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飯飽之後,一行人登上小藍繼續今天的行程,可說是整個行程最輕鬆的一天,大夥兒只需要坐在遊覽車上,悠閒的看著車外的風景,等著遊覽車將我們送到今晚的目的地,瑪麗安斯凱的Esplanade飯店,這間飯店座落在瑪麗安斯凱山丘上的大飯店,有著漂亮的本館與別緻的別館,但更特別的這旅館是創辦人為了紀念與妻子初戀、初吻之地而特意買下改建的,這當然也成了蜜月團重要的賣點之一。

今晚的晚餐是在蜜月團特別安排,在飯店房間內「享用」,但在接近瑪麗安斯凱的路上,導遊兼領隊小姐就開始替大家「洗腦」兼打預防針,特別強調此餐「氣氛」遠重於「美味」,希望大家不要對這頓晚餐有太多過份的想像。

除了晚餐,今晚還有另一個重頭戲,那就是最後一晚的抽抽樂,由於在布拉格的飯店各間規格相去不遠,因此,在瑪麗安斯凱的這一晚,可說是想要住超級大房間的最後一個機會。特別是領隊小姐「明示」今晚的籤裡保證有「籤王」更是讓人不禁摩拳擦掌,只是,根據過去的經驗,第一晚已經抽到籤王,要在連莊的機會,想到這,不禁讓人有點擔心。

進入瑪麗安斯凱的市區,太陽已經逐漸西下,導遊小姐很簡單的介紹了非常簡單的市區,也「暗示」了大家如果擔心晚餐吃不飽,那麼先得趕在商店關門前稍稍採購一番,以免晚上面臨缺糧的困擾。

遊覽車沿著緩緩的山丘而上,路的兩旁建滿了溫泉旅館,導遊小姐不時指著不遠山上那座白色的飯店,也就是今晚將入住的Esplanade飯店,據說,明天在布拉格也是同一系列的作品,但卻是完全不同的風格。

進入大廳,餐廳的服務人員送上了一杯迎賓紅酒(當然,這又成了老婆大人的醇酒),但大家都把精神放在導遊小姐剛領回來的房門卡上。第一晚抽中籤王,加上前一晚的壞手氣,原本想將這重要的一晚交到老婆大人的手上,但最後,「似乎」在老婆大人的堅持下,還是硬著頭皮走向前,硬是抽了一張房卡,跟著大夥兒往樓上走去。

滿心期待的走向房間,看到是邊間先是一陣竊喜,敲了門打開房門,慢慢的掃向房間,一張雙人床、晚餐的小圓桌與扶手椅都進入眼簾,當視線停留在房間「深處」的窗子時,就知道這一隻奶油桂花手果然又把今晚給搞砸了。





哀怨的走出房門,只看到隔鄰的兩戶團友也搖頭嘆氣的走出,原來我們所處的角落正是「貧民區」。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們開始四處拜訪,希望能夠找出今晚的「籤王」。

當搖頭嘆氣的人越來越多時,終於在遙遠的另一端爆出了喝采聲,大夥兒兼程前往參觀,只見大門推開,只看見一個玄關(所以,開門看到窗子,你就完了),拐個彎,有個寬敞的起居室跟廁所,再往裡進,才看見大大的雙人床,這樣的派頭,直接將第一晚暗自竊喜的「籤王」給徹底的比了下去。這房間大到許多團員陸陸續續的進進出出,但總不覺得擁擠。

就在大家讚嘆這間房的大器時,從另一個樓層匆匆趕回的報馬仔把大家從讚嘆中帶回了現實,原來,在樓上的同一個角落,還有另外一間「籤王之王」存在。只見所有人聞聲立馬前往,留下尷尬的兩個主人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在相同的位置,籤王之王的基本格局與樓下相同,只是將起居室換成了「傭人房」,廁所成了「傭人廁所」,再往裡前進,則有主人的起居間與廁所,最後,才是主人今晚的寢宮。

「這傭人房比我的房間還大啊!」不知是誰驀地冒出了這句,引起大夥兒一陣附和。說實話,就算扣掉起居室與廁所,這房間也不比自己的「小窩」小到哪去,現場負責抽籤的可憐人們自然少不了一頓白眼。

參觀完籤王與籤王之王,讓人對留在自己房間興趣缺缺,那著相機走出大廳,映入眼簾的是遠方的夕陽,在狠狠的謀殺記憶體後趁著天尚未黑,兩人決定步行下山,穿過樹林到市區走走,順便補給零食與飲料。



作為歐洲著名的療養溫泉區,幾乎每一家溫泉旅社都有自己的溫泉游泳池,有些甚至就在路旁,可以直接「欣賞」的程度,但,由於功用是「療養」,因此整個游泳池裡幾乎都是祖父、祖母級的「病人」。下山的路程並不遠,穿過兩個公園就到了導遊小姐介紹那僅有的一條大街,街上的商店雖然尚未關門,但也許是主要客戶年齡層偏高,店內陳設的商品實在讓人提不起勁。走入雜貨店,店內的水果實在貴的嚇人,最後只好拿著洋芋片與無醣可樂,有點失落的往山丘走去。








回程的路上,太陽已經西下,原本清晰的公園小路變得幽暗,原本微涼的天氣在失去微弱的陽光保溫下急速的轉冷,除去內裡的大衣頓時失去了保暖的功用,兩人在又黑又冷的情況下,早已失去了拍照的熱情,只想儘快穿過公園與樹林,回到那個不大,但至少溫暖的小窩去。

路上遇到同團全副武裝的團友,簡短的寒暄並說明何處可以買到零食後,我們就飛也似的躲入室內,等待傳說中的「不美味」的浪漫燭光晚餐。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