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ornton在綿密防守下總以各種怪招出手(Zimbio/Peter Aike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我知道那些異音是來自於我從來未曾處在頂尖的對抗中,因此能夠在這些測試中跟那些來自名校的傢伙們碰頭是件很棒的事,跟他們對抗、一起打球,這是整個大學生涯都我未曾停止過的事。」Marcus Thornton在巫師隊的主場Verizon Center接受測試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證明我是貨真價實的,即使跟那麼多球員、跟那麼多名校球星對抗,我還是能夠成功。」

沒有機會與頂尖球員、頂尖學校對抗,沒有機會在頂尖聯盟裡表現自己的才華的問題從小就一直不停的追著Thornton,他就像是唐吉軻德般一直不停的與之對抗,但這些批評還是一直纏繞著他,只是Thornton沒想到這夢靨居然未曾停歇,糾纏他直到NBA選秀。

這是Thornton畢業後參與的第五場球隊測試,他已經先後到過馬刺隊、溜馬隊、塞爾提克與雷霆隊參加測試,但這是少數吸引媒體注意的一場。一同參加測試的天普大學後衛Will Cummings、德拉瓦州大後衛Amere May都不是什麼知名球星,只有大三因故被踢出德拉瓦大學,之後在歐洲與發展聯盟打工的後衛Jarvis Threatt算得上號人物。

在DraftExpress.com的百大新秀評估裡Threatt與Thronton分別名列第97與98位。換句話說,這並不是一場為了選秀而來的測試,大多數的受測者都注定與NBA無緣,即使能夠換得在夏季聯盟裡列名的機會就已經是項了不得的成就。

Thornton能夠獲得媒體的青睞專訪,最重要的還是他從小在華盛頓特區外的馬里蘭州長大,高中就讀的Bishop McNamara離華盛頓特區不過十英里之遙,大學就讀維吉尼亞州的William & Mary學院也離特區不遠,約兩小時半的車程即可抵達,一直是在華盛頓特區的體育記者採訪的範圍之內。也因此,六呎四吋、190磅重的Thornton對華盛頓特區的記者就像是在自家後院長大的小孩,地理優勢讓他成為媒體採訪的焦點。

「能夠到這裡參加巫師隊測試真是種超乎現實的感受,」Thornton說。「毫無疑問,巫師隊是我從小最喜歡的球隊之一,能夠參與其中是種難以想像的感覺。特區是個很棒的城市,巫師隊是支很棒的球隊,我當然期盼能成為其中一員。」

選秀之夜

不斷的測試、面試總算告一段落,終於到了即將揭曉答案的2015選秀會之夜。儘管老爹Wayne透過朋友從籃網隊總管Billy King那裏拿到了選秀會的門票,但並未受到NBA總部邀請的Thornton還是決定待在自己位於馬里蘭州Upper Marlboro的家中,讓老爹帶著老媽Debra出席。畢竟,根本沒在主要選秀預測名單上出現的Thornton獲選的機會渺茫,要是被媒體發現一個待選球員居然只能拿著公關票在一旁觀眾席裡看著其他同梯球星獲選,卻枯坐到選秀結束可是件無比尷尬的事情。

▲ 2015 NBA 選秀會 (Zimbio/ Lance King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我兒子也可能會入選喔,一定會的。」老爹在接駁車裡信心滿滿跟朋友說著。

在客廳看著電視的Thornton並沒有轉到ESPN觀看選秀,他看著從Netfix租來的影集Lie to me,疲憊的他只想一個人安靜的度過這個不可能屬於他的夜晚,不想看到任何與NBA選秀有關的資訊。

直到老爹的電話響起,塞爾提克在第二輪第45順位出乎意料的選了Thornton,一支球員名單上已經有六名後衛,又剛在選秀會上挑選了兩個後衛的球隊。雖然選秀會前不久塞爾提克才找了Thornton回到波士頓進行第二回測試,但選秀會前預測塞爾提克會將手中的選秀權打包向上交易,加上隊上已經有太多後衛,Thornton本人並沒有抱太多希望。

就在選秀會後,塞爾提克的籃球事務總裁Danny Ainge就暗示未來的一年裡Thornton將會到海外發展,或是在發展聯盟裡度過。

「不管他們如何決定,或是如何要求我,我想自己的任務就是盡力表現,告訴他們為什麼非要把我留在陣中不可。」Thornton堅定說,這不是場面話,因為,他的整個籃球生涯都在證明雖然比同儕慢飛,但自己卻不是一隻笨鳥,他,只是慢飛而已。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當Thornton下定決心要加入William & Mary時,我們一起站在Kaplan Arena時聊到要在這裡掛上一幅冠軍錦旗。」2015年三月,在William & Mary學院執教12年的61歲老教頭Tony Shaver回憶著五年前的往事,那是2010年八月十日,Thornton決定到William & Mary就讀的日子。五年的時光過去,Thornton在W&M打滿四年,終於實現兩人的夢想,相隔17個球季,Shaver帶領的Tribe終於第一次拿下所屬的CAA聯盟例行賽冠軍,並第一次成為聯盟季後賽的第一種子。

▲ W&M總教練Tony Shaver (Zimbio/ Lance King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當Thornton簽下意向書加盟W&M時還只是一個才打了一年正式校隊,每場可以攻下17分的無名十一年級高中生,雖然被華盛頓時報列入地區優秀球員之列,但沒有吸引任何名校教練的目光。全美的高中生招募網站中連排名也沒有的Thornton只被維吉尼亞州的Richmond與Old Dominion、賓州的Drexet、馬里蘭州的Mount St. Mary’s以及W&M列入招募名單。

其中W&M的助理教練Jamion Christian從Thornton十年級還只能在校隊裡陪練,只有課餘在AAU球隊D.C. Assault打球時就注意到這塊璞玉,雖然在AAU裡他還是只能坐板凳讓那些高年級學生表現,但Christian一直關注他的表現並積極的遊說。當Thornton在十一年級終於進入校隊,開始吸引其他球隊注意時,Christian的纏功發揮了功效。

老爹記得自己有些難過的告訴Thornton家裡的經濟可能沒法讓他去每一間對他有興趣的學校參觀時,Thornton已經心有所屬。「他說:『我們不需要每間都去啊!我知道自己會去哪。』」

「當時我發現,他們是最努力招募我,同時展現最多愛的學校,而且我不希望因為事情懸而未決導致一個不上不下的球季,最後讓自己失去已經擁有的機會。因此,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握這個機會,繼續邁步向前,讓自己心無旁騖的打完高中最後一個球季。」Thornton在十二年級球季剛開始的十一月簽下加盟W&M的意向書時說。「他們有非常棒的學程,並認為我可以立即融入球隊做出貢獻。W&M一直不停的招募我,我對自己的決定感到開心。」

但這個決定卻在接下來的五年裡不停的受到挑戰。

招牌雷鬼頭

雖然Thornton已經心有所屬,但他們還是到了其中幾間學校去參觀,當他到Drexel參訪時,總教練Bruiser Flint看著他邊說如果想加入Drexel Dragon,那他就得要剪掉他的招牌雷鬼頭,頓時,Drexel就從Thornton的心中除名。

▲ 一頭長髮是Thornton的招牌(Zimbio/Lance King/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終於,Thornton到W&M進行參訪時,心懷忐忑的他問了總教練Shaver是否能留下自己的一頭長髮,當Shaver直率的說自己對頭髮沒有任何規範時,「我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Thornton說。

「他的確問了這個問題。」Shaver說。「但我認為值得為這個小夥子網開一面。毫無疑問的,他是個很棒的孩子,我們總很希望自己的球隊能夠保持清爽的模樣,但我可不願意承擔死守教條的風險。」

從小Thornton就視上理髮廳為畏途,對他而言,每回理髮都像是打仗一般艱困,當他五年級時就開始留著一頭長髮。

「我想在那個年紀理髮是一種折磨,」Thornton說。「我痛恨坐在理髮廳裡,特別是在那邊枯等。諷刺的是現在我得要坐更久的時間來整理我的長髮,而且,時間越來越久。」

小時候Thornton是前七六人隊名將Allen Iverson的球迷,因此一開始他留著偶像的招牌辮子頭,之後也換過不少髮型,但到了十一年級時大多數的長髮造型都已經退了流行,最後他發現自己除了留雷鬼頭外只有上理髮廳理髮一途。

Wayne夫婦對Thornton留長髮並沒有意見,他們為一的要求就像是對他最愛的籃球一般,只要Thornton能確保自己的課業成績能維持水準,並時時保持乾淨與清爽,雷鬼頭在Thornton家並不會是個問題。

「我想要保住自己的一頭長髮,因此得要確保自己可以保持好成績,幼年時學的種種習慣將影響未來的表現。」Thornton說。「持續在學校好好讀書,讓我一直能有好成績。」

晚飛

除了一頭長髮外,籃球是Thornton的另一個摯愛,但他並非那種從小就抱著籃球,每天運著球長大的天才球員。從小,Thornton就有很好的手眼協調能力,對許多運動都相當擅長,特別是棒球,他五歲時就常拿著球隊揮著球玩。

直到七、八歲老爹夫妻帶著Thornton到阿拉巴馬州參加家族聚會時,Thornton在聚會所一旁的籃球場與其他親戚打了生平的第一次籃球賽,除了下場喝水、喘息外,他在揮汗如雨的炎炎夏日裡打了一整天的籃球。

「他整天甚麼也沒吃,」老Wayne回憶道。「你就是沒辦法把他趕離球場。」

從那次的籃球賽後,Thornton開始收看NBA的習慣,並沉迷於AND1的精華片段裡,著迷於那些傳奇的街頭運球達人。九歲時Thornton參加當地Upper Marlboro Mustangs的徵選時才第一次接觸到正式的籃球活動,教練從底線到中場放置交通錐測試小球員的運球技巧,當輪到Thornton上場測試時,緊張的他將腦海裡所有的運球方法都給使了出來,胯下運球、換手運球、轉身、迴旋,各種花招盡出,花了一分半鐘才從底線運到中場。

「你確定這是你的第一次?」場邊圍觀的球員、家長不可置信的問著。

▲ Bishop McNamara(BMHS.org)

從此,Thornton正式跨入了籃球的世界,雖然他在家鄉的籃球圈裡小有名氣,但注重教育的老爹還是讓他進入私立的教會學校Bishop McNamara就讀,讓原本就慢飛的小Thornton走上一條更遠的道路。

Bishop McNamara是間重視學業更甚於運動的教會學校,今年剛轉隊到火箭隊的控衛Ty Lawson曾經在此短暫就讀一年後轉往維吉尼亞州的高中強權Oak Hill Academy完成學業。雖然十年級時Thornton就與校隊一起練球,但一群有天分的學長如匹茲堡大學的Talib Zanna、Mount St. Mary的Rashad Whack等擋住了去路,讓Thornton一直到十一年級時才獲選進入校隊。

「Marcus應該是我教過的學生裡最努力的一個,他就像是隻永不停歇的獵犬。」Bishop McNamara的總教練Marty Keithline說。即使成為正式球員,每天上學前Thornton還是會獨自來到體育館練投,下午參加球隊的例行訓練,晚上則留下來自主訓練。十一年級時學校買了個投籃訓練機器做紀錄,發現在短短兩個月裡他練投了超過兩萬球。

「他的努力激勵教練團想方設法的把球交到他手上,」Keithline說。「他每晚都被包夾,對手的每一個防守戰術都試圖要阻擋他,因為我們得要很有創意才能將球傳給他。」

慢飛的Thornton終於真正的飛進了籃球場,如果從此刻算起,他參與正式的籃球比賽不過才六年的時間。

笨鳥

高中加入的BiShop McNamara是間學術優於體育成就的私立教會學校,只有勉強出過一個過水一年的NBA球星Lawson,而Thornton大學就讀的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則在政治圈裡有相當高的知名度,美國歷史上有三位總統Thomas Jefferson、James Monroe與John Tyler出身於這間全美歷史第二悠久,創立於1693年的名校,W&M包括法律、商業、教育等學院都名列全美前茅,是一間非常有傳統的老字號學校。

但同樣的,W&M在籃球世界的表現並不比BiShop McNamara好上太多。技術上,在Thornton之前一共有九名球員打過NBA,但真正在NBA中留下紀錄的只有兩人,其他都是曾經在NBA選秀會中入選,但最後沒有正式上場紀錄。其中戰功最彪炳的是1947年被尼克對所選的Andy Duncan,輾轉在羅徹斯特皇家隊打了兩年後轉到了塞爾提克,成為塞爾提克隊史上第一位W&M球員,但Duncan只打了七場就結束了職業生涯,留下生涯5.5分、2.1籃板的成績。

而在歷史上,最早被塞爾提克選上的W&M球員是1955年第六輪的新秀John Mahoney,而1959年的Dan Lange則是第五輪第38順位,兩人最後都沒能入隊。

換句話說,W&M在NBA裡幾乎等於是空白一片。這是一間從來沒有進入美聯社全美排名的學校,一間從來沒有出產過全美明星球員的學校。

在Thornton入學之前的兩個球季,總教練Shaver靠著大四後衛David Schneider與大二搖擺人Quinn McDowell聯手寫下22勝11敗的隊史第三佳成績(前兩名是1948-50球季),並打入NIT季後邀請賽,但Schneider畢業後W&M就滑落到10勝22敗的慘澹成績。

雖然W&M的籃球水準並不高,但對十一年級只有平均17分的Thornton而言,在考量學業與運動發展之後,能夠進入W&M就讀是個穩當的選擇。

後來,這讓Thornton成了許多人眼中的笨鳥。

笨鳥慢飛 - Marcus Thornton(上) 

笨鳥慢飛 - Marcus Thornton(中) 

笨鳥慢飛 - Marcus Thornton(下) 

塞爾提克夏季聯盟:菜鳥軍團的逆襲 

<SL> 超越SL的Smart與尚待開發的菜鳥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