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219    

▲ 希克丁的防守成為第一戰的英雄

「我們的休息室實在太擁擠,因此我只能用波士頓棕熊(NHL)的休息室,」在公鹿隊的第七戰賽前,麥克海爾(Kevin McHale)開玩笑的對記者說。「此外,說實在的我真的不喜歡看到每個隊友都得要接受治療。」

經過與公鹿隊的七場大戰後,塞爾提克的六名半主力戰將幾乎都成了傷兵。先是在第二戰上半場,替補中鋒華頓(Bill Walton)的左腳踝壓迫性骨折,第六戰裡,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因為左腳踝扭傷而缺戰,得分後衛安吉(Danny Ainge)的食指脫臼,第七戰更因為右膝韌帶拉傷而退場。

更別提早在三月就已經受傷的麥克海爾。麥克海爾的左腳膝蓋因為過度拉伸而酸痛,他的右腳腳踝扭傷,同時右腳舟骨因為壓迫性骨折而持續疼痛。

當然麥克海爾沒有退縮,即使公牛隊的隊醫何佛倫(Dr. John Hefferon)確認為壓迫性骨折,但他還是決定繼續在場上奮戰,就像是老是帶傷上陣的柏德一般,內心那股「再拼一下」的念頭,讓他就這麼一路硬挺下去。

但塞爾提克在東區冠軍賽裡面對活塞隊已經不是過去那隻老是敗在三巨頭手下的活塞隊。

當塞爾提克輝煌的1986年球季結束後,一直活在陰影下的活塞隊決定將隊中的主力前鋒崔波卡(Kelly Tripucka)與中鋒班森(Kent Benson)打包送往猶他爵士隊,用以交換更適合球隊的小前鋒丹特力(Adrian Dantley)。加上過去幾個球季活塞隊一路挑選了一票年輕不怕死的新秀如杜馬斯(Joe Dumas)、羅德曼(Dennis Rodman)與沙利(John Salley),搭配上原本的主控湯瑪斯(Isiah Thomas)、中鋒藍比爾(Bill Laimbeer)、大前鋒馬洪(Rick Mahorn)與板凳射手強森(Vinnie Johnson),組成一支以粗野防守為精髓但又有水準以上進攻能力的鋼鐵部隊。

換血後的活塞隊在第一個球季就突破過去幾個球季的50勝天險(1983~84球季曾經寫下49勝33敗),在總教練戴利(Chuck Daly)的率領下以52勝30敗寫下八十年代的第一個50勝球季。

年歲漸長又滿是傷兵的塞爾提克,遇上變得鐵血又強悍的年輕活塞隊,讓東區冠軍賽系列變得詭譎。

但至少第一戰裡,老將們保住了顏面。

開幕賽裡先發後衛安吉因為膝傷與手指脫臼而缺賽,一開賽多了五天休息的活塞隊展開快攻攻勢,但老經驗的塞爾提克克服了傷勢與疲累,在第一節後段開始掌握優勢並一路領先到終場,以114:91取勝。賽前,湯瑪斯宣稱要直接將傷病問題嚴重的塞爾提克掃地出門,但卻在遞補先發的希克丁(Jerry Sichting)防守下只有兩成五的超低命中率。

「看看麥克海爾,前一晚他還得要靠著隊友攙扶才能起身,今晚他還能上場打上42分鐘(實際上是44分鐘),」總教練戴利(Chuck Daly)接受訪問時說。「他的傷勢沒那麼嚴重,他們誇張了那些傷痛問題。」

「誰在季後賽沒有傷痛?」藍比爾說。「我們也有很多傷兵,只是沒有大聲嚷嚷而已。」

「如果他們真的那麼痛苦,」馬洪揶瑜著。「幹麻不戴著氧氣罩回醫院去乖乖躺著。」

「告訴他們,」投8中7拿下21分的麥克海爾搖著頭說。「我這有許多X光片,他們隨時可以拿去研究研究。」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