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 Celtics 犧牲奉獻的Cedric Maxwell (Zimbio/ Darren McCollest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

今年是1986年塞爾提克克奪得總冠軍的三十周年,身為塞爾提克廣播現場講評的關鍵人物Cedric Maxwell接受了CSNNE的訪問,三十年後的Maxwell以既是第三者又是是當事人的角度剖析了當年的交易與對未來的影響。

Q:人們說86年塞爾提克是史上最佳,你有什麼感受?

「對我,這不是最好的回憶。人們說86年塞爾提克贏得第三座總冠軍是因為Bill Walton透過跟我的交易來到球隊。我總是一笑置之,86年的塞爾提克是支非常好看的偉大球隊,他們沒有弱點,有三個傢伙強悍球員,Robert Parish、Kevin McHale與Larry Bird,其他每一個球員都能夠各司其職,三個名人堂球員加上Dennis Johnson,另一個名人堂成員,你怎麼能夠擊敗一支像這樣的球隊?」

Q:81年或84年的塞爾提克冠軍隊能夠打敗這隻球隊嗎?你的塞爾提克能夠贏嗎?

「我不覺得我們可以,我想心理上我們一樣的強悍,但贏不了,因為Kevin McHale,那年McHale的打法主宰了球賽。簡單來說,在他受傷前也許可能是該季的最有價值球員,所以塞爾提克有他、有Bird、有Parish,這些球員是正當顛逢時期的主宰者,正在處非常顛峰的時刻。」

Q:我們高估了Walton嗎?

「是的,Bill Walton在整個86年裡是不相干的!」

Q:真的嘛!但他是我看過最好的長人!

「Walton在86年之後大概只打了半個球季(實際上是十場例行賽與十二場季後賽),他在86年打了非常多比賽(80場例行賽與16場季後賽),但,再強調一次,你要討論的是主要球員,核心球員,我們不是在討論配料,我們討論的是起司、餅皮,那些做成披薩的關鍵,核心球員就在那裡,其他人都只是配角。」

Q:如果你回到當時,加入86年的塞爾提克,會發生什麼事情?

「No!No!我在1985年時受傷,試著讓自己從受傷中恢復,每個人都認為我沒有試著重返球場。我每天都準時練習,準時做體能訓練,做每一件該做的事情,但就是沒能成功,當時就是無法。」

Q:所以,你認為自己遭受不公平對待?

「我不是說自己被不公平對待,我是指看看我身為球員的作為,看看我為這支球隊所做的一切,我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誠信受到質疑,我覺得那是最嚴重的事情。除此之外,塞爾提克有權交易我,我相信交易我是根本不需要的事情,塞爾提克希望將McHale放入先發名單裡,這對他是絕佳的機會。但即使從這個角度來看,我用很簡單的方式來說,我們口中說的歷史上最偉大的球隊,在我離開之後只贏了一次總冠軍,你覺得這支球隊有多偉大呢?」

▲ 歷史無法重來,誰也不知道如果會是如何 (Google)

Q:這就是下一個問題,如果你還留在塞爾提克能夠贏得更多的總冠軍,你認為自己能夠做到86年塞爾提克所做到的一切,能夠打得更長久?(Maxwell不斷的yes、yes)

「因為我接下來打了更久的時間,我又打了四到五年且非常有競爭力(實際上是三年,有競爭力則是一年半),而Bill Walton只打了一年,Walton是個偉大的球員,我喜愛Walton,每次Walton看到我的第一句話總說(學著Walton的中低音):『Max,你為我付出了一切,你是那個被犧牲被交易的傢伙!』我對這些都不在意,Bill Walton是個偉大球員,但以我的角度,我只能從最後的結果來看這件事情。」

***

傷勢的真相

2月17日,塞爾提克每年例行的明星賽後西岸遠征之旅到了最後一站洛杉磯面對湖人隊。這兩隊不僅是長年世仇,更是當時NBA東西兩區最頂尖的兩支球隊,還沒開打就已經成為聯盟的話題,也理所當然得被安排在周日黃金時段出賽。依照慣例兩隊糾纏至最後時刻還沒能分出勝負,在比賽還有2分34秒時雙方還以103:103平手,但當剩下1分30秒時湖人隊靠著明星前鋒James Worthy一記八呎翻身跳投製造塞爾提克的替補前鋒Scott Wedman犯規完成三分打,讓比數拉開成108:103,也決定了最後的勝敗。

▲ Walton與Wedman是86年板凳的主要球員 (Google)

雖然Wedman在加盟塞爾提克前也曾經以射手小前鋒的身分代表堪薩斯國王隊兩度入選明星賽,可是防守一直都不是他的強項。只是塞爾提克的先發大中鋒Robert Parish在上半場就扭傷腳踝退場,而Cedric Maxwell此戰雖然依舊以先發大前鋒的角色上場防守正當盛年的Worthy,但Maxwell因為左膝持續的痠痛而被換下場,這讓塞爾提克在此關鍵時刻得要被迫用替補小前鋒Wedman來防守更高、更壯也更靈活的Worthy,成了最後勝負的分野。

在逼不得已下,總教練K.C. Jones只能將左膝不適的Maxwell再度換上場,只可惜為時已晚。這晚Maxwell帶傷上場奮戰了29分鐘,拿下了12分、3籃板,但賽後他接受湖人隊隊醫Stephen Lombardo醫師檢查時被診斷可能得要接受關節鏡手術治療。

「我得要回家並找出病因,」Maxwell接受訪問時說。「這傷痛一直反覆發作,如果只是肌腱炎,經過明星賽的休養我早該恢復正常,但現在左膝只有比之前更疼痛。」

雖然塞爾提克依舊強調還需要接受進一步的檢查與第二意見做參考才能確定,但飛回波士頓後幾天Maxwell就因為左膝軟骨撕裂被送進了手術室進行關節鏡手術,一個Maxwell經紀人Ron Grinker形容為「可能心理層面多過其他的手術」。

板凳短缺,連霸夢碎

Maxwell受傷後雖然有Kevin McHale可以接手先發,但塞爾提克的問題並未就此結束。Henderson開季前的離隊早已經讓塞爾提克的後場失衡,主控Dennis Johnson出賽超過四十分鐘已經是家常便飯。前場的輪替在Maxwell受傷後,板凳只剩下沒有辦法幫Bird防守對手強力小前鋒的Wedman以及苦力中鋒Greg Kite勉強可以替補,但由於Kite完全頂不起「酋長」Parish腳踝受傷後的禁區防守空缺,這迫使Parish得要縮短復健行程提前歸隊。而總教練K.C. Jones對無論是前場的Wedman、Kite或是後衛線上的Buckner、Rick Carlisle(現小牛隊總教練,身為菜鳥的他得分、籃板、助攻相加為3.1)、Carlos Clark都缺乏信心,即使Ray Williams在季末有及時雨的表現,但Bird、McHale、Parish、Johnson與Ainge幾乎都得要每場都出賽接近四十分鐘,讓塞爾提克只能轉而期望Maxwell能夠提前歸隊,以解燃眉之急。

▲ Parish的重要性常被球迷忽略(Google)

球隊急著要Maxwell回到場中,這卻加深了雙方的歧見。儘管原本就缺乏自制力的Maxwell自認很認真的照表操課復健,但對打從六零年代開始就以大量體能訓練的魔鬼復健法讓球員提前歸隊的總裁Red Auerbach而言,Maxwell的復健進度簡直緩慢得讓人難以忍受,這樣的歧見導致了最後的悲劇。

最後Maxwell就在Auerbach與Bird口中「帶著一身肥肉」的在3月22日回到了球場,一邊出賽一邊調整體能,期望能趕上季後賽的步伐。但,Maxwell一直都沒能回到正常的狀態,也無法贏得總教練K.C. Jones的信賴,當然,也無法替隊友分擔出賽時間,這讓塞爾提克硬撐到總冠軍賽後終於力氣放盡,敗給秣馬厲兵一心復仇的湖人隊。

無法休息的老酋長

以Parish做例子,在Maxwell受傷後,他的平均出賽時間從原本就偏高的35.4分鐘上升到37.6分鐘,如果只看Maxwell受傷期間,更高達38.6分鐘。到了季後賽,Parish在東區前三輪平均出賽38.7分鐘,而到了總冠軍賽面對Kareem Abdul-Jabbar時則為37.2分鐘。

▲ 少了Maxwell,Parish負擔更重

相較之下,Jabbar在雙方二月中的交手後平均出賽由34.0分鐘下降到31.4分鐘,開始為季後賽做體能調節的意圖相當明顯。而西區前三輪平均只上場30.5分鐘,這讓她雖然總冠軍賽有35.5分鐘的出賽時間,但他能有高達6成04的命中率,完全比下Parish的4成81的整年度低點。

▲ 缺乏休息讓Parish在總冠軍賽裡績效下滑

這兩大中鋒對比下的巨大差異,也正是為何在季末大頭會議裡Bird一直急於替Parish尋找能讓他下場休息的替補的原因。

究竟是Silva醫生的誤診或是Maxwell帶傷上陣導致傷勢惡化的並沒有定論,但Maxwell的傷勢直到湖人隊醫Lombardo檢視才找出病因也是鐵一般的事實。1987年裡Silva也在三月份誤判McHale的腳傷為單純扭傷,讓人手同樣缺乏的塞爾提克可以要求McHale一直帶傷上陣,最後也是直到季後賽第一輪才由公牛隊的隊醫John Hefferon確診為壓迫性骨折,而到了總冠軍賽第一戰,快艇隊的隊醫Tony Daly的再次檢查則直指是三月份的舊傷造成的一次性傷害,而非長期過度使用的結果,並警告如果繼續帶傷上陣,McHale可能面臨整個腳骨徹底斷裂的慘劇。

但,塞爾提克並沒有強制要求McHale停賽,而是把球丟回給Silva醫師,而Silva醫生也只是玩弄文字遊戲的將決定權再丟給McHale,讓他獨自一人面對在總冠軍與職業生涯之間的痛苦抉擇。儘管連Bird都要McHale快些回家養傷,但龐大的塞爾提克光榮歷史卻不容McHale放棄,他帶傷打完總冠軍系列,不僅無法改變塞爾提克落敗的命運,McHale更從此再也不是那個人間凶器,而塞爾提克也不曾再是原來那個塞爾提克。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一一八)你的決定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一一九)我會沒事的  

當全世界的運動醫學已經往前飛奔,塞爾提克卻還留在六零年代。這兩次誤診導致Maxwell與McHale長期間帶傷上場,最後,兩個人的籃球生涯都遭到致命且無法回復的傷害。

這,也許是塞爾提克崩壞的原因之一。

------

本文參考

Nothing But Net/Bill Walton;The Big Three/Peter May;The Last Banner/Peter May;On & Off The Court/Red Auerbach with Joe Fitzgerald;When The Game Was Ours/Larry Bird & E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以及 Boston Globe/L.A. Times/Sport Illustrated/NESN/New York Times/CSNNE/Yahoo! Sports等各媒體

 

專題:The Big Four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