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說總教練Stevens曾在選秀會中問Ainge這樣的陣容該如何是好? (Zimbio/ Darren McCollest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毫無疑問的,塞爾提克是這次選秀最大的輸家之一。兩個首輪選秀權加上兩個二輪選秀權,一口氣選了就需求面而言最不需要的三個後衛,與一個六呎八吋但球隊最渴求的籃框保護者,讓滿心期待的球迷無論在酒吧、網路上噓聲四起。

很怪異的,塞爾提克雖然有兩個首輪選秀權,但一個第十六順位一個第二十八順位,就基本價值而言根本不值得讓球迷有太多的期望,只是在球團老闆群與副總裁Danny Ainge從季中交易開始一路吹噓,到了選秀會前更是讓大家相信塞爾提克將會做出幾筆大交易成為大贏家,讓球迷的期盼到了與手中籌碼不相符的高點。

最後就像是氣球最後終將消氣,只可惜塞爾提克不是歡慶後數天逐漸消風,而是在瞬間爆破。

選秀結束後,老闆Wyc Grousbeck被形容為落荒而逃。但這可說是極讓人失望的選秀會,負責操盤的Ainge不僅沒有太多媒體的究責,反而出現如球隊電視球評Brian Scalabrine所說的其他球隊不願意交易是因為不想再被Ainge「欺騙(Bamboozled)」,或是CSNNE的Michael Felger的Why are people not second-guessing Ainge?,或是CelticsLife.com的Danny Ainge may be too good at his job

一瞬間,你會以為Ainge不但向上交易成功,還一口氣換到了選秀狀元。但事實上,Ainge用了據說高達六個選秀權想交易第九順位要選Justise Winslow,但最後黃蜂隊卻不為所動的留下第九順位選了威斯康辛的中鋒Frank Kaminsky。眼見大勢將去,塞爾提克又將同一個包裹交給了第十順位的熱火隊,順便外帶陣容上的球員隨你挑的條件,熱火隊的確選了Winslow,卻是自用而不是拿來交易。

到此時,塞爾提克的選秀就註定將會一敗塗地。

我們可以從幾個面向來看這次塞爾提克的選秀。

Ainge真是鬼見愁的交易高手?

▲ Ainge真能與West並肩?  (Zimbio/  Lisa Blumenfeld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就像上面列的幾篇報導,Ainge似乎是近代NBA最偉大的總管,一個連歷史上少數可以跟Red Auerbach並肩的偉大Jerry West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物。不可否認的,2007年籌組GAP連線是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大手筆,也是少數老將偶像團體真的築夢成功的例子,但這也是少數結合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兩筆交易,細節可以參考拙作GAP 重返榮耀系列,那絕對是歷史上最值得稱頌的傑作之一。

另一個Ainge最讓人稱道的交易,則是GAP走到盡頭後,用Paul Pierce、Kevin Garnett與Jason Terry當籌碼送到揚言要灑錢追逐冠軍的布魯克林籃網隊,交換了Keith Bogans、MarShon Brooks、Kris Humphries、Kris Joseph、Gerald Wallace,以上這五名球員對塞爾提克的幫助有限,幾乎就是為了讓雙方交易價值相符的支票,真正讓許多人稱許的是籃網隊送出了2014、2016與2018三個首輪選秀權。

這筆交易讓Ainge聲名大噪的最主要原因是籃網隊在收下Pierce、Garnett與Terry後不但沒有王者之風,反而一路跌跌撞撞,二月份Terry就被打包送往國王隊,直到最後才以44勝38敗,可說是低標進入季後賽,第二輪只撐了五場就被熱火隊給結束了球季。球季結束後,籃網隊完全無意續約Pierce,而Garnett也在今年球季中回到了灰狼隊。

籃網隊租用了三名老將不到兩個球季,只換到了一場空。

▲ Garnett與Pierce讓籃網成為笑柄  (Zimbio/  Ronald Martinez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但就另一方面來看,一心想成為媒體焦點的籃網隊用了三個未來的首輪選秀權,就換來了兩個半的名人堂球星,同時還丟掉了Humphries、Wallace兩張根本沒人願意接手的肥約,事實上,這兩張肥約塞爾提克也一直沒能脫手,Humphries最後化成了Trade Exception與第二輪選秀權,Wallace則繼續成為季將到來的暑假交易籌碼。

如果用了三個首輪就換到Garnett、Pierce與Terry的籃網是失敗者,那用六個選秀權卻換不到第九順位或是Winslow的Danny Ainge該如何評價呢?

顯然,波士頓的媒體與專欄作家們並沒有給我們一個交代。

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

講到選秀評價,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早年曲爺對當年Auerbach大膽提前一年挑選Larry Bird的評語,大多數的球隊是寧願一鳥在手,勝過眾鳥在林,而當年的Auerbach則是提早一年強自己心中的最佳球員Bird,不僅沒有一鳥在手,而是更進一步的讓一鳥在林,冒著Bird隔年不簽約可重返選秀的風險,也要提前下注。

這可是對這位史上最佳總管的膽識、勇氣與眼光的最高讚賞。

很顯然的,這回黃蜂隊與熱火隊都選擇了一鳥在手,而不願意接受塞爾提克的眾鳥在林包裹。

即使,黃蜂隊的老闆Michael Jordan的風評不佳,但第十順位的熱火隊可是由史上另一個可以Auerbach、West並肩的老狐狸Pat Riley掌舵,難不成Riley也跟其他總管一樣畏懼Ainge的盛名,寧願選錯也不肯交易?

▲ 黃蜂隊為了Kaminsky放棄六個選秀權  (Zimbio/  Streeter Leck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選秀結束後,Ainge表示球隊已經竭盡全力向上交易,但無奈「the asking price was too high」,但就目前所揭露的資訊,我們只看到塞爾提克拿出口袋裡的六個選秀權向第九與第十順位的黃蜂與熱火兜售,卻沒看到這兩支球隊有甚麼回應,讓人難以明白所謂的對手開價太高的水位究竟有多高。

可以想像這樣的畫面,電影裡一個被逼到盡頭的警官走入賭場,孤注一擲的拿出自己僅有的警徽與佩槍,氣勢萬千的放在賭桌上,只見黑道老大一陣冷笑,就連人帶槍的從後門給扔到了子母車去。

塞爾提克在選秀權放上交易桌的除了選秀權外,剛好就是球隊過去三年的首輪選秀成果。最資深的Jared Sullinger這個球季終於被證實了有嚴重的體重問題,瞬間從前途似錦的籃板大前鋒成了現代版的Oliver Miller,身價可說是生涯的低點,要找到球隊願意冒著球迷在觀眾席高舉「大麥克套餐」標與揶揄的風險恐怕不容易。第二年的Kelly Olynyk雖然成績有些許進步,但在季後賽一把讓Kevin Love的肩膀脫臼後,光要洗刷自己缺乏運動員精神與莽夫的形象恐怕得要花上三、五年,即使有球隊願意接手,恐怕也只能以流血價出脫,顯然也不會是個好的籌碼。至於三人中最被塞爾提克球迷期待的Marcus Smart是去年選秀的第六順位,光被Ainge拿出來放入包裹尋求交易今年的第九或第十順位就已經讓人傻眼,更別提選秀後他還繼續成為籌碼再尋求交易。

▲ Sullinger的身價跌落谷底 (Zimbio/  Jim Rogash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雖然Ainge一貫的否認將Smart放上牌桌,但塞爾提克的球員缺乏吸引力的問題反而更加明顯。

讓塞爾提克球迷頗為不平的是Ainge的包裹裡有球隊最佳的資產,明年度籃網隊的首輪選秀權,在籃網隊今年只是勉強進入季後賽,暑假裡可能會再失去成為自由球員的中鋒Brook Lopez下,這個首輪選秀權可說是一腳踏入了樂透區,價值無限。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今年拿到第九順位的黃蜂隊上個球季正巧也跟籃網隊一樣擠入季後賽,這個球季遭遇了許多亂流後跌到了東區第十一名,手中的選秀權也才排名第九順位。如果塞爾提克願意花六個選秀權來換自己手中的這枚第九順位,那包裹裡的籃網隊2016選秀權有多少價值就在明顯不過,至少,在Ainge的眼裡是不如今年的第九順位,那能夠挑到自己目標Kaminsky的黃蜂隊究竟有甚麼理由要接受這樣的條件呢?

突然間覺得價值六個選秀權的Kaminsky未來的壓力無比沉重。

選秀權的價值

顯然的,對黃蜂與熱火而言,眼前看得見的活跳跳待選球員,遠比塞爾提克期許的未來更有吸引力。那Ainge過去兩年一心蒐羅的選秀權價值究竟何在?

也許,我們可以把選秀權看成是種期貨,當約定的時間(選秀會)降臨時,球隊可以拿著他來換取選擇架上球員的權利。與期貨相同,選秀權具有時間的價值,跟期貨的時間價值會隨時間下跌不同的是選秀權的價值有可能隨著時間更加水漲船高,就像塞爾提克對籃網隊明年選秀權的期望越來越高一般,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像塞爾提克自己手中的2015選秀權一樣,在球隊打入季後賽後就變得乏人問津。

▲ Smart只一年就成了交易桌上的籌碼(Zimbio/ Jim Rogash/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但跟期貨不同的地方是,如果你傻傻的沒有將手中的原油期貨賣出,當你的車沒油時還是只能乖乖的去加油站去排隊,而不是到自己的車庫按下按鈕來提煉一桶95無鉛自用。但當你沒有在最後一刻賣掉手中的選秀權,下場就是一下子球隊休息室裡多了四個菜鳥。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選秀權的價值,從熱火隊以網羅一線球星打造三巨頭開始NBA的建隊思維就已經大幅轉向,利用薪資空間與隊中的超級球星當號召,遠比選秀權更為重要。雖然今年奪冠的勇士隊可說是靠著一手選來的Stephen Curry與Klay Thompson為基礎,但這中間也是靠著選秀與交易並用的模式,一步一步的從谷底翻身,花了六到八個球季才有這樣的成果,而不是靠著蒐羅大量的選秀權來走短線。

事實上,這並不是塞爾提克第一次在交易桌上吃癟。上個暑假在Love的爭奪戰裡,Ainge同樣拿出了手中的選秀權當籌碼,搭配Sullinger、Olynyk等年輕球員供挑選,但卻在灰狼隊希望能有即戰力的考量下敗了下來。最後灰狼隊從騎士隊手中收下了前狀元Anthony Bennett,2015的狀元Andrew Wiggins與七六人隊的Thaddeus Young,最後還自力救濟的拿到了今年的選秀狀元Karl-Anthony Towns,成了今年選秀會的贏家。

2004年選秀會的翻版?

這個大虧輸的選秀會後,卻讓我想起來十年前的另一場選秀會。一年前掌權的Ainge透過幾筆交易,讓2004年的塞爾提克手中握有三枚首輪選秀權,但跟今年有些類似,在總教練Jim O'Brien含恨引退下,Pierce帶著一群蝦兵蟹將拼勁全力的打出36勝46敗,剛好以第八順位擠入季後賽,讓塞爾提克自己的首輪選秀權頓時從有機會拼狀元的樂透籤成了第十五順位(還比今年高一順位),而將Antoine Walker換到小牛隊拿到的選秀權只有第24順位,三方交易中拿到的活塞隊選秀權也只有第25順位,加上第40順位,可說比今年要好上一些。

▲ Al Jefferson是2004年選秀的一大亮點 (Zimbio/ JElsa/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選秀會前Ainge也同樣大張旗鼓的拿手中的幾個選秀權要向上交易,當時引來波士頓許多資深專欄作家的訕笑,最後的結局也與今年相同,在陣中的球員缺乏吸引力下只能乖乖的用手中的選秀權進場買貨。

最後,塞爾提克挑了Al Jefferson、Delonte West與Tony Allen,Jefferson與Allen已經邁入第十一個球季,Big Al更成為換來Garrnett的基石,West也有八年職業生涯,可說是非常成功的一次選秀。

而原本Ainge想要交易的標的呢?當年據說是Ainge最愛的Robert Swift跌到了第12順位,只在聯盟裡撐了四個球季,得分與籃板相加還不到二位數,可說是徹底的失敗。但不離不棄的Ainge在2009年將他找來參加夏季聯盟,但也無法挽救他的職業生涯。

▲ Robert Swift的墊板生涯 (Zimbio/ JElsa/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也許這樣回頭看看歷史,會讓人鬆了口氣Ainge口中的煙火沒有成真。

無論如何,Ainge搞砸了,而我們也應該誠實大聲的說出來,而不是繼續假裝眼前的副總裁還穿著衣服。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