守上仍有不少漏洞,但是這票年輕球員「下手」頗狠,有些動作甚至有些粗殘,讓塞爾提克在對抗性上完全落居下風。進攻上,不難由這場比賽發現三分球的問題為何近期一直成為討論的焦點,雖然教練瑞佛斯(Doc Rivers)一直強調對出手沒有太大意見,但如果塞爾提克的出手稱得上是空檔,那老鷹隊靠著全隊快速移位製造的三分球投射機會大概只能以練投來形容。

 

塞爾提克的三分球空檔是由搖擺人切入禁區後外傳底線、側翼三分球後再供輸到圈底甚至弱邊,除了切入的球員與底線接應的球員,塞爾提克有三個球員在三分線外定點等球,除了被切入球員吸引的防守者外,基本上另兩位的防守球員只是縮小防守圈,而不是防守漏人,這讓等球射手只有相當短暫的空檔,當防守球員回到防守位置只能將球送往下一個等球隊友手上,或是像華勒斯一樣倉促的出手。儘管不能歸類為沒有空檔,但這樣的出手對球隊、對命中率都沒有太多的幫助,跟老鷹隊透過全隊不斷跑位製造的無人防守空檔相比,塞爾提克的三分球出手都顯得是為了投三分球而出手。

 

雖然教練、球團、甚至媒體都對丹尼爾斯(Marquis Daniels)讚譽有加,但這幾場看下來,丹尼爾斯的定位相當的模糊,進攻上有時扮演控球,有時扮演切入分球的搖擺人,雖然極有彈性,但也讓第二隊的進攻缺乏穩定性,出現無人指揮的窘境。也許是進攻的責任重大,丹尼爾斯在防守上的功用一直沒有發揮,也無法分擔皮爾斯在防守上的重擔,這對塞爾提克而言實在不是件好事情。

 

這兩場下來,當對手的移位迅速,球的流動順暢,塞爾提克的防守在幾次交換防守之後就會開始發生漏人的現象,原本自豪的防守溝通都在對手機遇戰的打法下漏洞百出。老鷹隊禁區球員以速度、彈性拼搶、撥搶籃板的模樣,讓人想起老朋友貝提(Tony Battie),讓塞爾提克的老前輩看來更像是老將一群。

 

下次轉播也許要好好研究朗多為什麼這球季籃板如此孱弱,如果塞爾提克不能找出改善籃板的藥方,繼續讓對手搶下比自己更多的籃板,特別是每場10次的進攻籃板,那將對手投籃命中率壓低到42.9%也是枉然。而如何能夠跟上對手進攻時不斷轉換、走位,是塞爾提克亟待改善的防守弱點,當對上西區球隊與較年輕球隊時都會是莫大的困擾。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