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811  

▲ 沒有湯普森,大三的麥克海爾得要獨當一面

1978年,影響明尼蘇達大學戰力最劇的籃球獎學金的懲罰終於終止,總教練達奇(Jim Dutcher)利用這些獎學金成功的招募了一批大一新生:來自多倫多的前鋒勞汀斯(Leo Rautins)、邁阿密的中前鋒福爾摩斯(Gary “Cookie” Holmes)、六呎九吋的大前鋒柯曼(Ben Coleman)、密西根的搖擺人塔克(Trent Tucker)、麻州春田鎮的後衛霍爾(Mark Hall)與佛羅里達州的後衛米契爾(Darryl Mitchell)。 

儘管招生順利,但此時明尼蘇達大學不僅要面對當家中鋒湯普森(Mychal Thompson)畢業離校的衝擊,更在NCAA修改轉學生的相關規定後,被禁止參加季後賽的金花鼠隊立刻受到嚴重的打擊,包括林肯菲爾德(Steve Lingenfelter)等隊友都先後選擇離校,只留下麥克海爾(Kevin McHale)一個人孤軍奮戰。 

「就籃球的觀點,我也應該選擇轉學,」麥克海爾提到NCAA的裁罰對球隊的影響。「跟我一起入學的同期隊友都已經離校,到我大三的時候,只剩下我一個人還留在金花鼠隊。大三時我們只得用了四個大一新生先發,當我大四時也沒有其他有經驗的球員能夠在場上跟我搭檔,我只能盡力在場上孤軍奮戰。」 

「那時共有十五到二十間大學向我招手,如果我選擇轉學,也許會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那些學校,他們有高年級的後衛可以餵球給我,」麥克海爾解釋著其間的差異。「但最後還是回到忠誠度這件事情上,我從沒打算要離開明大,從來沒有這個念頭。我想那些只是藉口,選擇離開很簡單,但要留下繼續奮鬥卻是不容易的抉擇。」 

「我的老爹終其一生都在礦坑中奮鬥,」麥克海爾說出最深沉的原因。「而我也會堅持下去。」 

這堅持也許並非壞事,在沒有其他資深球員下,麥克海爾成為金花鼠隊唯一的支柱,讓他有極大的揮灑空間。麥克海爾成為球隊進攻的第一選擇,出手次數大幅增加,他的成績也大躍進到了17.9分與9.6籃板,此外他每場可以傳出1.2次的助攻,讓他的能見度大為提高。這年麥克海爾第一次入選了十大聯盟第一隊,可說是走出了湯普森的陰影。 

這個球季由於大三生大量轉學的影響,明尼蘇達大學只能靠著麥克海爾帶著四個大一菜鳥在場上與十大聯盟的其他強權周旋。這一票年輕的新血搭配已經成為學長的大三前鋒麥克海爾,雖然讓金花鼠隊重新擁有了天份,但在以肌肉對抗取勝的十大聯盟裡,這樣的組合明顯的太過稚嫩,這使得金花鼠隊在78~79球季只有1116敗的成績,是麥克海爾生涯唯一一個敗多勝少的球季,自然也與季後賽無緣。 

在明尼蘇達大學的校園裡,麥克海爾是籃球校隊的大明星,但暑假離開校園他還是回到家鄉的礦坑裡幫忙。 

「在礦坑裡工作讓人對自己平日的輕鬆生活感到滿足,」麥克海爾說在進入NBA後提到家鄉的礦場對他的影響。「而且每當你感到自滿時,有個傢伙就坐在我的置物櫃對面,那傢伙穿著33號球衣。跟柏德(Larry Bird)一起打球,他能讓所有的事情變得更輕而易舉,跟他的成就相比,我所做的不過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罷了。」‵ 

「非球季期間,我們住在湖邊的小屋,那距離我最喜歡的高爾夫球場只有15分鐘車程,離我最愛的酒吧只有5分鐘車程,」麥克海爾談到自己閒適的生活,即使進入NBA他還是對家鄉戀戀不捨。「週五晚我喜歡到湖邊飯店溜搭溜搭,跟朋友打打牌、喝喝啤酒。」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