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64-65 Celtics冠軍隊

196232日,紐約尼克隊當家前鋒Willie Naulls拿下31分寫下尼克隊史連續七場得分超過三十分的紀錄,但Naulls這項紀錄卻始終被世人所遺忘,因為在這場移師賓州Hershey的比賽裡,費城七六人隊的當家中鋒Wilt Chamberlain寫下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100分紀錄。(兩天後雙方再戰,Naulls3914籃板將紀錄推進到八場)

19641226日,轉隊到塞爾提克的Naulls首次以先發身份登場,看著一起登場的隊友K.C. JonesSam JonesSatch SandersBill Russell,場內外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這是NBA歷史上第一組全黑人的先發陣容,寫下職業運動史上極為重要的一頁,但另外四位隊友都順利的進入名人堂,只有Naulls始終無緣。

這就像是Naulls的生涯寫照,即使在尼克隊史上以平均19.3分居隊史第六,11.7籃板居隊史第五,總得分至今還名列隊史第十三位,但尼克隊隊史平均得分前十名裡除了Carmelo AnthonyAl Harrington外就只有Naulls沒能進入名人堂,隊史平均籃板前七名也只有他與名人堂無緣。身為籃球先驅者,大學受教於UCL的傳奇教頭John Wooden,轉入職業後打過尼克隊,最後轉入塞爾提克成為史上第一組黑人先發,而且手上帶著三枚冠軍戒指退休的Naulls始終成為被外界忽略的那個人,始終無緣名人堂也許與他的生不逢時有關。

 

職業運動史上第一個黑人隊長

 

1953-56年就讀於UCLANaulls沒趕上之後不久John Wooden的豐功偉業,大四以23分、14.6籃板成為球隊第一主將,率隊拿下PCC聯盟(現在的PAC-12)冠軍並打入NCAA季後賽,至今他還保有單場最多28個籃板與單季58.2%投籃命中率(1955-56)兩項校史紀錄。1956年成為全美明星球員的他在選秀會上為聖路易老鷹隊所挑選,但只打了19場比賽就被送往尼克隊交換前明尼蘇達湖人隊的冠軍得分後衛Slater Martin。在尼克隊的六個半季裡Naulls有五季達成得分、籃板雙十紀錄,更被隊友票選為隊長,他是所有職業運動裡史上第一個獲選為隊長的黑人,是重要的里程碑。但他在尼克隊時只有一季帶領球隊打入季後賽,大多數時候球隊都在三十勝以下打轉,成了尼克隊史上的黑暗時期,讓他替第一大城效力的歷史無法成為進入名人堂的助力。1963-64球季Naulls轉入當時的霸主塞爾提克後贏得了三座冠軍戒指,但對塞爾提克而言,三枚冠軍戒指只能勉強贏過2008年與七零年代的球星,跟他當時的隊友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因此也失去了以冠軍戒指問鼎名人堂的機會。

儘管如此,就讀舊金山大學的Bill RussellK.C. Jones卻對他印象深刻,他們與同在加州的Naulls時常同場競技,不但稱呼Nualls是偉大的競爭者,大學時還邀請他一起參加政府贊助的代表隊前往中南美洲比賽。

 

偉大的競爭者

 

在那個種族隔離的年代,大二時Naulls代表UCLA到有嚴格種族隔離政策的肯塔基州參加一場錦標賽,當開賽時Duke大學的對手發現自己負責防守的對象是Naulls時說出了一句輕蔑黑人的話語,比賽當Naulls持球切入時,他很技巧地用左手肘朝對手的下顎招呼,以一記漂亮的擦板拿下兩分。

「這真是個神奇又完美的一肘,完全符合籃球規則,對付個懦夫恰到好處。」Naulls在自己的書(Levitation’s View)裡寫著。「那傢伙甚至不敢正眼看我,整場比賽離得我遠遠地。」

1956NaullsRussellTommy Heinsohn一起經由選秀加入NBA,由於參與奧運讓Russell遲至1222日才正式踏入NBA球場,當18日作客紐約時,尼克隊僅有66吋高但老經驗的明星前鋒Harry Gallatin不斷以各種小動作戲謔Russell,以手肘攻擊Russell,拿下26分並率隊以113102擊退塞爾提克。看著歡欣鼓舞的隊友,拿下18分但大學時曾經單場挨過Russell四次火鍋的Naulls警告著隊友:「別開心得太早!這傢伙下一回將會加倍強悍!相信我。」

衍生閱讀:東北密蘇里州大的驕傲 - Harry Gallatin 

十二天後,兩隊在波士頓花園廣場重逢,上一場賽後被總教練Red Auerbach形容為「不想傷害任何人」的Russell記取教訓,不但賣力防守Gallatin更不時以肘擊還擊,在Russell的嚴密防守下Gallatin只投進兩球拿下九分,也帶領塞爾提克以36分大獲全勝。

「我不懼怕這個聯盟裡的任何一個球員!」Russell賽後大聲的宣示著。「一個也沒有!」

Russell摧毀了他!」Auerbach也興奮的說著。「這是個你能拿來形容Russell的字眼,他摧毀其他球員。」

 

披上傳奇綠衫

 

1962-63球季中Naulls被尼克隊換往西岸的舊金山勇士隊(現金洲勇士隊),此時的Naulls正逐漸步入衰退,雖然只有28歲,但在那個打NBA還不能養家活口,球季結束後就得要各自謀生的年代,Naulls已經決定要褪去球衣返家經商。但1963年的暑假裡,塞爾提克的總教練Red Auerbach在他每年例行在紐約州Kutsher’s Country Club的夏季籃球營裡與Naulls懇談,加上RussellK.C. Jones的邀約,終於讓Naulls放棄退休的念頭。

衍生閱讀:Frank Ramsey:Original Sixth man of NBA and General Manager of the players 

對塞爾提克而言,19639月從舊金山勇士隊換來的Naulls是十分重要的一員。那一年是塞爾提克第一次沒有主控Bob Cousy的球季,加上Frank RamseyTommy Heinsohn都逐漸從巔峰下滑,最佳第六人Frank Ramsey更接近退休,雖然有K.C. JonesSam Jones填補CousyBill Sharman退休後的後場空缺,也有John Havlicek接替Ramsey一年後空出的最佳第六人角色,但塞爾提克的板凳也因此而空虛亟需要進行世代交替。雖然與Heinsohn同時進入聯盟,但Naulls扮演替補的工作依然游刃有餘,除此之外,Auerbach又以極低的代價找來Havlicek大學的隊友Larry Siegfrid擔任替補控球,這兩個被其他球隊放棄的球員成功地填補了塞爾提克的板凳,延續球隊的霸業。

衍生閱讀:C's All-Time Team 、塞爾提克的最佳第六人  

 

塞爾提克的震撼教育

 

但一進入塞爾提克Naulls就面臨震撼教育。

已經有七年經驗的他一如往常的訓練營,不同的是這回由剛滿十六歲領到駕照,後來成為塞爾提克總管的Jan Volk到羅根機場接機,然後前往波士頓近郊的Babson College體育館報到並換上塞爾提克的球衣。第一天的上午練習輕鬆地度過,但下午的練習裡Red Auerbach要求所有球員不斷的奔跑與跳躍,在完全沒有休息下又立刻開始仰臥起坐,一臉慘白的Naulls忍不住的嘔吐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暈倒在地。一旁早已習慣Auerbach魔鬼訓練營的老隊員們幸災樂禍地在Auerbach的指示下將Naulls拖到體育館的衣角,就馬不停蹄地繼續慘無人道的體能訓練。

「可憐的Willie Naulls,」Ramsey說。「另一次練習裡我們在午餐後開始做伏地挺身,Naulls又吐了滿地,笑得無法自己的Russell拖著Willie的雙腳到場邊休息,但不幸的,Naulls的臉就這樣『路過』了自己的嘔吐物。」

曾經是Naulls在尼克隊多年隊友的明星後衛Carl Braun也曾在1961-62球季加盟塞爾提克,生涯前12個球季都在尼克隊度過的他也對塞爾提克的訓練營強度感到訝異,因為在尼克隊,訓練營的前兩周還是所有人相互熟悉、交際的階段,但塞爾提克已經開始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只是,對身處長年輸球的尼克隊的Naulls而言,塞爾提克對體能的要求只是震撼教育的第一課。

在一場極為鬆散又缺乏鬥志的比賽裡,Red Auerbach在暫停時對著Naulls大吼著,怒罵著Naulls沒有在場上認真卡位,剛入隊沒多久Naulls反射性地回嘴:「我嘗試過,但換防時我被對手攔住了!」

此時全場一陣靜默,所有塞爾提克球員都看著Auerbach不敢出聲。

「我不想聽你任何的辯解!」暴怒的Auerbach更大聲的咆嘯著。「我叫你去做任何事情,如果你辦不到,那就給我坐好!我不想聽你的原因,更不關心你的原因,而且我不想在暫停時跟你對話,除非我准許你說話!」

賽後,Auerbach將仍然一臉錯愕的Naulls帶入辦公室,向驚魂未定的他解釋著:「當我在暫停時跟你說任何事情,我沒有時間跟你長篇大論,我們只有短短六十秒可以把事情搞定。我說你沒有認真卡位,你給我一堆理由,這在其他球隊也許行得通,但不是在塞爾提克。這是我不得不讓你難堪的原因。」

幾個月後,當時為了推銷球賽,NBA的許多比賽都在主場附近的球場舉行,與波士頓相隔咫尺的羅德島州的Providence就是塞爾提克常採用的第二主場,一個沿著95高速公路往南一恍神就會到的地方。

球賽最後關頭塞爾提克還領先三分,Auerbach在暫停時喊了一個遊走在規則邊緣的準區域防守,計畫迫使對手只能在外圍跳投出手,Naulls的對手按照Auerbach預期的在禁區外拔起跳投,Naulls也按照Auerbach要求的放下雙手只用喊聲來防守,如果一切順利,對手根本沒有獲勝的機會,但就在球入框的同時裁判也響哨,將對手送上罰球線加罰追平比賽,最後塞爾提克在延長賽裡吞下了敗仗。

賽後,暴怒的Auerbach不停地數落著Naulls,一時間,Auerbach突然發現Naulls相信是裁判誤判才搞砸了比賽,且希望能讓身為總教練的自己了解,但Naulls一句話也不吭,只是靜靜地聽著,此時Auerbach才確定幾個月前滿口說懂的Naulls是真正了解自己的意思。

只是,根據塞爾提克在1963-64球季的賽程,那一季塞爾提克從未曾在Providence輸球,所以究竟是哪個裁判、哪個對手並不可考,記憶的準確度也一向是NBA考古最常遇到的難題。

 

用腦袋打球

 

雖然已經進入生涯尾聲,但Naulls的經驗還是幫助塞爾提克連續三年奪冠。同在加州長大,大學時期就在場上對陣也曾一起到中南美洲比賽的K.C. Jones曾說Naulls直到加盟塞爾提克後才真正了解到場上還有另外四位隊友,曾經五度入選明星隊的他以單手跳投著稱,一向習慣於在場上埋頭專注在自己身上,但到了塞爾提克,他開始在得分之外的事情上幫助球隊。

一場面對費城七六人隊的比賽裡,七六人隊六呎九吋的年輕長人Luke Jackson在場上滿場飛奔,積極的抓籃板、防守,撲向每一個失控球,不斷戲耍負責防守他的Naulls。最後Naulls對著剛進入聯盟的Jackson說:「Luke,你知道嗎?你今天還沒出手投籃耶!」年輕氣盛的Jackson也不服輸的回嘴:「是啊!你也發現啦!」接下來的比賽裡,每當Luke Jackson拿到球就再也不肯放棄,滿腦子只剩下籃框與得分,自然也失去了影響力。

「這就是用你的腦袋打球,」K.C. Jones說。「這就是塞爾提克打球的方式,而這一切都源自於Bill Russell。」

 

NBA第一組全黑人先發

 

Naulls生涯最重要也最知名的事蹟就是成為NBA史上第一組全黑人先發的成員之一,也是後世人談到Naulls最常提及的成就,這不僅是職業球壇裡黑人民權的重要里程碑,背後更有許多曲折。

儘管塞爾提克在八零年代開始被認為聯盟裡是最「白」的球隊,波士頓更被認為是座白人至上的城市,但事實上塞爾提克是NBA史上第一位在選秀會上挑選黑人球員的球隊。1950年的選秀會上不顧其他球隊的質疑,不顧哈林隊老闆Abe Saperstein揚言抵制波士頓花園廣場的壓力,要知道當時哈林籃球隊可是球場老闆重要的門票收入來源,塞爾提克的創隊老闆Walter Brown還是堅定照著Auerbach的要求用第二輪第二順位(總排名第十三順位)挑選了Duquesne大學的Charles “Chuck” Cooper,打破了聯盟裡不成文的默契。

Cooper的獲選開啟了黑人打入NBA的大門,那年選秀會上也才有華盛頓首都隊在在第九輪挑選Earl Lloyd,以及之後Nat Clifton以自由球員身份加入紐約尼克隊。此例一開,從此之後越來越多的黑人球員投入NBA,從1955-56球季開始到1962-63的八個球季裡黑人球員贏得六屆新人王(Tommy Heinsohn是兩位白人獲獎者之一),1963-64球季前的六位MVP中更有五位是黑人,但是NBA球隊之間還是有不成文的「默契」,那就是每隊至多只能有四位黑人球員。這不成文的默契才是NBA始終沒有出現全黑人先發組合的真正原因:因為你根本湊不到五個黑人。

Bob Cousy1962-63球季高掛球鞋時,除了Bill Russell早已是不動的先發中鋒外,Same Jones已經接替Bill Sharman成為球隊的先發得分後衛,防守專家Satch Sanders則接替保鑣前鋒Jim Loscutoff的先發位置,當K.C. Jones接手Cousy的位置後,Heinsohn成了塞爾提克唯一的白人先發球員。

衍生閱讀:<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 (十之一)第一個狀元籤 、Sharman恩仇錄(1/7)那個人 

就像是1950年打破球隊默契一樣,Red Auerbach1963年暑假簽下了Naulls成為塞爾提克陣中的第五位黑人球員,替五位黑人先發球員奠下基礎。

Naulls的第一個球季裡全黑人先發並未成真,事實上Red Auerbach根本就沒意識的這件事情。第二個球季裡,19641226日對上聖路易老鷹隊的比賽裡,Auerbach決定用Naulls取代受傷的Tommy Heinsohn,但當五人走上場時並沒有人注意到這是寫下歷史的一刻,即使是對黑白種族問題最敏感的人權鬥士Bill Russell也是幾天後經旁人提醒才意識到。

「首先,直到幾週後一個記者點出來,否則我壓根不知道自己排出NBA史上第一個全黑人先發陣容,」Auerbach當年接受訪問時說。「對我而言球員的膚色沒有任何意義,我只專注在派出五名最佳球員上場比賽,這也是塞爾提克贏球的秘訣。」

不僅AuerbachRussell沒有注意,被取代的Heinsohn也接受這樣的調度,直到一月下旬歸隊之前,這組先發寫下12連勝的紀錄(如果加上之前的二連勝就是14連勝)。

「我的筋膜受傷無法上場比賽,」Heinsohn說。「所以紅頭決定由Naulls取代我的先發位子,結果證實Willie完全能勝任這工作。」

 衍生閱讀:Tommy Heinsohn 以教練身分入主名人堂(上) 

Celtics Pride

 

也許,下面這段話最能表達為何老紅頭與這些塞爾提克傳奇球員能夠在13年裡拿下11NBA冠軍金盃的原因。

「我只希望整個國家能夠照著老塞爾提克的方式來運作。我們就像是人群關係學派的實驗室,從我們自身開始到其他相關人等不斷不斷地證明,只要我們能夠持續專注在彼此的共通點上,而不是關心那些讓我們不同的地方,我們就能完成偉大的夢想。」Tommy Heinsoh說。「這就是為何那些旗幟能夠飄揚在波士頓花園廣場上空的原因。我愛Sanders,而K.C. JonesSam JonesWillie Naulls,他們是我的朋友,是我真心關懷的朋友,而不僅僅只是前隊友,儘管,是這支球隊讓我們能夠聚在一起。」

 

謹以此文獻給Willie Naulls。三屆NBA總冠軍,永遠的塞爾提克球員。

 

R.I.P

 

參考資料

 

Dan Shaughnessy, 1994, Seeing Red: The Red Auerbach story

Dan Shaughnessy, 1990, Ever green: the Boston Celtics

Tommy Heinsoh & Joe Fitzgerald, 1988, GiVE’EM The HOOK

Red Auerbach & Ken Dooley, 1991, MBA, Management by Auerbach

Gary M. Pomerantz, 2018, The last Pass

LA Times

ESPN.com

Knickerblogger.net

CelticsLife.com

blog.godreports.com

NBCsports.com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ntora 的頭像
vantora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