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克名將Harry Gallatin( www.rantsports.com

台灣總統選舉在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贏得國民黨初選後開始鬧得沸沸揚揚,特別是她的學歷問題更成為新一波的攻防焦點,連帶的讓她的母校東北密蘇里州立大學成了最新的「名校」,無論你的立場為何,但做為一個運動迷這間學校卻有一個你應該要認識的歷史級名將。

許多人都知道NBA的年度最佳總教練獎得主會拿到一座以前塞爾提克名教練Red Auerbach為名的獎座,但你可能不知道當1962-63球季NBA第一次頒發年度最佳教練獎時得獎的卻不是當年正帶領塞爾提克邁向五連霸的Auerbach,反而是一個剛從大學籃壇到NBA執教的菜鳥教頭贏得歷史的第一做年度最佳教練獎。

這個菜鳥教練叫做Harry Gallatin,而他就畢業於東北密蘇里州立教師學院(Northeast Missouri State Teacher's College)。這所創立於1867年的學校幾度更名,後來更名為東北密蘇里州立學院後又成為大學,最後在1996年更名為Truman State University,是為了紀念密蘇里州出身的美國第33任總統Harry Truman(1945~1949)。

▲ 美國總統Harry Turman( en.wikipedia.org

美國是個教育非常普及的國度,除了全美等級的學校之外,有非常多地區型的大學,光是NCAA第一級就有超過四百間大學,而這所東北密蘇里州大則是屬於NCAA第二級的學校,從原本的校名就不難理解是做坐落於密蘇里州東北部的大學。但請特別注意這裡的第一級、第二級其實是NCAA在體育方面的分級,跟學術成就無關,例如知名的麻省理工學院就是間NCAA第三級的學校。

因緣際會進入東北密蘇里

Gallatin是1927年出生於伊利諾州,一路在家鄉就讀,1944年由家鄉的Roxana高中畢業。他的運動神經極好,幾乎每項運動都能來上一手,除了籃球外,他也曾經在小聯盟裡打滾。Gallatin在Roxana高中時就已經是個以籃板見長的明星球員,畢業後他先加入了海軍服役十五個月,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二次大戰時期的美國海軍可說是當時藍球菁英的集散地,Auerbach就曾經是海軍的籃球教練。退伍之後他的球友Ralph Pink將他介紹給當時東北密蘇里教師學院的教頭Boyd King,靠著東北密蘇里教師學院的籃球獎學金Gallatin才得以繼續學業。

「我選擇東北密蘇里的原因是我的好朋友Ralph Pink。」Gallatin曾經這麼說。「那時有許多來自伊利諾州的球員一起加入了東北密蘇里,當時我們都剛從軍隊退役,而我剛好認識Ralph。由於我們常在一起打球,最後Ralph把我們集合起來,希望我們能一起替東北密蘇里效力。」

另一個選擇東北密蘇里的原因是Gallatin對自己的學業成績並沒有自信,雖然高中時的成績還過得去,但他沒有把握自己能夠符合大學的學業標準,而東北密蘇里對學業的要求較低完成了他進入大學的夢想。

「當時東北密蘇里的學業要求比現今低得多,」Gallatin笑著說。「Truman大學現在是被認為是間一流的學府,我們總開玩笑說現在恐怕沒有一個人能夠獲得入學資格。」

不知是戰時的經歷讓Gallatin開了竅,還是因為身處東北密蘇里教師學院的緣故,Gallatin只花了兩年就拿到了大學文憑,之後1954年還在愛荷華大學拿到了體育碩士學位。

這兩年裡Gallatin都獲選入MIAA(Mid-America Intercollegiate Athletics Association)的第一隊,也連續兩年帶領東北密蘇里州大打入了NAIA的季後賽。第一年Gallatin帶領球隊拿下30勝2敗,這是校史上唯一一次的30勝球季,之後一路過關斬將淘汰了密西西比州的Delta State、加州的Whittier,最後敗在Arizona State - Flagstaff(現在的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手下。

隔年,東北密蘇里鬥牛犬又拿下了29勝2敗的成績,但NAIA季後賽裡第一輪就栽在正宗的Arizona State的手下。兩年只輸了四場比賽,東北密蘇里不只贏球還幾乎場場摧毀對手,在59場勝利中有47場勝分超過10分,其中有20場贏了至少30分,可說是當時大學籃壇的一方之霸。

「事實上我們比大部分的對手都更高大,最矮的球員也有六呎五吋吧。」六呎六吋的Gallatin說。

在這被稱為東北密蘇里校史最輝煌的兩年裡,Gallatin平均可以攻下13.2分,在那個籃球才剛起步的階段,是非常厲害的得分手。有文獻記載他在大學留下70.3%的命中率,但這應該場美麗的誤會,因為大一時沒有紀錄出手的統計數字,Basketball-Reference就將他的生涯投籃命中率給自動統計為70.3%。但光從他大二只有38.3%,推算回去大一得要有百分百的投籃命中率才有可能達到生涯七成。

鄉巴佬入紐約

1948年Gallatin提前從東北密蘇里州大畢業,當時他以為同在密蘇里州的聖路易炸彈隊會挑選自己,但最後Gallatin被遠在千里之外的尼克隊所挑走,炸彈隊用第七順位挑選了康乃爾大學的Robert Gale。

沒錯,就是那個康乃爾,事實上當時常春藤大學球員相當搶手,那年波士頓塞爾提克用第三順位挑選了哈佛大學的George Hauptfuhrer,最後這兩個人都沒有打過任何一場職業球賽。(關於塞爾提克早期愛亂選麻州當地的球星,可以參考拙作<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三)第一個狀元籤 

官方的說法是他在第二輪的第40順位被尼克隊給選上,但由於當時NBA根本還沒誕生,而NBA的前身BAA也才剛打了一個球季,還處於草創的階段,情勢可說是一片混沌。第一年有11支球隊的BAA打完一年後剩下8支,一樣風雨飄搖的NBL有四支球隊移籍到BAA,因此當時選秀除了第一輪的前十二順位外可說是一團混亂。有些紀錄將Gallatin記載為當年尼克隊的第一選擇,這跟實際的情形有點落差,因為當年尼克隊在第一輪第四順位挑選了當地的明星球員Dolph Schayes,但當時還在NBL打拼的三城黑鷹隊(現在老鷹隊前身)也在選秀會裡挑上了Schayes,並將簽約資格讓渡給了雪城國家隊(現在的費城七六人隊前身)。

當時每個職業聯盟各自為政,國家隊以高出尼克隊一倍的七千五百塊美金簽下了Schayes,因此紐約出身的Schayes從來沒打過尼克隊,倒是經歷了國家隊由NBL到NBA在搬家到費城更名為七六人隊的一連串歷史,在改換費城球衣後一年,Schayes才高掛球鞋。

就這樣,Gallatin成了那年尼克隊選秀上的最高順位球員。

「這是夢想成真,我對紐約真的一無所知。那是我第一回從聖路易搭機到紐約,紐約市的噪音與混亂真讓我大開眼界,到處都是亂竄的計程車,你得要身處其中才能真的感受到,到處都是人,每個人好像永遠都是來去匆匆。」像是個鄉巴佬初入紐約的Gallatin說。「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熱愛籃球,而尼克隊用他們的第一順位選擇了我,因此我知道他們認為我具有某些他們在追尋的能力。」

NBA史上第一個鐵人與籃板專家

菜鳥球季的Gallatin平均可以拿下8.3分,六呎六吋兼打中鋒與大前鋒的他在當時的尼克隊裡可以排上第四號得分手,季後賽裡更進步到了12.0分。雖然職業前兩年NBA還沒有導入籃板數據的統計,但很快的,Gallatin就以籃板成了圈裡的知名人物,而他的籃板能力與打死不退的強悍態度也讓他贏得了「The Horse」的綽號。

「我想自己有些幸運,因為當時聯盟並沒有太多優異的長人與籃板手,但我真的很會抓籃板。」Gallatin謙虛的說。「我想那是項自己一直都能有好表現的特長,一個讓其他人刮目相看的天分。」

「場上我最愛的就是拼搶籃板,確保球隊能夠搶到球,並努力奉獻。」Gallatin說。「我覺得無論如何自己都得要奉獻一切,贏球是第一要務,不管是哪種運動,只要是有助於贏球,球員都應該專注其中。我只是遵循教練的指示並做出貢獻,我試著做任何有助於球隊贏球的工作,並幫助球隊進入季後賽。」

職業生涯裡Gallatin的平均籃板數字都未曾低於10個,1953-54年更以15.3個籃板登上聯盟籃板王的寶座,生涯平均抓下11.9籃板在NBA史上能排上第18位,而他在1952-53年面對活塞隊時單場抓下33籃板是尼克隊的單場紀錄,之後被自己的子弟兵Willis Reed追平。

「周日晚間我們剛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結束一場比賽,當晚就搭火車經由費城轉往韋恩堡,隔天下午就出戰活塞隊。」Gallatin回憶著。「誰會想到單場33個籃板會發生在這麼個舟車勞頓後的夜晚,至少不是我。但人們總說運動員最好的表現,往往是在極度疲憊或是狀況不佳的情況發生,因為你完全的放鬆。這可能是我職業生涯最佳的演出。」

除了籃板,Gallatin另一個為人所樂道的是他的耐戰,他是聯盟早期的鐵人,連續替尼克隊出賽610場依舊是隊史紀錄,而在十年生涯裡他連續出賽了682場例行賽與64場季後賽。

「成為第一個締造連續出賽紀錄的球員是我一直引以為傲的,但比較少被人注意的是我從初中、高中、大學甚至十年職業生涯,我連一場練習都沒錯過,我想這是很少有球員能夠達到的。」Gallatin自豪的說。

靠著籃板能耐,Gallatin成為當時聯盟裡首屈一指的中前鋒,當1950-51球季舉行第一次明星對抗賽時,Gallatin就一舉入選,並連續入榜了七回,其中有四回擔任東區的先發球員。

「能跟聯盟裡最棒的球員們一起打球是非常特別的事情,」Gallatin說。「每個入選的球員都對能成為聯盟最佳球員之一感到驕傲,跟這些球員聚首並一起追尋勝利更是特別,我們打得非常激烈認真,在那個年代沒有甚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對決Bill Russell

在九年的尼克生涯裡只有一個球季敗多勝少,其中有三回Gallatin率隊闖入了總冠軍賽,但1951年敗給羅徹斯特皇家隊(現在的沙加緬度國王隊,這也是國王隊隊史唯一的一冠),接著連續兩年敗給當時正當盛年的明尼蘇達湖人隊,讓他在十年的職業生涯裡都無緣總冠軍。

雖然有許多日後的馬後砲覺得Gallatin只是個不會得分的籃板機器,但當時以六呎六吋硬扛中鋒的Gallatin有多厲害,也許下面的故事可以做個例子。

1956-57球季是Gallatin在尼克隊的最後一個球季,當時29歲的他已經接近退休,面對東區宿敵的塞爾提克,當年塞爾提克在選秀會以第二順位選了一個來自西岸舊金山大學的菜鳥,六呎十吋的黑人中鋒Bill Russell。由於參加奧運會,Russell直到球季中(十二月)才正式加入塞爾提克,當雙方在1957年1月8日第一次遭遇時,老經驗的Gallatin簡直將Russell生吞活剝,瘋狂的拿下了26分。

「Gallatin將Russell生吞活剝,Harry知道一切的把戲,Russell只是個菜鳥,」Red Auerbach不只一次在自傳裡提到這個故事。「所以,下回當我們再跟尼克隊遭遇時,我開始跟Russell喊話:『你對付不了Gallatin,我會改派Tommy Heinsohn對付他。』一開始他啥都沒說,但比賽前不久,他把我拉到一旁:『讓我防守Gallatin,我不會再讓他騙我一次。』」

「當我看著他走上場的模樣,我知道偉大的一刻即將來臨,」Auerbach說。「他簡直是宰了Gallatin。」

這場比賽Russell只拿下2分,但Gallatin也只拿下9分。雖然這個故事是Russell在NBA傳奇的開端,但也間接說明了Gallatin的得分能力也非一般人傳說中的那麼不堪。

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年,Gallatin被尼克隊賣到了西區的韋恩堡活塞隊,當年,球隊就從韋恩堡搬遷到了底特律。已經30歲的Gallatin平均有14.9分、10.4籃板,是活塞隊的第三號得分手。

「我已經習慣做個尼克人,從來沒有想過會替另外一支球隊打球,因為尼克隊對我們非常好,我不確定自己的薪水是否跟表現相符,但在尼克隊裡幾乎沒有甚麼達不到的願望。」Gallatin說。「不管你想要參加甚麼活動,球隊都會確認你能拿到票,或是有交通工具能抵達目的地,他們真的非常照顧球員。」

NBA第一個年度最佳教練

雖然成績依然耀眼,但當時球員生涯並沒有太多保障,因此許多球員到了30大關後就開始各自尋找生路,當南伊利諾大學(SIU)找上門來時,Gallatin就毫不猶豫的轉任教頭。四年的大學教練裡留下了69勝35敗的成績,是第一個帶領SIU打入NCAA小校聯盟季後賽(Small-School NCAA Tournament,現在的NCAA第二級季後賽)的總教練,並連續三年達陣,優異的績效讓他在1962年重返NBA在聖路易老鷹隊擔任總教練一職。

「如果有個球員滿場飛奔,勤於回防在攻守兩端努力拼搶籃板,並衝搶每個失控球,付出全力,那你會看到一個六呎六吋的中鋒。」Gallatin說著自己從尼克隊教頭Joe Lapchick身上學到的籃球觀念,這也是他自己的教練哲學。「我為籃球,奉獻了所有。」

當時的老鷹在1958年擊敗正要起飛的波士頓塞爾提克贏得隊史唯一的總冠軍後戰績逐漸下滑。1961-62年雖然奪冠主將Bob Pettit(31.1分、18.7籃板、3.7助攻,29歲)、Cliff Hagan(22.9分、8.2籃板、4.8助攻,30歲)、Clyde Lovellette(20.9分、8.8籃板,32歲)都還在陣中,年輕的後衛Lenny Wilkens接受徵招入伍,但在20場比賽裡也有18.2分、6.6籃板與5.8助攻的成績,但全隊卻打得像是一盤散沙,整季只有29勝51敗(當時一季只有80場),完全失去了當年的王者風範。

於是,一向熱衷於干涉球隊事務的老闆Ben Kerner找上了Gallatin。

「看起來當我接手教頭時這支球隊的螺絲已經鬆脫,每個人都往各自不同的方向,沒人真的為球隊奉獻心力。」Gallatin說。「我想要立即讓所有人回到同一個頁面,包含基本的體能與基本動作。」

更強壯、更快速是Gallatin在籃球場上的信念,新球季的練習裡常看到老鷹隊球員得要相互幫忙才能度過嚴酷的鍛鍊。此外,球員陣容也有些許改變,老中鋒Lovellette被球隊賣往塞爾提克,同時新加入的幾名球員也有助於傳達他的信念。Chico Vaughn是他在SIU的子弟兵,當年他親自開車到Dayton大學將正在準備註冊的Vaughn給直接帶回SIU,而Zelmo Beaty則是Gallatin一手挑選的中鋒。

「挑選Beaty是重要的一環,我告訴老闆Kerner:『在我們對某個球員許下承諾前,我得要親自到他的家鄉一趟,跟他單挑過才成。』」Gallatin說著自己的選秀觀。「於是我去了趟Prairle View A&M大學(在德州西北方)跟Beaty打了場球。人們總是不停的問:『誰是Zelmo Beaty?』,但看看他成為一個多麼棒的球員。」

Gallatin的改革替已經有些老邁的老鷹隊注入新的氣象,讓結束軍旅生涯重返球場的Wilkens刮目相看。

「當我重返球隊,發現氣氛有了巨大的轉變,而且是往正向發展。」Wilkens說。「因為軍方取消了所有休假,因此我趕不上訓練營。當我抵達時發現那是一隻更團結的球隊,而且教練有著鬥牛犬般的韌性,只要Harry下定決心,就絕不改變心意。」

在Gallatin的銳意改革下,老鷹隊逐漸融合成一支新的球隊。除了原本的老將Pettit依舊是攻守的主軸外,另一位老將Hagan改任球隊第六人,而年輕的Wilkens、Vaughn與John Barnhill替球隊注入了活力,在三人都能傳、能投且能跑下,讓老鷹隊轉變成一支內外兼具的快速部隊。例行賽裡老鷹隊成了聯盟裡最難攻克的主場之一,寫下30勝7敗的佳績,且將戰績推升到48勝32敗,跟前一年有19場的差距。

「Gallatin完成了超高難度的任務。」塞爾提克的老將Jim Loscutoff曾經這麼讚嘆過Gallatin帶領老鷹隊的成就。

「這是因為Harry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前尼克隊恩師Lapchick說。「他知道一個職業球員該有的樣子,他知道對一個剛離開學校的菜鳥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同時具備有職業精神與學生的鬥志。」

當時NBA只分成東西兩區,而老鷹隊的戰績只落後給58勝22敗的東霸天塞爾提克與53勝27敗的西霸天湖人隊。季後賽第一輪裡老鷹隊以三勝一敗淘汰掉了Gallatin的老東家活塞隊,但激戰七場後不敵湖人隊。但這個球季老鷹隊戲劇性的轉變,Gallatin像是接住一把快速墜落的利刃般的表現讓他獲選為NBA歷史上的第一個年度最佳教練。

隔年的老鷹隊戰績稍稍衰退,但依舊有46勝34敗的佳績。季後賽第一輪以三勝二敗淘汰了湖人隊復仇成功,但西區冠軍賽裡又再次力戰七場後敗給有Wilt Chamberlain坐鎮的舊金山勇士隊(現在的金州勇士隊)。

但好景不常,隔年開季老鷹隊打得有些掙扎,勝率一直在五成線上漂浮,終於在17勝16敗時Gallatin遭到老闆Kerner革職,結束了兩年多的老鷹隊教頭生涯。那場比賽正好是老鷹隊作客Gallatin前東家尼克隊的比賽,當時老鷹隊以99:89獲勝再次跨過五成勝率。一周後,前東家尼克隊就宣布了Gallatin鳳還巢的新聞,當時的尼克隊只有12勝26敗,落後給東區龍頭塞爾提克20場。

接手後的Gallatin先是吞下了一波四連敗,但接下來的球季裡尼克隊寫下19勝19敗的成績,讓年輕的尼克隊露出一絲曙光。只可惜下個球季裡尼克隊大手筆的換入中鋒Walt Bellamy與後衛Dick Barnett,但Gallatin卻無法整合成功,在開季只有6勝15拜下遭到撤換,結束了自己的NBA教練生涯。

入主籃球名人堂

卸下教練職後,Gallatin回到SIU,這回擔任Edwardsvillie校區的體育主任與籃球教練,三年後轉任高球隊教練直到1992年,寫下16度打入季後賽的紀錄。

1991年,Gallatin以球員身分獲選進入籃球名人堂,達成了籃球人最高的榮耀。除此之外他也先後獲得NAIA名人堂、密蘇里運動名人堂、聖路易運動名人堂、SIU名人堂、SIUE名人堂、MIAA名人堂、伊利諾高校聯盟名人堂等殊榮,SIUE的高球訓練場更以他命名為「Harry Gallatin Golf Training Facility」。

Harry Gallatin,東北密蘇里州大的榮耀。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