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沒有幾件事情能比跨年夜在電視機前看自己的球隊被痛宰更慘的。如果還有人沈迷在媒體所謂塞爾提克的防守將是總冠軍最大的依據,那恐怕將會失望一場,至少,在目前。目前塞爾提克的防守,大約是東區冠軍的最大憑據,但就像在對老鷹隊後所說的,這支球隊的防守對打Motion或是快速移位的球隊一點辦法也沒有,這也是為何開季在客場有如猛獸的球隊,耶誕節後到了西岸成了人人都可羞辱的病貓。

 

當然,你可以說少了皮爾斯(Paul Pierce)讓塞爾提克沒有進攻的主力,也可以說沒了賈奈特(Kevin Garnett)讓塞爾提克的禁區防守無法克制史陶德麥爾(Amare Stoudemire),但,整個球季以來,塞爾提克就是沒辦法找到克制這種球風的防守之道。

 

太陽隊的基礎進攻模式與塞爾提克有些類似,控球後衛奈許(Steve Nash)與中大前鋒史陶德麥爾在圈頂做簡單的擋切,與塞爾提克不同之處在於奈許的得分能力與特殊的傳球節奏,造成極大的傷害。當奈許在繞過史陶德麥爾的單擋之後,無論是否造成錯位,都會吸引所有防守球員的注意力,進而打散整個防守節奏。他可以傳給史陶德麥爾禁區取分,也可能是造成外線射手的空檔,或是在所有人忙亂對位的同時,奈許以簡單的小拋射取分。

 

同樣的,當史陶德麥爾低位拿球,奈許空手切入拿球的打法,也同樣讓塞爾提克防不勝防。拿到球的奈許往往在彈指間就將球導往外線空檔取分,注意力還在奈許與史陶德麥爾身上的防守者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丟了三分。或是奈許輕鬆回給在高位轉身面對籃框的史陶德麥爾跳投取分,也可能自己繼續運球,讓塞爾提克整個防守系統大亂,製造自己與隊友輕鬆取分的機會。

 

中鋒柏金斯(Kendrick Perkins)的下盤穩重,對魔術隊時防守「魔獸」豪爾(Dwight Howard)十分管用,但到了西區對上移位快速的彈跳中前鋒,彷彿進入慢動作重播模式一般。這場比賽先發的華勒斯(Rasheed Wallace)已經35歲高齡,他的進攻經驗老到,即使爆發力不在,低位還是能夠輕鬆的吃掉對手,但防守時腳步跟對抗性完全無法組織西區的年輕大漢。相對之下,威廉斯(Shelden Williams)在場上反而能夠跟上對手的節奏,但教練瑞佛斯(Doc Rivers)還是愛用苦工白人史卡布尼(Brian Scalabrine)。

 

史卡布尼不是不好,只是讓他在西區跟太陽隊跑來跑去實在太愚蠢。

 

奈許在這場比賽徹底的把朗多(Rajon Rondo)給比了下去,不光是投籃,而是在組織與傳球的掌握上,奈許的特殊傳球節奏是學不來的,但他的許多技巧與觀念是朗多目前所缺乏的。

 

當塞爾提克防守籃板下來外傳給朗多,朗多絕大多數都是靠著運球來做推進,讓塞爾提克的快攻打得一直不甚順遂。相對的,奈許在接到外傳球時,第一件事情不是專心運球,而是把視線放在已經向前狂奔的隊友,利用高拋傳球讓隊友直接上籃取分。

 

高拋傳球一直是朗多的致命傷,這不難從朗多與賈奈特的空中接力成功機會不高,以及只要對手在前防守賈奈特就能奏效可以看出。

 

另一個在奈許身上看得到的優點,是他在運球時一直保持著上半身挺直與放鬆,這在過去的一級控球如史塔克頓(John Stockton)、魔術(Magic Johnson)或是現代的奇德(Jason Kidd)身上都可以發現。這樣的好處是在運球的同時,控球後衛仍舊能夠靈活,可以隨時注意到場上隊友的一舉一動,在第一瞬間做出判斷,而不是彎腰運球,讓自己的視野受到侷限。這也是許多控球後衛在輕鬆多打少快攻能夠漂亮傳球,但在全速推進時卻只有籃框周圍的主要原因。

 

當朗多在執行擋切時,甩開對手後的切入常造成自己的進攻犯規,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加速時上半身完全僵硬,等切到了禁區才發現防守者已經搶先一步到位,或是自己陷入了防守陷阱中,最後不是亂傳失誤就是自己的進攻犯規。但當擋切後,所有防守者向他靠攏的同時,場上其實還有其他的傳球機會,但當朗多一決定全力衝刺切入,他的視野就受到了影響。

 

這場比賽的奈許就成了最好的對照組,他的切入速度不如朗多,但在切入的同時,防守者完全無法掌握他的意圖。切入上籃?跳投?傳球?或是單純的繞回三分線外。這一些舉動都讓防守者困擾,而一個猶豫都可能讓奈許找到破綻,成為丟分的關鍵。

 

現在的朗多是個非常好的系統戰控球,能夠在半場系統戰裡找到該傳球的隊友,能夠利用速度與對抗性在籃下占到便宜。但在機遇戰的模式時,進攻招數貧乏的朗多就難以有效的吸引防守者,也無法利用本身的控球能力替隊友製造取分的機會。

 

也許哪天朗多領會到「身段放軟」,就會開竅。

 

太陽隊的老將希爾(Grant Hill)雖然已經沒有當年勇,但他在場上一有人準備出手就立刻轉身卡位搶籃板,努力扮演好防守苦力的角色。即使沒有過去的爆發力,但希爾還是努力的拼向每一個可能的機會,這也是他抄截能夠維持高檔的關鍵。

 

這場比賽如果不是有豪斯(Eddie House)的外線撐場面,恐怕就真成了場大屠殺,但防守上完全無法跟上太陽隊的節奏,一再被奈許所迷惑讓防守被動的繞著太陽進行,讓對老鷹隊時的缺點又一次的暴露,是塞爾提克面對這類型球隊的最大困擾。

 

NBA總冠軍不是東區打完就到手的遊戲,如何找到防守西區球風球隊的訣竅,是接下來球季重要的課題。此外,皮爾斯、賈奈特先後膝傷,瑞佛斯得要更靈活的運用手上的籌碼,否則以目前三老都要打上30分鐘,皮爾斯跟艾倫(Ray Allen)甚至要打35分鐘的模式,風險實在太高,而現在也證明,塞爾提克的三巨頭幾乎是缺一不可,保持健康又成了最大的變數。

 

新年快樂。Anyway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