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人心中對自己的球員都有一張臉,或者,一個代表,即使在其他人眼裡這個球員可能一無是處。對我而言,除了柏德(Larry Bird)等一干八零年代大老,最能代表塞爾提克的是沃克(Antoine Walker);是威廉斯(Eric Williams);是皮爾斯(Paul Pierce),甚至是拉賈(Dino Radja),那個我在富錸籃球隊挑選40號背號的那個人。

那麼誰是紅襪隊的那個人呢?或者,誰是當我想到紅襪隊第一個會想起的人?

是「血襪傳奇」席林(Curt Schilling)?還是「神之右手」馬丁尼茲(Pedro Martinez)?是「老爹」歐提茲(David Ortiz)?還是「走路之神」尤克里斯(Kevin Yourkilis)?

也許很多人的答案跟我一樣,不是這些奪冠的大功臣,而是陪我們一起走過最灰暗時代的悲劇人物,賈西亞帕拉(Nomar Garciaparra)。一個臉蛋足以擔當球隊門面,寫下漂亮數據,至少在紅襪隊。最重要的,他有著那時代紅襪隊的特質-厄運連連,但永不放棄。

在美國的兩年,每到芬威球場這個老讓人聯想到古老的台北市立棒球場的波士頓聖地,我總愛坐在右外野的看台,那個角度可以同時看著紅襪隊我最愛的兩個球員,一個是賈西亞帕拉,另一個則是右外野手尼克森(Trot Nixon)。兩個人都是紅襪農場出身,顯然的,我對農場系統還是有著一股莫名的迷戀與情感。

賈西亞帕拉與沃克是多麼的相像,他們都是新總管追求冠軍所犧牲的棋子,所不同的只是紅襪隊的新金童真的將諾瑪換成了波士頓人苦等86年的世界大賽冠軍,而沃克則是兩進兩出之後,塞爾提克才在明星隊陣容下贏得第十七面錦旗。

好事者總稱紅襪隊是賣走諾瑪之後才有機會奪冠,將賈西亞帕拉與災星劃上等號,但對紅襪球迷而言,對諾瑪總是有著一股莫名的虧欠。儘管他不是個和藹可親的球星,後期更是因為各種傷勢而打打停停,但諾瑪對離隊始終保持的君子的態度,對「紅襪國」更是只有褒沒有貶,替終於擺脫魔咒的紅襪迷歡欣,也由衷的希望是自己能夠替波士頓球迷拿回這座意義重大的的冠軍盃。

「紅襪隊,是大聯盟生涯開始的夢想之地,」賈西亞帕拉。「當我在波士頓球迷面前打球,這城市與這些球迷擁抱我的方式,我總是能感受到那情感的連結。我總是說,我真的希望永遠穿著這身紅襪隊球衣,今天,我真的夢想成真,對我意義重大。」

諾瑪.賈西亞帕拉,美國時間2010年3月11日與紅襪隊簽下一紙月薪一千一百美金的一日小聯盟合約,並同時宣佈結束十四年的職業生涯。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Nomar Garciaparra, the face of Boston Red Sox.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ping
  • I think it is one-day contract....
  • vantora
  • 九爺好!!<br />
    <br />
    的確寫錯了,是一日合約,只是月薪一千一百美金......<br />
    九爺..你上半年還是住在Park Street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