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vid Lee是暑假最重要的補強   (Zimbio/  Gonzalo Arroyo Moreno/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塞爾提克2015-16 Preview <一> 塞爾提克是一支? 的分析,可以從數據面歸納出新球季裡塞爾提克可以考慮的補強方向,但光從數據,些許塞爾提克的特質卻也還無法清楚呈現。例如塞爾提克究竟如何是靠著制服組到處蒐羅來的浪人與野武士,硬是從明星賽開打前戰績只領先毫無希望的七六人隊、尼克隊與魔術隊,一步一步的贏球,最後從溜馬隊、熱火隊、活塞隊、黃蜂隊與籃網隊組成的亂集團中脫穎而出,以東區第七跨入季後賽。

進攻端的解釋稍微容易,除了總教練Brad Stevens利用擋人與跑位製造的投籃機會外,Isaiah Thomas是塞爾提克一直缺乏的單打好手,且能夠製造犯規,他帶給塞爾提克穩定的得分與站上罰球線的機會,而Jonas Jerebko在活塞隊上一季有41.9%的三分球命中率,他每場能投進0.9個三分球,且入隊後有40.6%的高命中率,兩個人都帶給塞爾提克進攻端明顯的效應。

但在防守端,如果從傳統的數據裡,塞爾提克沒有阻攻手,明星前後的阻攻數字還向下探底,而抄截數據雖然有小幅的進步,但也不到能夠大幅降低對手得分的地步。原本負責防守的Micah Shrewsberry是Stevens帶進塞爾提克的左右手,而季前才入隊的Darren Erman防守信念也一直沒有改變,也無法歸因於新的防守觀念。雖然十二月交易來的Jae Crowder補強了小前鋒的防線,但最後交易來的Thomas與Jerebko都不以防守見長,顯然也無助於解釋防守的改變。

難以預期的化學效應

數據無法顯示的是場上這批球員拼了命的防守,衝搶任何一個可能的地板球,死命的防堵任何一個持球的對手,這種完全搏命式的防守在數據上顯現不出來,但卻讓對手膽戰心驚,也讓對手在場上得要付出更多的心力。

回顧總裁Danny Ainge一整季四處的快意買賣中,恐怕只有最後一刻向太陽隊盤來Isaiah Thomas被認為是一筆認真的交易,早前他參與的Rajon Rondo、Jeff Green交易裡,在名單中留存下來的都是其他球隊戰力名單外的球員如Crowder,或是連母隊球迷都不一定搞得清楚底細的外籍球員如Jerebko、Luigi Datome。但誰也沒想到靠著這批球員爭一口氣的念頭,這一群蝦兵蟹將就在IT的領頭下開始演出一段板凳兵團的逆襲,讓塞爾提克在少了開季兩大球星下,反而打出了近兩年來最佳的成績。

▲ Jae Crowder是上季的精神領袖 (Zimbio/  Al Bello/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暑假裡,這些寫下歷史的替補球員們也獲得了實質的回報,Crowder從不滿百萬的替補一躍成為五年三千五百萬美金的合約得主,Jerebko則從四百五十萬美金年薪稍微加薪,簽下一紙兩年一千萬美金但第二年不保證的合約,延續了原本岌岌可危的NBA生涯。

很戲劇化的勵志故事,但也隱藏了塞爾提克的危機。就像是2013年的波士頓紅襪隊,墊底的他們寒假裡看似無望的簽下了Mike Nopoli、Stephen Drew、Jonny Gomes與Shane Victorino等一干老將,又找來已經36歲的老投手Ryan Dempster與38歲的上原浩治,在總管Ben Cherington的休息室效應為主要考量的理由下,也居然就這麼一路過關斬將的闖入季後賽,還逆勢打垮了實力更堅強的老虎隊與紅雀隊封王。就在大家都以為紅襪國又將再起時,球隊只換掉防守被嫌棄的主力捕手Jarrod Saltalamacchia,拒絕再被打不到球的Drew的吸血鬼經紀人勒索,誰知2014的紅襪隊就這麼如同自由落體般跌回底部,徹底打回原形。

你永遠不知道化學效應何時來,為何來,你也不會知道化學效應何時去,又為何而去。而對上一季靠著化學效應凝聚成型的塞爾提克而言,這恐怕是最大的未知數。

可能的補強方向

如果單以上一季的數據分析來看,塞爾提克可以考慮以下的補強方向,可以站在上季明星賽後的基礎繼續往前行。

  • 禁區阻攻手
  • 禁區得分手
  • 三分射手
  • 罰球製造機

但除了針對上季的缺點外,還得要考量到球隊的特質,特別是塞爾提克是一支戰術色彩相當濃厚的球隊,如果不能符合總教練Brad Stevens的戰術需要,即使能補上球隊的弱點,也還是只有枯坐板凳的份。

▲ Brandon Wright沒有賣火鍋的機會   (Zimbio/  George Frey/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例如塞爾提克一直以來都極缺阻攻手,但事實上在上季塞爾提克的陣中是有位如果「能夠」登場36分鐘就可以敲出2.1次阻攻的火鍋店老闆,那就是Rajon Rondo交易中原本被認為是最重要資產的Brandon Wright。但就像在塞爾提克交易雜感 中提到的,缺乏低位單打能力又無法在中距離跳投的Wright完全無法融入塞爾提克,或者該說Stevens的系統,因此儘管他有球隊最需要的阻功能力,有Kevin Garnett離隊後最好的禁區防守指揮能力,但他每場只有10.8分鐘的出場機會,於是,總裁Danny Ainge只能拿他再去換成一個有多重保護的首輪選秀權。

另一個例子是上季的射手Marcus Thornton。Thornton是上季開季在塞爾提克陣中的球員中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球員,在39場比賽裡有高達41.9%的命中率,如果讓他出賽36分鐘可以砍進2.9個三分球,居全隊第三。但同樣的,防守不佳又沒有太好的空手跑位技巧,讓Thornton一直沒有獲得重用(16.4分鐘),特別是第四節的最後六分鐘裡,即使戰況膠著需要外線射手的時刻,Thornton還是一樣只能待在Stevens的狗窩裡。

塞爾提克往戰術端傾斜目前是個幾乎沒有人討論的話題,主要的原因是這個特質對現在沒有明星球員的塞爾提克而言並不是太大的問題,球隊需要Stevens的戰術遠遠多於個別球星發揮的程度,但未來如果塞爾提克換入超級球星,與系統的衝突問題將難以避免。最明顯的一點在於控球後衛在塞爾提克的角色與功用,過去兩季塞爾提克最好的控衛不是明星主控Rondo,不是傳統型的Phil Pressey,而是半路出家的Jordan Crawford與Even Turner,需要長時間持球的傳統控衛並不利於Stevens強調流動、強調空間、強調走位的系統。

Stevens的戰術系統需求,是現階段塞爾提克很重要的一個考量因素,這也是為什麼Ainge或是Stevens都十分強調Amir Johnson是百般思量後最適合的自由球員簽約人選,因為背後的考量因素其實遠遠超過一般人所想像的阻攻能力或是藍領苦工。

不為搶人而搶人的暑假

是的,Danny Ainge搞砸了 - 2015 Celtics選秀 時曾經提過塞爾提克過去幾季以蒐集選秀權為職志所導致交易無門的困境,這個情形在自由市場開市後同樣存在。雖然打入季後賽,但塞爾提克的戰績不足以說服一心爭冠的一線球星,儘管Stevens的聲勢急竄,但也還不到如前教頭Doc Rivers般能吸引重量級自由球員加盟,陣中的新秀表現還不到能吸引買家的程度,而手中的選秀權在大多數球隊都有薪資空間搶人的大頂薪時代並不具吸引力,讓塞爾提克的暑假從一開始就淪為配角。

放不了煙火,但精打細算的Ainge也沒有為了搶人而搶人,而是「繼續」為了下一個球季做打算,保留了球隊的薪資彈性。雖然又是一個不知道何時來臨的「下一季的煙火」,但不隨著市場盲動是Ainge把持的相當好的一環。

這也是塞爾提克雖然三分準度幾乎是在聯盟墊底,但卻沒有跟其他球隊去搶三分射手的重要因素。雖然大頂薪時代來臨,讓大多數人對千萬年薪合約已經十分麻木,但薪資就是薪資,你簽下的薪資合約就是會影響到未來的薪資空間。暑假裡幾個有外線能力又能防守的搖擺人薪資都寫下過去二線射手難以想像的高價,如DeMarr Carroll的四年六千萬美金或是Al-Fraouq Aminu的四年三千萬美金,也連帶的炒高了市場行情,但這樣的球員只是爭冠途中極為重要的配角,卻不是打造球隊的基石要角,儘管沒有補強三分射手相當可惜,但不將薪資空間配置在此是可以理解的做法。

▲ Bradley是新球季裡三分投射的希望   (Zimbio/  Maddie Mey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沒有搶市場上的射手,塞爾提克選擇從自家球員身上找尋突破的機會。主力後衛Avery Bradley與Thomas都在暑假裡加強了三分外線的投射訓練,特別是Bradley一直有穩定的底線三分球以及圈頂三分線前一步的投射能力,增加他在底線接球的機會並拉遠高位投籃的距離,就能夠獲得更多的三分投射能量。此外,原本就是防守專家的Jae Crowder上季的三分球是生涯新低的28.2%,雖然生涯的平均水準也只有31.6%,但塞爾提克也希望他能帶給球隊在進攻端更多的火力支援。而在選秀會上除了原本設定的射手R.J. Hunter外,第十六順位的Terry Rozier在夏季聯盟裡展現穩定的外線投射能力,都讓塞爾提克一直沒有積極的在市場上找尋三分射手。

到位的內線補強

外線射手還可以內求,但禁區防守只能依靠外援。自由市場開市後,塞爾提克就將目標放在同區的暴龍隊大前鋒A.Johnson身上,雖然A.Johnson的兩年兩千四百萬合約也是拜大頂薪之賜才有的溢價,但第二年的合約並非保證合約,讓塞爾提克保持了下一季的薪資彈性,同時又補強了球隊最需要的禁區防守者。

Ainge的另一個動作來自交易,過去一直提過老將Gerald Wallace的千萬年薪合約是未來交易的重要資產,能夠成為以小搏大的基本薪資,因此不需要期望Ainge會輕易的出手。但經過兩個球季,塞爾提克始終沒能談成任何足以重演2007年KG翻版的交易,而在大頂薪時代來臨後,Wallace的千萬年薪就失去了作為交易基本薪資的作用,因為市場上千萬年薪氾濫,自然也就不再如過去般奇貨可居,加上他的合約只剩下一年未來的交易價值將逐漸消退,於是Ainge成功的將Wallace交易到勇士隊,換來同樣走到合約最後一季的David Lee,一個一年前還有18.2分、9.3籃板的前明星大前鋒,且一千五百萬美金的年薪也符合戰略上的需求。

▲ David Lee是暑假最重要的補強   (Zimbio/  Al Bello/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雖然沒有煙火秀,但塞爾提克在四個可能的補強方向裡實質補上了禁區防守與禁區得分手兩項,兩個老將加上第二輪的NCAA阻攻王Jordan Mickey,成了塞爾提克暑假禁區補強的成果。外線射手雖然除了兩個菜鳥外沒有其餘實質的補強,但也試圖透過內部現有球員的改造來做修正,只有犯規製造者一項沒有明確的補強,但整體而言,塞爾提克的制服組已經在不傷及未來的前提下做出能力所及的升級動作。

就像早前的評論,Danny Ainge的問題不在沒有交易的眼光,或是沒有交易的智慧,而是一直以來替塞爾提克建立起缺乏互信的球團營運模式,一種核心球員隨時可能被送走的氛圍。即使是三巨頭的年代,每一季不到交易大限前球員的人心都不能安定,而每一個合約即將到期,或是合約相對友善的球員都一直處在隨時會被交易走的敏感氣氛,讓塞爾提克始終無法像其他強權打造穩定的核心,即使是三巨頭,Ray Allen也連續被擺上了交易桌多次。

老將的價值在過去暑假的馬刺隊上發揮到極致,但這是Ainge在位就不會改變的球隊文化,也註定塞爾提克每隔幾年就要重覆等待煙火的宿命。

塞爾提克2015-16 Preview <一> 塞爾提克是一支?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