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dric Maxwell 一直安於扮演Larry Bird的配角 (Google)

***

「當我加入塞爾提克時,塞爾提克已經是一支冠軍隊伍。他們贏得了1981與1984年NBA總冠軍,並在1985年成為僅次於洛杉磯湖人隊的球隊。但,當你贏過總冠軍後,你就會明白第二名與聯盟最後一名之間毫無差別。」Bill Walton。

***

Henderson引爆矛盾

1984-85球季的塞爾提克試圖延續上一個球季封王的氣勢成為自1969年後第一支成功衛冕的球隊,那是自從老前輩Bill Russell退休後就無人能夠完成的不可能任務,但塞爾提克自從84年總冠軍賽裡逆轉封王擊敗湖人隊後就過得不怎麼順遂。

季前老紅頭Red Auerbach剛將總管職務交接給長年的副手Jan Volk,自己專任總裁並開始與84年奪冠的兩個重要功臣先發前鋒Cedric Maxwell與後衛Gerald Henderson(現拓荒者隊Gerald Henderson之父)進行薪資談判。奪冠後找回全隊幾乎是必然的決定,但總冠軍的榮銜讓薪資談判進展的非常緩慢,一直到訓練營結束塞爾提克都沒能跟Maxwell與Henderson達成協議。

▲ Gerald Henderson 是1984年冠軍賽英雄 (Google)

終於在10月11日,Auerbach、Volk與Henderson陣營率先達成了三年稍高於一百萬美金的薪資協議,同時外帶第四年十萬美金的保證合約。只是塞爾提克萬萬沒想到一簽完約後就開始有球團上門探詢否有意願進行交易,甚至有東區球隊開出了首輪選秀權的優渥籌碼,這讓原本一直就對自家球員在談薪水時獅子大開口的行為頗有意見的Auerbach感到後悔。於是塞爾提克開始接受各方報價,五天後,Auerbach就將才剛簽完約的Henderson打包送往西雅圖超音速隊交換了一枚86年的首輪選秀權,也避免了將Henderson留在東區的風險。

Henderson的交易最後成了塞爾提克隊史上最大的悲劇,雖然那一枚原本應該是第五順位的首輪選秀權在1986年透過選秀樂透制度成了第二順位,但被挑選的馬里蘭大學六呎九吋明星前鋒Len Bias不僅沒有成為塞爾提克在九零年代的新救世主,反而在選秀會後不久成為運動史上藥物濫用的最著名血淚教材。如果Len Bias的死種下了塞爾提克在八零年代後期青黃不接且人手不足的遠因,那Henderson的離隊就成了塞爾提克在84-85球季後場替補乏人的近果。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六十)先發 

除了高薪續約的疙瘩外,塞爾提克決定清除剛續約的封王功臣Henderson的另一個原因是要讓擔任替補的Danny Ainge能夠有機會先發。多了這一層關聯,這兩人一黑一白的對比也讓塞爾提克的種族歧視問題開始浮上檯面,使得這支原本走在種族隔離政策之前的球隊反倒漸漸成為落後的象徵。

Henderson的離隊清除了Ainge的路障,雖然Ainge在場上的防守遠不如Henderson,但他的拼勁、速度與聰慧也讓對手的控衛在進攻上討不了太多便宜,這讓塞爾提克的後場先發實力並沒有因此而消退。只是少了Ainge後的後場板凳就成了塞爾提克的痛處,30歲的老將Quinn Buckner在K.C. Jones接手總教練後數據一路下滑,特別是防守鐵衛Dennis Johnson入隊後Buckner原本的防守專家位置就不復存在,而他彆腳的投籃更讓自己進了總教練Jones的狗窩。為了彌補後場的缺口,塞爾提克在球季後段簽下了尼克隊的自由球員Ray Williams,付出的補償代價是85與86年的兩個二輪選秀權。

Williams是Kevin McHale在明尼蘇達大學時期的學長兼褓姆,他在例行賽最後二十場裡從板凳出場留下6.4分、3.9助攻的佳績,更在第一輪對騎士隊時有平均11.5分、5.5助攻與1.5抄截的好表現,但在練習時的一次擋人裡Williams與Buckner發生碰撞後導致Williams的右膝受傷,當場傷勢嚴重到得要由隊友協助攙扶才能下場接受治療,但這卻讓K.C. Jones從此對Williams失去了信心,以至於接下來的東區冠軍賽與總冠軍賽裡,塞爾提克幾乎是以DJ與Ainge兩人撐完全場。

Cedric Maxwell 的新合約

比起先發陣容裡居末位的Henderson,同樣是全能前鋒的Cedric Maxwell不但比Larry Bird更早進入塞爾提克,過去幾年在McHale還只是替補下一直是球隊實質上的第三號人物,更曾經拿下81年總冠軍賽MVP。兩次幫助球隊奪冠都有重大貢獻的Maxwell在合約談判上拖延得比Henderson更久,特別是在Henderson的交易後讓Maxwell陣營更想要在金錢上有所保障。雙方一路僵持,直到例行賽開打前幾個小時才勉強達成四年三百二十萬美金外帶第五年選擇權的協議,避免Maxwell無法趕上開季的尷尬場面。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一) 你是我的眼 

漫長的合約協商打亂了Maxwell的步伐,讓平常就在飲食上沒有任何節制,練習時一向得過且過的Maxwell錯過了訓練營與熱身賽。雖然Maxwell在開幕戰裡只以替補的身分上場打了總共兩分鐘做為熱身,但從第二戰開始Maxwell就恢復先發身分登場,並在第八戰作客公牛隊的比賽裡以投17進10的高命中率拿下30分與7個籃板,完全看不出來少了訓練營對他的影響。

但很不幸的,這也是Maxwell生涯最後一次30分的比賽。

▲ Cedric Maxwell 、Gerald Henderson也曾經與Red Auerbach同慶冠軍 (Google)

塞爾提克在開季的前十六戰裡拿下十五勝,Maxwell暖機後的表現也與上個球季相去不遠,到二月中時雖然各項主要數據都下滑,但這與McHale開始冒出頭更有關聯,且他每場得分只略比上個球季少了0.2分。打了51場比賽Cedric有平均11.9分、4.5籃板與1.9助攻,也依舊代替Bird防守對手最難纏的小前鋒。例如2月14日對上超音速隊,面對一月中在波士頓贏得勝利時拿下24分並放話Maxwell守不住自己的25歲小老弟Tom Chambers,Maxwell在17分鐘裡砍下18分,儘管在上半場結束前1分22秒吞下技術犯規被驅逐出場,但Chambers全場只有投12進1,灰頭土臉的拿下7分,而超音速隊也以94:110慘敗給遠征軍。

▲ Cedric Maxwell 受傷前的數據與1983-84球季十分接近

對一年領八十萬美金的新富豪,隊友與教練也對Maxwell有更多的期望,但少了完整的暑期訓練、訓練營與熱身賽還是影響了Maxwell。儘管媒體與隊友早已經習慣Maxwell帶著一身肥肉來報到,但這回既沒有足夠的訓練營也沒有熱身賽讓他進入狀況,漸漸的,隊友與教練的期望也轉為失望。

Maxwell經紀人Ron Grinker曾表示「自從晚報到後,總教練K.C. Jones對Maxwell的態度就再也不一樣了。」而一位不願意曝光的塞爾提克球員則說:「我不知道Max到底怎麼了,但他就是看來不像想要再替我們打球的模樣。」

悲劇的開端

開季後不時抱怨不舒服的Maxwell在明星賽前對公牛隊的比賽裡真的弄傷了左膝,當他隔天(2月6日)宣布自己因為膝蓋受傷無法在與騎士隊的比賽出賽時還不改戲謔本色的說:「你們自己玩吧,我可不想在這種練習賽裡弄傷自己,我要把精力留著打真正的大比賽。」

這句戲言,卻意外的引爆了塞爾提克內部的矛盾。

根據隊醫Thomas Silva的診斷Maxwell的症狀為左膝肌腱炎,傷勢並不嚴重更不至於影響出賽,因此Maxwell在明星賽後只能帶著傷勢上場,但他不時抱怨膝傷的態度惹惱了球隊高層與慣於帶傷上場的隊友,如Bird。總裁Auerbach認為這是Maxwell在簽了那一紙肥約後的懶散症狀發作,特別是他總愛在隊友面前毫不掩飾的以自己的合約來大聲嚷嚷,更讓Auerbach看得極不順眼。而從來都不將自己的傷勢當做一回事的Bird則被Maxwell不時的抱怨與負面態度所困擾,讓球隊的氣氛陷入緊張。

------

本文參考

Nothing But Net/Bill Walton;The Big Three/Peter May;The Last Banner/Peter May;On & Off The Court/Red Auerbach with Joe Fitzgerald;When The Game Was Ours/Larry Bird & E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以及 Boston Globe/L.A. Times/Sport Illustrated/NESN/New York Times/CSNNE/Yahoo! Sports等各媒體

 

專題:The Big Fou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