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號>松坂大輔

18勝3敗,2.90防禦率,上個球季的松坂大輔傳統的投球成績都在紅襪隊裡掛著頭牌,這樣的成績到其他球隊幾乎篤定是球隊的王牌投手,但在紅襪隊裡松坂卻只能認份的擔任第三號先發,同時也沒有太多媒體、球評有不同的意見。當然,這也許是沒有看到日本媒體的緣故。

松坂上個球季出賽了29場,在四大先發中排行第三,但總投球局數僅僅167.2局卻居四大先發之末,同時也是四大先發中唯一一個每次出賽平均投球局數低於六局(5.76局),對將「吃局數」當作是先發投手重責大任之一的老美而言,這樣的投球局數對球隊的幫助相對有限,同時也代表了當松坂先發時,球隊至少得要準備三個以上的中繼投手在後面等著關門。

用球數過多一直是松坂從高校以來的問題,在亞洲松坂也許是耐投的代表,但在美式的調度裡,松坂就成了球隊的不定時炸彈。跟旅美的第一個球季相比,松坂的每場出賽局數下降,而總教練也更嚴格的監控他的投球數,完全不讓松坂有超過120球的投球量,但相對的,松坂投不滿80球的場次比率卻也增加,每一場都讓教練跟球迷提心吊膽的表現,讓松坂即使有漂亮的帳面數字,但在球隊中的地位卻不如新竄起的列斯特。

松坂的高保送率與高勝率並不相襯,關鍵就在當壘上有人時松坂的危機處理能力極佳,總能夠在泥沼中脫身而出,在關鍵時刻以三振來化解危機,以自己的方式來結束困窘的局面。此外,當松坂先發時,紅襪隊的打者總是特別的捧場,讓他有更多的籌碼與對手來周旋,每次先發,隊友平均幫他打下5.7分,是四大先發之首。

再次勇奪世界經典大賽最有價值球員的松坂在熱身賽裡依舊維持自身的特色,1.0的防禦率配上兩場7次的保送,很輕鬆的在球隊的保送榜中高居第三。也許是休息不足,松坂在熱身賽裡的控球不僅不理想,拿手的三振只有3次,能否在開季及時恢復身手,是開幕第一週紅襪投手輪值的重要觀察重點。

<四號>威克菲爾(Tim Wakefield)

專長蝴蝶球的威克菲爾打從1995年起就待在紅襪隊效力,職業生涯就像他的蝴蝶球一般起起伏伏難以捉摸,一度狀況不穩轉任中繼甚至單季有15次救援成功的紀錄,進入二十一世紀,老來俏的威克菲爾不僅回任先發投手,而且在過去八個球季裡六度拿下二位數勝投,2007年球季的17勝12敗還寫下生涯最佳成績,堪稱是老妖怪的代表之一。
軟綿綿的蝴蝶球曾經是洋基與光芒隊最頭疼的武器,上個球季雖然壓制力不若以往,但紅襪隊依舊期望威克菲爾夾在強力型投手的松坂與潘尼之間能夠發揮以往攪局的功效。

就像是「鋸齒打線」,大聯盟的投手輪值也喜歡左右交夾或是不同的類型配合,例如洋基隊將王建民排在二號投手,原因之一也是希望滾地球型的他能在寒假高薪挖角的兩個三振型投手中發揮攪局的作用。過去紅襪隊的先發陣容裡大半只有一個左投,而威克菲爾就扮演在另外一個攪局的角色。

每一個球季開始,每個人都擔心老蝴蝶沒辦法撐過這一個球季,但他總有辦法一年又一年的讓蝴蝶在球場上飛舞,也由於蝴蝶球的無法捉摸,因此,誰也不知道下一場比賽裡威克菲爾會有怎樣的表現。但就過去的紀錄而言,威克菲爾在大比賽裡都有著堅強心臟的演出,當全場都緊張無比時,他慢吞吞的蝴蝶球往往能改變局勢,而這,正是紅襪隊最期待的部分。

在後繼沒有能端上檯面的蝴蝶球投手下,讓我們好好欣賞威克菲爾可能絕後的演出吧。

<五號>潘尼(Brad Penny)

口袋深的紅襪隊並沒有在自由市場上跟隨洋基起舞,追逐大名氣的投手,反而在近幾年有傷痛成績的大投手中淘金,藉由球隊的手臂維修計畫,成功的吸引到上個球季為傷所苦的潘尼加盟,經過大半寒假的調養與春訓的逐步調整,潘尼確定要在開季後以第五號先發的身份登場。

熱身賽裡潘尼出賽三場12局,送出6次三振與1次保送,防禦率3.75都是中規中矩。從模擬賽一直到正規的先發主投,一步一步的調整讓潘尼越來越有正式比賽的感覺。對紅襪隊而言,由於小聯盟還有春訓同樣表現非常出色的巴許霍茲當備胎,有充裕的時間與空間讓潘尼做調整,也使潘尼沒有「趕鴨子上架」的壓力,能夠以最佳的狀況來面對新球季與新東家。

儘管熱身賽表現正常,但開季面對真正的大聯盟打者與大聯盟打線還是潘尼的新挑戰。紅襪並不期望潘尼能夠跟過去顛峰時期一般出賽30場、吃下200局以上的局數,但也不會只期望潘尼像一般的第五號投手只要能每週出賽,投出球隊第三號投手的水準,應該是比較合理的期望。

假若潘尼能夠恢復水準,球季結束後賓主雙方會有何種變化,也許是個有趣的話題。

我想太多也太遠了,對吧。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