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代傳奇中鋒Bill Russell & Bill Walton (Google)

***

1986年,在一場與Bill Russell的電視訪問裡,Bill Walton與Russell一同漫步在波士頓花園廣場。行進間,Russell沒有留意屋頂上那些冠軍錦旗,因為,大部份的錦旗都沾有Russell的汗水。當兩人走到球場中央時,Russell突然停了下來,環視著這座古老的球館。

「我想不出任何一個比波士頓花園廣場更好的出賽地。」Russell若有所感的說著。

「我唯一無法想像的,」Walton接口道。「是耗了那麼久才將我帶到這裡的種種事情。」

***

正面出擊

原本塞爾提克低迷的氣氛在Bill Walton的來電後完全改觀,取得大主將Larry Bird的首肯,總裁Red Auerbach與總管Jan Volk展開了招募Bill Walton的工作,雖然Auerbach已經拍板定案,但如何讓Walton穿上塞爾提克球衣卻是一大難事。

首先,Walton雖然是自由球員,但經過這幾年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與Cedric Maxwell陸續換約後,即使Walton的實際薪資只是聯盟基本底薪的二十萬美金,遠比Maxwell的八十萬美金的平均年薪還低,塞爾提克還是老早就沒有薪資空間可以直接簽下Walton。Walton的低薪導因於長年的受傷歷史,讓Walton的薪資合約中包含了大量的激勵條款,除了一般常見的出賽場次、出賽時間等條件外,甚至還有例如進場觀眾人數的特殊條款。這是因為Walton出身聖地牙哥地區,當初快艇隊願意簽下Walton,其中有一大部份原因就是著眼於他的地緣關係對票房的影響力。如果這些目標都能達成,Walton的合約將達到聯盟頂尖的一百萬美金之譜。

而另一方面,雖然技術上Walton具備自由球員資格,但那個年代並沒有所謂的無限制自由球員,因此縱使塞爾提克空出了薪資,快艇隊還是有可能跟進塞爾提克的報價,而即使快艇隊願意放手,塞爾提克也得要與快艇隊商討補償的方式,儘管如果最後雙方破局將交由聯盟主席來仲裁,但這往往對搶親的球隊較為不利。

因此,塞爾提克在幾番推演後決定正面出擊,直接向快艇隊提出交易的要求,用球季結束後的大頭會商中就確定被排除在未來藍圖中的先發前鋒Cedric Maxwell來交換Walton。為了促成交易並化解快艇隊對Maxwell膝傷的疑慮,總管Jan Volk在雙方接洽後立刻很爽快的同意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的體檢要求。體檢訂在六月十八日舉行,由Maxwell從北卡老家飛到了洛杉磯接受快艇隊隊醫Tony Daly醫師的檢查。這天正巧也是NBA的1985年選秀會,選秀會上快艇隊按照計畫用第三順位挑選了來自Creighton大學的七呎中鋒Benoit Benjamin,一切都看似為了Walton的可能交易而預做準備。

第一面紅旗:未正確復健的膝蓋

但這計畫在快艇隊隊醫Daly醫師替Maxwell進行體檢後觸礁。

骨科名醫Daly醫師是當時腿部運動傷害的權威之一,當然這也與過去幾年他是Walton主治醫生,且替Walton的雙腳動過無數手術有相當密切的關聯。經過當時最先進的儀器檢查後,Daly醫生提供給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的報告並不正面,他認為Maxwell在二月二十二日動刀的膝蓋並沒有接受正確的復健,這讓Maxwell受傷的左膝在與健康的右膝相比之下,雙腿的四頭肌的肌力約有25%的差距,這結果讓Scheer對這筆交易扔出了紅旗。

原本最該擔心體檢結果的Walton還沒上場,半年前還活蹦亂跳的Maxwell卻被快艇隊給打了回票,快艇隊!

▲ Cedric Maxwell的運動力在受傷後大受影響 (Google)

「我們還在試著搞定這一切,」面對記者的提問,總裁Auerbach故做輕鬆的說著。「快艇隊說他們的隊醫並沒有發現Maxwell的膝蓋有任何結構性的問題,這跟我們過去的結論相同。但是他受傷左膝的四頭肌復原情形跟正常的右膝相比有落差,這是他們擔心的點。」

事後,Scheer透露在雙方的會議裡Auerbach展露了一貫的霸氣,面對快艇隊利用先進儀器所做的檢查結果,Auerbach毫不在乎的說著:「醫師跟儀器沒有半點意義,我從沒看過哪台儀器能夠抓籃板跟得分!」

這只是這宗交易裡出現的第一個體檢,不管Auerbach的談話是虛張聲勢(這是他的招牌之一)或是直言不諱,從Auerbach對現代化體檢與對醫生判斷的態度,以及接下來塞爾提克的體檢方式與結果,再搭配在這筆交易之前與之後塞爾提克醫療團隊的眾多誤判,八零年代後期的諸多悲劇與傷痛也許不單單只能推給厄運。

老隊友的暗助

儘管Scheer投下反對票,但塞爾提克的希望並未就此終結。一來Walton已經不願意重返快艇隊,湖人隊與塞爾提克是他唯二的選擇。同時也有消息來源指出原本拒絕Walton的湖人隊總管Jerry West在塞爾提克表達意願之後也轉向加入戰局,希望快艇隊在聯盟年度會議前不要做出任何交易,讓湖人隊能有機會與快艇隊協商。

塞爾提克的另一個希望則來自於快艇隊內部。當時快艇隊的總教練是塞爾提克六零、七零年代的防守鐵衛,綽號「鴨子(Duck)」的Don Chaney。當Maxwell以1977年第一輪第十二順位加盟塞爾提克時,Chaney也在聖誕節後跟不久前一拳重創Rudy Tomjanovich臉部的Kermit Washington一起從湖人隊給賣回了塞爾提克,成為塞爾提克隊史上唯一一位曾經先後跟Bill Russell、Dave Cowens與Bird同隊的球星。在跟Maxwell同隊打球的兩年半時光裡,Chaney很清楚這位小老弟的能耐,也明瞭Maxwell因為與Bird同隊而被壓抑的天份有多少,因此他積極的運作,試圖將Maxwell交易至自己麾下。

▲ Don Chaney是塞爾提克第二代防守打鐵後衛 (Google)

與Daly醫生的體檢開始前,Chaney也與Maxwell進行了一次會談。會議裡Chaney向老隊友描繪了快艇隊的未來,並承諾他將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只有Maxwell點頭,這筆交易才有機會能繼續進行下去,但這一切最後都因為Maxwell的體檢結果而遭遇亂流。

外包的復健計畫

但也由於各方都對交易有所幻想,因此儘管Daly醫生對Maxwell的左膝存有疑慮,雙方高層還是達成讓交易繼續進行下去的協議。快艇隊開出的條件是Maxwell得要飛到洛杉磯在Daly醫生的與前UCLA暨美國奧運田徑教練,現為快艇隊體能教練的Jim Bush兩人「協助」與「指導」下進行復健。

事實上,儘管Daly醫師與Bush都替快艇隊工作,但沒有塞爾提克的同意,他們並無法提供任何報告與建議給快艇隊。而同樣的,如果快艇隊對於網羅Maxwell沒有絲毫興趣,也無需派出手下的醫療團隊替Maxwell做復健,這一步看似歹戲拖棚,卻替雙方的交易埋下了伏筆。

▲ Jim Bush - 美國奧運田徑教練 (Google)

「我們還在計畫跟Walton與Scheer討論,還是希望能繼續促成這筆交易,我想我們辦得到。」總裁Auerbach說,同時也提到了Maxwell的復健計畫。「Maxwell的膝傷不是大問題,事實上,快艇隊希望獲得我們的同意,讓Maxwell留在洛杉磯三周進行復健,我告訴他們塞爾提克希望Maxwell回到波士頓做復健,我們會自己替他們設計復健計劃。」

當然,這些只是老紅頭不得不說的場面話。塞爾提克自然是對快艇隊的協助樂觀其成,除了Walton的交易談判能夠繼續進行外,就像助理教練兼球探Ed Badger說的,只要Maxwell能夠成功復健回到原本的狀態,就算最後雙方的交易觸礁,這對塞爾提克也還是好事一樁。

「Bush表示塞爾提克對自己與快艇討論Maxwell的狀態沒有任何意見,」Scheer說。「如果Maxwell的狀況有進步,我們將回到能夠與塞爾提克繼續討論交易的狀態。我們本周會要求塞爾提克同意我們跟Daly醫生討論Maxwell的膝蓋狀態,如果接下來兩周Maxwell的膝蓋能夠持續進步,他也許可以完全恢復,但現在,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而另一方面,快艇隊的Chaney也提供了塞爾提克需要的協助,讓Maxwell的復健計畫得以破天荒的在兩隊的監督下展開。

「Max是我的好友,我也清楚膝蓋手術後會發生什麼事情,」Chaney說。「即使只是幫助他恢復健康,我也覺得十分高興。」

儘管與Chaney的會談十分愉快,Maxwell的經紀人Ron Grinker認為塞爾提克只是想利用這筆交易來刺激但他這位有些懶散的客戶,因為他相信塞爾提克不可能找到能替代Maxwell的小前鋒。Grinker表示他的客戶已經清楚的接受到球隊想傳達的訊息,因此,儘管Maxwell對塞爾提克試圖交易自己還是相當不滿,最後還是願意飛到西岸接受專家的協助。

「快艇隊並不是在監督復健,」Grinker曾經這麼此地無銀得試圖澄清。「這是我們私下請Daly醫生協助,如果Max是在波士頓,我們也會請Robert Leach醫師(幫Maxwell主刀的醫師)協助一樣。只是現在Max並不想留在波士頓,那些交易的傳言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Auerbach Walton 正式會晤

雖然Maxwell的體檢被打回票,但塞爾提克總裁Red Auerbach與總管Jan Volk還是按照原訂計畫飛往洛杉磯,在洛杉磯機場的萬豪酒店(Marriott Hotel)與Bill Walton以及顧問(Walton本身沒有請真正的經紀人)Ernie Vandewedge舉行面對面的會談。雙方針對Walton在電話中的提議做進一步的細節討論,最後決定由Walton飛往舊金山與參加幾天後舉行的NBA年度高層會議的Auerbach再次碰面,而塞爾提克的隊醫Thomas Silva醫師也將同行,替Walton進行初步的體檢。

「這孩子非常饑渴,」會談結束後,決定飛回華盛頓特區老家的Auerbach對總管Volk說著。原本要出席接下來在舊金山附近NAPA酒莊舉行的NBA年度高層會議則改由Volk與球團合夥人Alan Cohen代表塞爾提克出席。「就他的生涯而言,這也是個絕佳的時間點,我們得要想法子搞定這檔事。」

Auerbach對會議裡能確認Walton離開快艇隊的意願感到滿意,他並不擔心再次進入爭奪戰的湖人隊,因為他相信快艇隊不會同意把Walton讓給同城市的湖人隊,反而會義無反顧的跟進任何湖人隊的合約,否則快艇隊就會有瓦解的危機。Auerbach認為這就像塞爾提克不可能放Kevin McHale到另一支波士頓職業球隊同樣的道理。

另一方面,跟Grinker的想法非常不同,Auerbach並不擔心球隊能否找到合適的人來取代Maxwell這個問題,他曾經這麼跟其他成員說:「你們儘可能的去改善球隊,剩下的事情就等到時候再來煩惱,我們總會找到某個人來做那些工作的。」

也許是過度的樂觀,讓Grinker錯估了Auerbach對整件事情的想法,而兩人在Maxwell對於塞爾提克重要性上的認知落差,對未來Maxwell陣營有相當大影響。甚至可以說由於沒有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因而種下了不久後Maxwell惹怒Auerbach的種子。

奇蹟般的體檢

雖然Maxwell的膝傷打亂了節奏,但其餘的一切都按照Auerbach的計畫進行著。在NBA年度會議開始前,Walton飛到舊金山在Silva醫生下榻的凱悅酒店(Hyatt Regency)裡接受簡單的體檢,並在塞爾提克的要求下沒有與記者碰面就先行離開,由醫生來獨自面對媒體。

▲ 長年以來,Walton都只能以踩腳踏車復健 (Google)

「Walton剛巧在北加州,因此他今天早上撥了通電話給我,我們約好在今天下午碰面並進行了約一個小時的私人檢查。我們討論了他的過去、他的傷病史、他目前的狀態,以及他的未來。」面對記者的追問,Silva醫生謹慎的說著,但又有些故意得玩弄文字遊戲,沒有提及太多跟醫學專業相關的說明,同時似乎是要迴避諸如交易等可能造成困擾的用詞,讓他表現得反而像是個球隊發言人,而不是隊醫。「根據檢查中所觀察,我對塞爾提克的建議是……我會建議他被以球員的身分買進球隊。Walton表現得很好,正面的表現出替塞爾提克打球的慾望,成為這個團隊的一份子。」

當然,在飯店房間裡不可能會有精準的X光或是其他可靠的儀器來協助Silva醫生做進一步的評估。雖然這並非正式的體檢,但最後還是毫無意外的Walton在Silva醫生的檢視下通過了對其他球隊而言根本是神蹟的檢查,讓塞爾提克得已進入下一步。但儘管塞爾提克樂觀的看待Walton漫長的傷痛史,快艇隊卻無法忽略Maxwell的左膝傷勢,以及異於常態的復原進度。

衍生閱讀: <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九三)福無雙至  

「塞爾提克看來並不擔憂Walton的健康,因為他們相信Walton與他們相契合,」快艇隊的總管Scheer在被詢問到交易狀態時坦率的說。「我想我擔憂Maxwell的膝蓋更勝於他們對Bill的擔憂,但如果我們擬訂的復健計畫能夠順利進行,我對交易保有信心。」

雖然談話的內容極為諷刺,但原本堪稱交易中死硬派的Scheer態度放軟,讓雙方的交易維持著一絲的希望,也讓故事得以繼續下去。

------

本文參考

Nothing But Net/Bill Walton;The Big Three/Peter May;The Last Banner/Peter May;On & Off The Court/Red Auerbach with Joe Fitzgerald;When The Game Was Ours/Larry Bird & E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以及 Boston Globe/L.A. Times/Sport Illustrated/NESN/New York Times/CSNNE/Yahoo! Sports等各媒體

 

專題:The Big Four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