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是的,Danny Ainge搞砸了 - 2015 Celtics選秀 ,在PTT與某些網站有許多回應,就再多寫一篇來做更詳細的說明。

首先,要先把問題再聚焦,把不屬於想討論的範圍的問題給排除掉。

選誰不是本文關心的重點

第一個是關於塞爾提克今年選的四名球員究竟如何,特別是對Terry Rozier的選擇。但事實上,這並不是本文想關切的議題,我更關切的是整個選秀操作的方式,與背後隱含的問題,而不是某一個特定的球員,整篇文章更沒有提到哪一個球員。

因此關於球員的問題,這裡就完全略過不談。

▲ Rozier引起兩極評價 (Zimbio/ Grant Halverso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就像在文章裡說的,即使2004年選秀會Ainge真的向上交易成功選到了Robert Swift,結果反而可能更糟。不管Danny Ainge選得球員是你喜歡或不喜歡,沒有哪個人能保證自己相中的球員一定會有成績,連Red Auerbach都曾經選過Michael Smith這種笑柄,更遑論其他人。不管選到了甚麼樣的球員,就是接下來的夏季聯盟、熱身賽來見真章,畢竟夏季聯盟、熱身賽的強度就與NCAA有所不同,當然就更別提真正的NBA戰場。

不堅持坦克不是搞砸的原因

其次是有些朋友提到要不是這個球季塞爾提克擠入季後賽,讓球隊從樂透選秀跌到了第十六順位,現在也不會有選得不好或是無法向上交易的問題,因此問題是出在塞爾提克沒有貫徹坦克(Tank)才是根源。

首先,跟前面一個問題相類似,問題跟選了誰與第幾順位選無關,順位高有可能讓Ainge的難度降低一些,但這中間並沒有絕對的關聯性。

必須要說,如果從球季中的交易一路看文章到季後賽,我一直都認為Ainge是真的想坦克。不管你從他2003年接手塞爾提克後的運作手法,或是過去兩個球季的交易,Ainge是一個會用坦克戰術來拼選秀順位的總管。這個球季從他將球隊的主力球員透過交易換成選秀權、TE與合約即將到期的板凳球員,你都可以看到他努力的痕跡。

少數可以質疑Ainge沒有盡力「坦克」的,也只有在交易大限前換入Isaiah Thomas的這筆交易。透過這筆三方交易,塞爾提克換入了Thomas、Jonas Jerebko與Gigi Datome,而從這筆交易後塞爾提克就成了聯盟裡最火熱的球隊之一。

但看看這筆交易的內容,如果簡單的拆成兩部分,第一個部分塞爾提克利用Tayshaun Prince的殘餘價值向活塞隊換來了Jonas Jerebko與Gigi Datome,兩個原本被媒體認為會被直接waive掉的球員。雖然最後起了大作用,但更像是為了賭一把,來評估未來能不能做為低價續約之用,只是JJ最後打得太好,可是本質上Ainge還是遵循坦克戰術。

而另一個交易則是用總教練Brad Stevens在第四節根本不敢用的Marcus Thornton加上一個來自騎士隊的首輪選秀權就換到有聯盟先發球星水準的Thomas,恐怕沒有多少總管能夠拒絕這樣的交易條件。

真正沒有坦克成的原因是這些從各隊冷板凳找來的球員(含Crowder)不管是為了爭一口氣或是為自己的下一張合約打拼,他們並不想放棄自己、放棄球季、放棄球隊,Crowder那句「我是個籃球員,我不懂甚麼叫做放棄與輸球。」才是關鍵。

▲ Crowder是塞爾提克從樂透到季後賽的關鍵人物 (Zimbio/  Maddie Mey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當然你可以怪Ainge沒有貫徹意志,沒有向2007年一樣讓主力球員「養傷」或是幹嘛不像其他球隊直接waive掉這些球員,讓他們有機會「做亂」。只能尊重這樣的想法,但這不是塞爾提克之所以為塞爾提克的原因。

最重要的,就觀察NBA歷史的心得,坦克後的選秀補償跟坦克所帶來的態度問題相比,往往是得不償失。

從極端積極到極端保守

接下來,讓我們繼續來看選秀的問題。

這個球季我們手上握有兩個首輪、兩個二輪選秀權,2016年就先前Boston Globe的統計,我們可能會有四個首輪、四個二輪選秀權,2017年有一個首輪、兩個二輪。光看這三年裡我們就一共有七個首輪與八個二輪選秀權,如果願意,塞爾提克可以把整個陣容完全用新秀來填滿來個徹底的大換血。

當然,這是最極端保守的例子,完全不用來交易,讓所有選秀權的時間價值歸零。這顯然不會是塞爾提克想要的結果,你不會想要打造一隻都是菜鳥的球隊,因此這甚至可以說是最糟糕的結果。在天秤的另一端,自然就是這十五個選秀權最後一個不剩,通通換成現貨或是其他選秀權、TE等各種可能。

當然,這個情況已經不可能成真,因為其中至少今年的四個選秀權已經歸零變現,成為我們名單中的四個菜鳥。

選秀會,或者我們該說從球季的交易截止日開始,球隊能採取的策略除了上面兩個極端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選擇。

你可以像Thomas的交易一樣,用個選秀權來搭配原本賣相不是那麼好的球員,讓你能夠換到即戰力;也可以像Ainge盤算的向上交易;可以向下交易更低的選秀權加球員;或是乾脆用你手中的選秀權來交換未來的選秀權,就像是期貨到期了去轉倉一樣,只要你找得到對這年新秀有興趣的球隊。

如果再加入未來的選秀權,陣容裡的球員,將會有各種的可能性。

從球季結束到選秀會甚至更早,Ainge領軍的塞爾提克制服組必然與許許多多的球隊談過各式各樣的交易,理論上也應該有各種可能的因應方案。但我們看到這次選秀的情況是甚麼呢?塞爾提克不只想交易這四個選秀權,還一口氣加碼拿出六個選秀權(據說有四個是首輪)向黃蜂隊洽談交易第九順位。如果這是峰頂,那到最後一筆交易也沒談成,一次選了四個菜鳥入隊,既沒有向下交易也沒有向後交易,就可說是谷底。

▲ Winslow有多好?恐怕很多塞爾提克球迷想知道  (Zimbio/Grant Halverso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塞爾提克等於在一屆的選秀會裡經歷了從極端積極到極端保守。當細節開始慢慢的傳出,看到這種變化,質疑球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應該是非常基本、非常正常的反應,而進一步去探究背後的原因更是不管媒體或是球迷都應該去思考的事情。特別是Ainge並不打算在這個選秀會裡用上手中所有的四個選秀權,但很顯然的,拿著手中的資產,塞爾提克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買家。

也許你慶幸黃蜂隊沒有接受塞爾提克的包裹,但這其實背後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先前討論過的為什麼拿出六個選秀權居然換不到一個第九順位,顯然的,塞爾提克自認為的資產與其他球隊間有相當的落差,而這個落差其實不只存在於這次選秀會,過去兩年已經出現過不只一次。第二個問題則是為什麼塞爾提克會出六個選秀權,還包括你我都知道應該會很有價值的2016年籃網沒有任何限制的選秀權?而且看起來一點也不是兒戲。

就像前面說的,別人拿三個首輪選秀權是要換取Paul Pierce、Kevin Garnett這樣的名人堂球星,而我們的總管拿自己辛苦兩年蒐集來的六個選秀權,其中可能有四個首輪居然只是要去交換第九順位?這恐怕不是一句好險沒換成功就可以輕易放過的事情。

「也許我們積極過了頭,有一瞬間,我想:『哇!這可能有些失控。』我們將太多的籌碼放在一個年輕球員身上,因此我不沮喪,就長期而言,這也許是最好的情況。」這是Ainge自己的說法,顯然的,他也知道給黃蜂隊的那個包裹實在太不合常理。

為什麼Ainge搞砸了?

回到前頭,從選秀會前的諸多談話,可以知道Ainge並不打算自己用掉手上的四個選秀權,在球隊的規劃裡應該至少有部分的選秀權應該透過交易,可能是最後傳出來的向上交易到前十順位換成Justise Winslow或某個新秀,或是將其中幾個選秀權跟其他球隊做交易來補強塞爾提克陣容上的缺點。

但最後,塞爾提克甚麼交易也沒做成,又讓球隊的陣容明顯的朝一端傾斜,經過一個選秀會,塞爾提克的問題不但沒有減少,好吧,減少了四個惱人的選秀權,還更增加了許多新的問題,帶著更多問號準備接下來的自由球員市場。

塞爾提克有沒有預期過這樣的結局目前沒人知道,但Ainge搞砸了,他真的搞砸了。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