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 Jo White運球切入(ESPN.com Dick Raphael/NBAE/Getty Images

塞爾提克的退休球星,同時也是長年的廣播球評Cedric Maxwell在塞爾提克從倫敦賽回到波士頓主場後的第一場比賽裡只播了半節就決定跟線上的球迷告假一場,因為在他前往波士頓TD花園廣場的路上,Maxwell接到老隊友Jo Jo White病逝的噩耗。

「我的腦海裡現在都是Jo Jo,他的家人,他的妻子Debbie,」賽前接到媒體訪問時,Maxwell說。「我的菜鳥球季已經是Jo Jo的第九還第十個球季(註:第九季),我還記得當時自己遠遠的看著他:『那是Jo Jo White!Wow!』。聽到他去世的消息,真是.…..這將是難過的一天,今晚要播球將是非常困難的一晚。」

「Jo Jo是我的朋友,我的戰友,我跟他有太多充滿歡笑的回憶,」Maxwell說。「現在光是想到這再也沒有機會發生,這真的讓我非常沮喪。」

彷彿預言一般,Maxwell硬撐著開場播球,但最後悲傷的情緒淹沒了Maxwell,讓他不得不中止。

「在第一節中,我向聽眾們說:『各位,我真的很抱歉,我沒辦法再繼續轉播下去。』我只想馬上離開球場回家去。」Maxwell接受訪問時說。「當下我喪失了自己所有做廣播的技巧,沒有任何笑料也沒有任何球賽感想,從我聽到我的老戰友過世開始,我的腦袋裡就一片空白。」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一) 你是我的眼 

無獨有偶的,Maxwell的老教練,同時也是塞爾提克長年的電視球評Tom Heinsohn在了到球場後身體不適,已經83歲高齡的他決定告假一場,而在驅車回Worcester家中的路上,Heinsohn也透過廣播聽到了自己子弟兵的噩耗。

White的家人並未將Jo Jo病危的訊息公開,因此只有少部分的親戚有機會能在最後這陣子拜訪,為了避免曝光造成困擾,塞爾提克的相關人士與老隊友也沒能得知消息。隨著White病逝的消息逐漸散開,比White晚一年入隊的明星中鋒Dave Cowens在接到通知後立刻趕到塞爾提克的休息室通知主管媒體與退休球員事務的副總裁Jeff Twiss。

「他是個好人,顧家的好男人,總是完美的代表著塞爾提克,」Cowens說。「他也很有自己的球賽風格,就像是Walt "Clyde” Frazier那些傢伙。White總是西裝筆挺,總是謙和又溫文儒雅,但到了場上,他總是拚盡全力而且出賽非常長的時間。我剛才在想,Jo Jo對我們而言就像是個鐵人,他總是打非常久的時間,而且永遠保持良好體態,永遠。」

「而且,他運動力非常好,」Cowens說。「他可是個美國海軍陸戰隊員。」

在塞爾提克的比賽裡,常可在場邊看見一個纖瘦的身影,身穿著正式西裝,眼角的魚尾紋道盡了滄桑,但眼神卻是永遠那麼堅毅不撓,那是塞爾提克的傳奇球星,同時也是塞爾提克長年負責社區公共關係的長老級人物。

只是,White與塞爾提克的關係並非一直如此。

第一王朝後的首輪新秀

Jo Jo White在一個最糟糕的時候來到塞爾提克,那是塞爾提克第一王朝宣告結束的日子。長年統治NBA的王者Bill Russell在1968-69年球季結束後正式卸下球員兼總教練的身分,留下了13個球季拿下11枚總冠軍戒指的輝煌紀錄,其中最後兩年還是以總教練的身分帶領自己奪冠。即使老化且戰力衰退讓塞爾提克只在例行賽裡拿下48勝34敗,但靠著強悍的精神戰力,還是在Russell率領下接連擊敗了費城七六人隊、紐約尼克隊與洛杉磯湖人隊封王。

剛好是塞爾提克第一王朝最主要的三個世仇。

雖然拿下總冠軍,但拜戰績不佳之賜只在東區名列第四位,也讓塞爾提克在十四隊的聯盟裡拿到了第九順位,也才有機會選到來自堪薩斯大學的Jo Jo White。但就跟大多數的塞爾提克球星一樣,White的選秀帶著那麼點幸運的色彩。

出身聖路易的White是家中七個孩子中的老么,高中畢業後在教練安排下安排了五間大學訪問,最後選擇加入了堪薩斯大學。但跟一般暑假入學的球員不同,由於White高中時晚了一個學期入學,因此White在第一個學期結束後之後才正式進入堪薩斯大學,因此他的大學菜鳥球季只有半個學期,這讓他的大四球季比其他球員晚了半年才畢業,更讓他成為少數在NCAA裡打了五個球季的特例。

大學最後一個球季因為中途畢業而只打了18場,但有生涯最佳的18.1分與4.7籃板,身為1968年奧運代表隊的成員,同時兩度入選全美第二隊,因此NBA各隊對White並不陌生,但卻沒有球隊敢押寶在White身上,因為他們擔心兵役問題將讓White在軍中待上兩年。

▲ White渾身都是鍛鍊後的肌肉(Houston Chronicle)

一直到了第九順位,一向勇於下注的塞爾提克總管Red Auerbach在電話選秀會議裡下了賭注。

「我只能說紅頭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人。」回想當年,Jo Jo White曾經這麼說著。

雖然長年擔任塞爾提克的總教練與總管,但紅頭一直跟家人居住在華盛頓,也因此他與美國政壇的關係十分密切,也由於紅頭出身美國海軍,讓他對「解決」White的兵役問題自信滿滿。經過一連串的磋商,最後White只服了海軍陸戰隊預備役(Marine Reserve Program)就得以免服兩年兵役。這讓White只缺席了訓練營、熱身賽與開季的前12場比賽,不僅讓塞爾提克的損失降到最低,也讓其他球隊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

有趣的是White在2008年被選入海軍陸戰隊運動名人堂,讓人不禁完爾。

▲ 接掌帥印的Tom Heinsohn(NBA.com)

揮別Russell世代後,塞爾提克總裁Red Auerbach按照原定計畫找了退休球員,同時也是負責塞爾提克轉播的球評Tom Heinsohn擔任總教練。當時Heinsohn處在一個稍微尷尬的位置,球隊裡的老將如John Havlicek雖然是他的後輩,卻也是他當年的隊友,這讓Heinsohn的領導統御從一開始就佈滿荊棘。

別看現在每場坐在場邊給著Tommy Point的Heinsohn像是個老好人,他就像大多數成長在二戰時期的老人,有著強悍的因子。特別是Heinsohn是個脾氣非常火爆的教練,如果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在場邊播球都可以氣到當著麥克風大聲咒罵裁判,那當他35歲穿著格子西裝外套站在場邊時會是甚麼模樣,這應該不難想像。

衍生閱讀:Tommy Heinsohn 以教練身分入主名人堂(上) 

不只對裁判嚴厲,跟Red Auerbach一樣相信努力、相信體能的Heinsohn要求球員要保持最佳的體態進入訓練營,練習時如果一個不留神,後腦勺很可能就有一顆籃球招呼而來。

但White幾乎是少數的例外,除了他一直保持良好的體魄外,只相處幾回,本身是個成功保險業務員的Heinsohn就發現這個沉默的聖路易小孩有著強烈的自尊心,當著所有人面前像是Red Auerbach罵Tommy Heinsohn或是Jim Loscutoff的方法可不適用於Jo Jo White。於是,Heinsohn決定師法當年老紅頭對待Russell的方式,總是特別小心地避免當眾羞辱這個菜鳥,但這也引起部份其他球員的不滿。

但Tommy Heinsohn背後有總管Red Auerbach撐腰,在塞爾提克,一切都是紅頭說了算。

1969年開季前的九月,White第一次造訪波士頓花園廣場,也是塞爾提克球迷第一次在熱身賽裡看到這個首輪新秀,只是White只能穿著西裝在一旁觀戰,並不是他的軍人身分,而是總教練Heinsohn決定將位置留給一個他打算測試的菜鳥中鋒。這個決定讓White感到失望,也讓兩人有個不甚愉快的開頭,但這決定卻也讓他有機會跟三個塞爾提克傳奇後衛一對一的單挑:Bob Cousy、K.C. Jones與Sam Jones。除了已經遠走西岸的Bill Sharman外,這是當時塞爾提克隊史上最偉大的一群後衛,即使到今日都是會讓後輩膽寒的名將。

「我們都是玩真的,」初出茅廬的White面對老前輩們一點都不感到緊張與害怕。「我在場上的表現說明了一切。」

就像高中與大學一般,White又比同年的其他球員晚了半個球季進入NBA。當Jo Jo White搭機抵達波士頓的羅根機場時已經是寒冷的十一月天,錯過整個訓練營、熱身賽的White只能邊學習球隊的系統邊從板凳打起。很快的,White就成了塞爾提克重要的進攻武器,一月中甚至連續三場拿下二位數得分,並在對辛辛那提皇家隊的比賽裡拿下23分。這是White生涯第一場超過20分的比賽,也讓自己贏得了進入先發名單的機會。

Tommy Heinsohn試圖為這支新的塞爾提克導入早年老紅頭帶隊時的快攻哲學,但在跟Russell搭配慣的前隊友Larry Siegfried主控下一直無法達到Heinsohn的要求。Heinsohn明白年輕且精力充沛的Jo Jo White與早一年入隊的Don Chaney是自己要執行這套戰術的關鍵,但White在堪薩斯大學時完全沒有類似的經驗。事實上,大學時期的White更像是個得分後衛,這讓Heinsohn得要從頭教起,而且是耐著性子的重頭來過,這幾乎違反了這個火爆教頭的本性。

所幸,White身邊有著塞爾提克隊史上最全能的球員之一的Havlicek。就像是後來的Larry Bird,幾乎能從一號打到四號的Havlicek才是塞爾提克實際上的進攻掌舵者,這讓White的控球工作簡單了許多,但也吸走了White部分表現的空間也讓White始終沒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控球後衛,大幅影響了他未來的評價。

衍生閱讀:C's All-Time Team 

菜鳥球季裡White最終出賽了60場,有平均12.2分、2.8籃板與2.4助攻的成績,但這年塞爾提克只有32勝50敗,成為1949-50球季後第一次沒能打入季後賽的塞爾提克,那年,也是Red Auerbach第一次擔任塞爾提克總教練。

但也由於欠佳的戰績,讓塞爾提克有機會拿到1970年的第四順位,也才有機會選到七零年代波士頓第二王朝的關鍵人物:Dave Cowens。

▲ 在好友Cowens介紹下入主籃球名人堂(MassLive.com)

「我第一天到塞爾提克報到時,Jo Jo已經是二年生,我走向他說:『嗨!Jo,讓我替你抓籃板。』我想要知道他怎麼投籃,怎麼傳球。他的傳球有些滑稽,但老天,他真的能投籃。」by Dave Cowens

就像當年Red Auerbach一直苦無長人可以抓下防守籃板來給Cousy製造快攻機會一般,Cowens正好是個能夠抓下防守籃板後像Bill Russell一般快速外傳給後衛發動快攻的中鋒,更難能可貴的是Cowens也能夠像Russell一般快速飛奔到前場來參與快攻,這讓塞爾提克在第二個球季將戰績進步到44勝38敗,雖然依舊無緣季後賽,但已經預言了第二王朝就在不遠處。

毫無意義的隊史最多勝場紀錄

1972-73球季,Red Auerbach用White的奧運隊友Charlie Scott的簽約權向太陽隊換回了籃板高手Paul Silas,這筆交易讓Heinsohn的快攻哲學得以發揚光大。

當時Silas已經是個有八年經驗的老將,當他以一貫輕鬆的態度比其他隊友稍晚才到訓練營報到時,已經在訓練營裡練得滿頭大汗的菜鳥Paul Westphal好心的提醒Silas要做好準備。

很快的,Silas就發現Westphal所言不虛。在塞爾提克的訓練營裡不僅是菜鳥繃緊了神經,更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幾乎每一個球員都是拚盡了全力做訓練。老經驗的隊長John Havlicek不僅是認真參與每一次練習,還花了大量的時間在鍛鍊身體,讓Silas更訝異於Havlicek可以像是機器人不需要喘氣般的一整天在場上飛奔。從入隊後就從旁看著Havlicek練習的White則像是複製人般努力不墜的訓練,更在場上一次又一次的跳投來磨練準度,因為這是他進入聯盟後知道唯一的訓練方式。

那年球季由於Silas的入隊,塞爾提克每場可以抓下58.6個籃板,比第二名的湖人多每場多出整整三個,Cowens以16.2個籃板居聯盟第三位,而Silas則能抓下13..0個籃板。這一季由White、Cowens與Havlicek領軍的塞爾提克贏得了隊史最佳的68勝,Russell領軍的第一王朝最佳是62勝18敗,GAP首次搭檔的2007-08年的66勝也只排名第三,而由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Dennis Johnson、Danny Ainge與Bill Walton領軍的1985-86球季也只有67勝。

一切看似美好,直到靈魂人物Havlicek在東區決賽第三戰裡為了繞過尼克隊球星Bill Bradley所設的人牆,撞上前來包夾的尼克隊前鋒Dave DeBusschere導致嚴重肩傷。

Havlicek因為肩傷缺席了第四戰,但Cowens與White並沒有就此放棄。這場在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的比賽裡充滿強烈的肢體對抗,少了Havlicek的塞爾提克幾乎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經過兩次延長才分出勝負。苦戰46分鐘的White拿下34分、7籃板與6助攻,但他跟打了55分鐘有33分、14籃板的Cowens都吞下六次犯規離場(犯滿離場的還有鐵衛Chaney)。

儘管傷勢嚴重,但隊長Havlicek還是在第五戰中途重返球場並打至最後一戰,坐在板凳上的White充滿敬意的對著一邊肩膀幾乎舉不起來的老隊長說:「隊長,您真是了不起!我不認為您可以再上場,但老天,您聯盟裡待這麼久,我猜想您一定隨時都做好準備。」

但Havlicek已經不是原本的Havlicek,只剩下左手能動的他雖然在第五戰拿下18分,但最後兩戰只能勉強上場,少了Havlicek讓這年的塞爾提克在東區決賽裡苦戰七場後敗給了死敵紐約尼克隊而無緣總冠軍賽。

沒有總冠軍,在塞爾提克隊史上就一點意義也沒有。(Sorry, Isaiah)

▲ Frazier vs White(Newsday.com)

當時,尼克隊就像是橫梗在塞爾提克面前的障礙,就像是當年GAP賣力阻擋年輕的LeBron James與他的騎士隊一般。曾經在1970年奪冠的尼克隊在72與73年連續兩季在季後賽裡擊敗了塞爾提克,尼克隊並拿下1973年的總冠軍。不同於LBJ與騎士隊的是Tommy Heinsohn執教,White、Cowens與Havlicek領軍的塞爾提克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持續不斷的挑戰著尼克隊,直到找到克服強敵的方法。

當時,明星後衛Walt Frazier正當盛年,基於體型考量,總教練Heinsohn總安排六呎五吋的防守鐵衛Don Chaney來防守Frazier,但成效不彰。例如血戰七場的73年東區冠軍賽裡Frazier就拿下了26.1分、7.3籃板與6.3助攻。

有一天賽前Jo Jo White來到總教練Heinsohn面前自告奮勇的要求防守Frazier,雖然當下Heinsohn不置可否,但最後還是放手讓Jo Jo White來面對Frazier。

「Jo Jo希望能挑戰他,」Heinsohn說。「而他說到做到。」

Tommy Heinsohn不知道的是當White在堪薩斯大學時,防守就是他最樂意的工作之一。

「Jo Jo毫無疑問是個競爭心強烈的球員,而且非常無私。他的隊友都喜歡跟他一起打球,他認真防守、樂於分享球,總是先想到隊友才想到自己。」接到通知後同樣心碎的前堪薩斯總教練Tedd Owens說。「有一場面對奧克拉荷馬州大的比賽,Jo Jo White只拿到三分,但用防守宰制了那場比賽,不斷的靠防守阻斷對手,那是我執教生涯裡控衛最佳表現的比賽。」

▲ Havlicek & White

第十二座冠軍金盃(1973-74)

1972-73球季是塞爾提克的轉捩點。隔年雖然只拿下56勝26敗,但塞爾提克在東區冠軍賽裡只花了五場比賽就收拾了逐漸衰老的尼克隊。

冠軍賽裡,塞爾提克面對的是聲勢如日中天的超級中鋒Kareem Abdul-Jabbar與逐漸進入尾聲的Oscar Robertson。前六戰雙方打得難分難解,固執的總教練Heinsohn堅持讓實際上只有六呎八吋半的Cowens一對一防守Jabbar,搭配上壓迫防守來壓制上了年紀的公鹿隊後場。第七戰前塞爾提克的耆老們齊聚一堂紛紛獻計,老學長Bob Cousy建議針對Jabbar端出包夾戰術,在第七戰前飛往密爾瓦基的班機上一直不置可否的Heinsohn終於下定了決心要改變自己的堅持,決定讓Cowens在前防守Jabbar,而讓大前鋒Paul Silas從後包夾,希望這記突然的變化球能夠混淆公鹿隊員。

「與其讓Jabbar一球一球砍死我們,」Heinsohn說。「我寧願給Cornell Warner(公鹿隊大前鋒)一個機會證明自己是個偉大的球員。」

最後Heinsohn賭贏了,Warner三投盡墨,備受干擾的Jabbar「只有」26分、13籃板的進帳,而Cowens則攻下了全場最高的28分與14籃板,Havlicek與White也各自有16分。

當比賽結束前White撇見一旁的Red Auerbach點然代表勝利的雪茄時,才真正意識的塞爾提克拿下了Russell退休後的第一座總冠軍。

▲ 1974年總冠軍合影

當比賽結束,拿下季後賽MVP的Havlicek與White忘情相擁,Havlicek在White耳邊輕聲地說著:「你是我配合過的球員中最棒的一個。」

就在這一刻,六零年代的塞爾提克傳統正式傳承到新的世代手中。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1974-75球季塞爾提克以60勝22敗的成績拿下了大西洋區王座,雖然各方看好塞爾提克能夠完成連霸,但當在東區冠軍賽裡對上同樣成績的中央區王者華盛頓子彈隊時,同為24歲的中鋒Wes Unseld與後衛Phil Chenier搭配29歲的強力前鋒Elvin Hayes讓塞爾提克吃足了苦頭。子彈隊拿下頭兩場的勝利,雖然Jo Jo White有全隊最高的21.8分,但卻無力阻止子彈隊在第六戰裡結束這個系列。

為了因應已經35歲的Havlicek不可避免的衰老,總管Auerbach決定用正逐漸發光的Paul Westphal向太陽隊換回得分後衛Charlie Scott。這筆交易讓塞爾提克擁有White、Scott與Cowens三名正要踏入顛逢期的頂尖得分手,同時還能保有籃板手Silas來搭配兩名35歲的老將Havlicek與Don Nelson。

雖然塞爾提克的戰績退步至54勝,但這陣容卻是七零年代的塞爾提克中最佳的組合,而無巧不巧的,塞爾提克在總冠軍賽裡遇上了季前交易的對象:鳳凰城太陽隊。

▲ Jo Jo White

這季的太陽隊只有42勝40敗,但一路打敗超音速隊與勇士隊打入總冠軍賽。開幕戰裡White不僅攻下22分,在他的防守下前隊友Westphal更只有8分進帳,前兩戰裡塞爾提克很輕鬆地以98:87以及105:90擊敗了太陽隊。就在外界一面倒向塞爾提克時,太陽隊卻接連拿下了第三與第四戰,原本White有機會在第四戰槍響前投進追平分,但最後跳投失手,讓太陽隊帶著109:107的勝利回到了波士頓花園廣場。

關鍵的第五戰在炎熱的新英格蘭溽暑裡舉行,老舊的波士頓花園廣場裡擠滿了球迷,汗水與菸味充滿了球場。塞爾提克一開賽就取得大幅的領先優勢,一度在上半場取得22分優勢。但太陽隊並未放棄,當跑到大街上喘口氣的球迷回到花園廣場時,太陽隊在第三節中追成了68平手,雖然第三節結束以77:72落後,但在正規時間結束前23秒靠著Curtis Perry的罰球,太陽隊反而以一分領先。

所幸老隊長Havlicek的切入換得了兩罰,第一罰穩穩罰進將比數追平,但第二罰失手,最後雙方95:95進入了延長賽。

第一次延長賽裡兩隊卯足了勁防守,White死命的絆住Westphal讓下半場狂飆的太陽隊終於慢下腳步。五分鐘過去,兩隊以101:101又進入了第二次延長加賽。

第二次延長裡成了雙方後衛的對決,Jo Jo White在左右兩側各自跳投得手,太陽隊的Ricky Sobers則回敬了兩次切入,第二次還成功製造犯規完成了三分打。剩下一分鐘時,中鋒Cowens在太陽隊三人包夾下在右底線接到White的傳球,Cowens轉身出手球進的同時太陽隊的替補中鋒Dennis Awttey也倒地,吹了整場但滿是爭議判決的裁判Richie Powers此時也響哨給了Cowens一次進攻犯規,塞爾提克不僅失去拉開領先距離的機會,還吞下了Cowens的第六次犯規,雖然塞爾提克依然領先一分,但場上的氣勢逐漸逆轉。

所幸接下來Awttey也吞下一次進攻犯規犯滿畢業,而White在24秒進攻即將結束時奮勇切入打板取得兩分,在滿場球迷歡呼下讓塞爾提克在剩下19秒時以109:106三分領先。但太陽隊中場發球後,很快的Dick Van Arsdale在左底線跳投得分,將比數再次追近。一陣兵荒馬亂中塞爾提克中鋒Jim Ard傳給Havlicek的進場球被太陽隊的Westphal給劫走,雖然Perry的跳投不進,但在Havlicek拚搶籃板不成下很幸運的Perry又抓下籃板並在左底線投進了逆轉的十呎跳投。

時間只剩下五秒,太陽隊反而以110:109取得一分領先。

但另一邊,老經驗的塞爾提克並沒有放棄希望。負責進場球的Don Nelson將球傳給從弱邊繞過大半場的老搭檔Havlicek,老經驗的Havlicek跌跌撞撞的帶球往禁區推進,最後在失去平衡下硬是出手兩分打板進球,讓滿場的塞爾提克球迷興喜若狂。

此時只見裁判Powers在籃框下奮力地揮著手,堅定的比著手勢表示還有兩秒球賽尚未結束,但所有的球迷已經紛紛衝下球場慶祝這得來不易的勝利,在球迷的簇擁下,塞爾提克球員歡欣鼓舞地回到了休息室,而依然在場中賣力揮喊的Powers則被激動的球迷給扭倒在地,現場一片混亂,在警衛的保護下,裁判才得以逃過源源不斷的球迷的騷擾。

花了十分鐘,裁判與聯盟才清空球場,並把塞爾提克球員給請回球場。在裁判確認下時間只剩下一秒,太陽隊幾乎根本不可能從底線傳球進場來轉開反擊。此時,塞爾提克的棄將Westphal當機立斷建議總教練John MacLeod喊出暫停,愣了半晌後已經用盡暫停的MacLeod才理解Westphal的盤算:雖然塞爾提克將可獲得一次罰球,但太陽隊卻可以獲得在中場發球的機會。

▲ 站上罰球線的White全神貫注(Rock Chalk Talk)

「如果我們在球賽尾聲需要人站上罰球線,他是我們最希望的那個人,他就是那個跟太陽隊三度延長賽時負責技術犯規罰球的傢伙,給他就跟買了保險一樣。」by Dave Cowens。

一如Cowens預期,Jo Jo White穩穩地將球空心送入籃框,塞爾提克順利取得兩分的不敗優勢。

太陽隊的進場球原本設計給埋伏在底線的Westphal或是Perry,但塞爾提克的防守凍結了這兩個選擇,在無可奈何下,進場球傳給了在罰球圈頂的大前鋒Gar Heard。在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下,接到球的Heard在Nelson的貼身防守下立刻轉身就將球概略的朝籃框的方向扔去,聽著滿場球迷的叫聲與裁判的手勢,Heard才知道自己剛將球賽送入第三次延長賽。

這是NBA季後賽史上第一次的三度延長賽。

第三度延長賽裡,幾乎所有球員都已經精力耗盡,場上的球員連運球都相當費力,除了Jo Jo White。延長賽裡Nelson打板取得領先,但Sobers切入追平,不久Silas拚搶籃板時吞下第六犯,Perry進攻得手讓塞爾提克反而以兩分落後。此時White先是接到妙傳一個箭步上籃追成116:116平手,在太陽隊再次進攻得手後,Havlicek的罰球圈傳球形成失誤,但已經筋疲力盡的太陽隊此時也發生傳球失誤,撿起球的White自己運球過半場後一條龍衝往左底線跳投,在時間剩下兩分鐘時將比數追平成118:118。

這回換到太陽隊進攻,整場打得精彩的Perry此時持球從中路挺進,但腳步踉蹌下倒地形成跳球。相較下體力較充沛的Ard跳到了球並將球撥給了White,White在空中將球撥給在後場的Nelson後開始往前狂奔,Nelson很快將球送給埋伏在中場接應的Havlicek後傳給已經殺到前場的White,在對手防守下White走底線切入禁區將球送給無人防守接替犯滿Paul Silas的二年級前鋒Glenn McDonald得分,成功取得兩分領先。

此時太陽隊總教練MacLeod想要喊暫停,但卻沒有機會,進攻失敗後Havlicek將球傳給從底線竄出的McDonald在左側籃框下翻身跳投得手讓塞爾提克取得四分領先。雖然Westphal右側四十五度角的翻身打板跳投將比數追至兩分差,但White在剩下54秒時穩穩地在左側四十五度角跳投中的又將比數拉開成四分差,而McDonald在接下來的太陽隊進攻中抓下防守籃板並被犯規站上罰球線,此時時間只剩下36秒,雙方主力都已經氣力放盡,連幾分鐘前還生龍活虎滿場飛奔的White都已經累得倒坐在後場休息。

但太陽隊還沒放棄,下半場一直跟White競爭的Sobers飛快的切入挑籃只花了三秒鐘就取得兩分,Nelson發球進場不成只能喊出暫停,順便替大家獲得在喘口氣的機會。

▲ Havlicek與White相擁慶祝勝利(News Vire)

有了前面的諸多教訓,所有的球迷都坐在位子上屏息以待。當Nelson將球傳給Havlicek時,太陽隊此時採用犯規戰術將中鋒Ard給送上罰球線,例行賽有71%罰球命中率的Ard穩穩罰進兩球,但Westphal立刻接到進場球快速的推進後到禁區大轉身跳投進球又將比數追到四分差。Nelson發球進場後,White發動長傳攻勢,McDonald在藍底下無人防守時投籃但被籃框蓋了大火鍋不進,反而讓太陽隊也依樣畫葫蘆的在Sobers直接長傳到籃下打板取分,一瞬間雙方又在剩下12秒時成了兩分差的比賽。

塞爾提克依然由Nelson發球,太陽隊幾度斷球不成,最後五秒塞爾提克將球送給在前場的White,此時彷彿是NFL般所有球員都幫著White擋住四出奔跑而來的太陽球員,White運著球在罰球圈與中場間找尋空檔,看著時間一秒一秒緩慢的流著,直到最後一秒歸零為止。

▲ White上籃取分(Celtics Wire)

滿場的球迷再次衝入球場,這次,比賽終於真正結束,出賽60分鐘的White拿下全場最高的33分,並傳出9次助攻。兩天後,塞爾提克終於順利成為1976年總冠軍,拿下季後賽最多408分的White以21.7分、4.7籃板與5.8次助攻獲選為總冠軍賽MVP,達到球員生涯的顛峰。

永遠的綠血人

生涯後期,Jo Jo 為了左腳跟疼痛所苦,但在崇尚帶傷上場與奮戰精神的塞爾提克裡,他的疼痛並沒有受到太多關注,儘管最後證實這疼痛源自於骨刺並接受手術治療,但Jo Jo White已經再也不是原來那個Jo Jo White。

但受傷還是讓雙方產生了心結,接下來更由於經營權的更迭,在新老闆的介入下球團內部事務一團混亂,Heinsohn去職,最後White也被賣往勇士隊,結束了他的塞爾提克生涯。

「賣走Jo Jo讓我很感傷,」1978-79球季中臨危受命兼任總教練的Cowens在1980年的一次專訪裡談到當時交易Jo Jo的決定。「這交易影響我甚多,他跟我們一起經歷那些歡笑與喜悅,我們在客場作戰時更是室友,但我們兩人有著根本上的差異,而這差距隨著年歲增長越來越深。他總不願意配合,我曾經告訴他:『你是整體的一份子,不能老是想打破規矩。』」

但即使是Jo Jo White,塞爾提克並非一開始就決定將他的背號退休。當他1980年11月以堪薩斯國王隊員身分重返波士頓花園廣場時,波士頓的記者拿著個問題詢問球團時,總裁奧貝克(Red Auerbach)語帶保留的說:「我們有個默契,只有在波士頓結束生涯的球員才能退休背號。」

直到兩年後,塞爾提克才在面對紐澤西籃網隊的比賽裡安排了Jo Jo White的退休儀式,Jo Jo的妻子、兩名子女、雙親與七零年代的教練Tom Heinsohn以及隊友Dave Cowens、Satch Sanders、Henry Finkel都出席了這項儀式。只是跟一年前Cowens高掛球衣時的待遇大不相同,當時塞爾提克還特別舉辦了為期兩天的慶祝活動,還特別找回了25位前球員在前一天下午在波士頓學院打了一場懷舊賽,還請來了Bob Cousy、Sam Jones、K.C. Jones等老前輩到場當嘉賓。而更無巧不巧的是這場比賽剛好碰上了塞爾提克確定登上大西洋區分區例冠軍的日子,多少分散了Jo Jo White的光環。

但White並不在意,他並不是為了光環而打籃球,而是因為他始終熱愛這項運動,熱愛這支球隊。(Sorry, Paul)

雖然稍有嫌隙,但Jo Jo退役後短暫回母校擔任助理教練,之後就在波士頓市區經營餐廳始終沒有離開這個城市。塞爾提克則在2000年再度迎回White到球團中任職負責社區事務,並不時在場邊指點年輕後輩,Rajon Rondo就是受惠者之一。但在2009年11月,體重遽減的White在檢查後發現了腦瘤,經過手術與漫長的復健,White終於克服病魔重返最愛的球場,又重新回到塞爾提克球團負責社區相關事務。

衍生閱讀:西門思 鐵漢柔情 

儘管兩度拿下總冠軍,七次入選明星,兩次入選聯盟第二隊並贏得季後賽MVP,生涯留下17.2分、4.0籃板與4.9次助攻成績White卻一直沒能獲得就在麻州的籃球名人堂的青睞。直到三十年後才得以在2015年跟以教練身分再次入主的恩師Heinsohn一同入選名人堂。

謹以此文獻給 Jo Jo White,R.I.P

 

本文參考

Boston Globe、Boston Herald、GIVE 'EM THE HOOK by Tommy Heinsohn & Joe Fitzgerald、Make It Cou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basketball great JoJo White by Jo Jo White & Mark C. Bodanza、Dave Cowens: A Biography by George Sullivan、Ever Green by Dan Shaugnessy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ntora 的頭像
vantora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