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新三巨頭(Zimbio/Jim Rogash/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本系列於周二、四、六刊出>

Kevin Garnett不僅攻占了SLAM的開季分析封面,也成功的登上了運動畫刊與ESPN雜誌的開季分析封面,更正確的說,應該是Garnett與他的新隊友Ray Allen、Paul Pierce一起成了這些開季分析的封面人物(註:在不同區域還會有各自的封面,否則在LA是不會有太多人想掏錢買塞爾提克球衣當封面的開季分析的),成了全世界籃壇的焦點人物。為了拍攝封面與宣傳廣告,ESPN甚至派出了私人噴射客機專程載這三大巨星到攝影棚拍攝,NBA內幕則飛到了羅馬採訪塞爾提克的歐洲熱身賽並與新三巨頭做專訪。

過去幾年一年可能只分到一場全國轉播的塞爾提克更成了熱門商品,而這回開季前就已經安排了19場的全國轉播,可能比1992年Larry Bird退休後所有的場次還多,終於,塞爾提克重返到球隊榮耀歷史的序列之中。

交易後,Pierce努力的鍛鍊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強壯的防守球員,讓自己的體重由過去的240磅至245磅減輕至大學時期的230磅。「明顯地,你得要做些犧牲,過去這些年來,我們都習慣自己獨自撐起自己的球隊,現在,則像是我們要怎樣才能讓彼此更好?這得要透過犧牲,不再是過去包辦所有的工作,而得要改變自己的角色。我可以預見結果將會顯現。」

經過一個暑假,當訓練營正式展開,重新回到波士頓準備球季的Pierce也才有機會接受波士頓媒體比較深入的採訪,也才開始吐露自己這個暑假的心路歷程。

Paul Pierce(Zimbio/Jared Wickerham/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我不知道球隊的方向,也不清楚自己的未來將走向何方,」Pierce接受訪問時從球季剛結束時開始侃侃而談。「我覺得自己被丟在一個荒島上,特別是這個球季當我受傷時只能坐在一旁看著球隊,看著隊友打球更是讓我深受打擊。我從來沒意識到自己對球隊的意義。」

「當我這樣看待整件事情時,要再繼續這樣隻手支撐這支球隊個幾年,對我是個太過沉重的負擔。」Pierce說。「因此,這個暑假就得要對球隊與我的未來做個決定。」

這是Pierce第一次那麼清楚明白的表示在暑假裡的自己已經下定決心,證實自己與球隊已經走到關鍵的十字路口。

「過去一年半裡我們真的都未曾談過任何與Paul有關的交易,」Ainge在記者訪問時則解釋著。「去年,當球隊決定留下Pierce並續約後,我們與他有過幾次討論,討論要找些重量級的球員來幫助球隊成功。許多球隊喜歡交易掉球隊裡心有不滿的球星,但Paul知道我們一直嘗試著去做的事情,他只是不確定我們是不是真的能辦到而已。」

「我不知道未來將帶我到哪裡。」Pierce說。「即使是這個暑假,我認為比其其他暑假這是最有機會被交易的一次,但當我們決定交易來Ray Allen與Kevin Garnett時,我知道自己將會繼續留下來。」

「這些交易替我的職業生涯帶來新生命,卸下了我肩上的重擔。」Pierce說。「我終於有機會能跟這些傢伙一起挑戰總冠軍。」

Arenas,第一個犧牲者(Zimbio/Gregory Shamus/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成為焦點,也自然成了其他球隊狙擊的對象。活塞隊的前鋒Rasheed Wallace質疑這三個各據一方的球星是否真能融為一體趕上季後賽,巫師隊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後衛Gilbert Arenas則放話將在例行賽的第一戰裡給這些當紅炸子雞一些震撼教育,並大膽預言巫師隊必將贏得開幕勝利。

「我聽到Arenas的嗆聲了,這對職業運動是件好事,我們能帶些話題讓大家可以討論。」Pierce接受訪問時說。「一年前這些傢伙才不會對塞爾提克有任何評語,我們就在場上見真章吧!」

就這樣,塞爾提克結束了漫長的暑假補強之旅,同時也展開了漫長的例行賽與季後賽。

***

感謝您的一路收看,重返榮耀系列到此告一個段落。

前面的29回都是預先寫好等著發稿,只有這最後半回是重新修改,因為,這半年裡的塞爾提克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有太多的意外,讓很多事情都跟半年前完全不一樣了,而現在的塞爾提克不僅兩個樂透選秀都落了空,還把Kevin Love搞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切都不在半年前可以想像的範圍之內。

原本希望回首這段歷史,能夠讓我們重新想起塞爾提克在谷底時的那段長達十五年的艱困歲月,也能重新思考「重建」這件事情背後的意義,但後半球季裡,在一群浪人的帶領下,塞爾提克衝入了季後賽,讓重建這個字眼暫時的從塞爾提克身上消失。

但,我們都知道這支球隊離脫離「重建」這個詞彙還有段距離,至少,暑假裡只要高層再有個錯誤的判斷,塞爾提克隨時有可能跟今年的黃蜂一樣又從天堂掉入地獄。

從這角度看,回首這段歷史,又似乎能讓我們更看清楚這中間有多少的巧合,有多少的湊巧站在塞爾提克這方而終於促成了新三巨頭的誕生。

如果KD取代PP(Zimbio/Jared Wickerham/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世事永遠難以預料,就像系列裡Paul Pierce與Ray Allen都曾經思考過的,那一個第二順位對他們職業生涯的巨大轉變。也許就像Pierce所說,如果塞爾提克真的抽到第二順位,也許他已經不會再穿上榮耀了綠色球衣,而我們也不知道是否會有那第十七面的冠軍錦旗。

也許,塞爾提克如果當年在選秀會上有著一如預期的好運,這將會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旅程,但我們也別忘了,當年的狀元Greg Oden已經從聯盟裡消失,而Kevin Durant還跟他的總管Sam Presti在為自己的第一個冠軍奮鬥當中,這個球季甚至因為受傷而完全失去了光芒。

這究竟是好運還是噩運,現在我們也已經無從得知。

又如果,當時抽到第二順位的不是西雅圖超音速隊,而是其他球隊,就像2014年可能就不會有球隊有意願要用Ray Allen這樣等級的球星來跟我們交換那不上不下的第五順位,也許塞爾提克只能換到另一個稱不上明星球員的老球皮來安撫Pierce的情緒,繼續前幾年的爛劇碼。又或者抽到第二順位的是明尼蘇達灰狼隊,那這齣戲就完全的沒有繼續演下去的可能。

而假若抽到第二順位的超音速隊沒有更換總管,也許就一如Allen預期的Rick Sund會留下他跟新選來的Durant一起奮鬥,這樣不僅塞爾提克沒有招攬Garnett的籌碼,自然也不會有三巨頭。現在的雷霆隊可能還繼續留在西雅圖,而雷霆隊也無法透過選秀繼續蒐羅Russell Westbrook、James Harden與Serge Ibaka等球員,

再者,如果Garnett的球員選擇權早個一年,那公牛隊的那個包裹明顯的會比塞爾提克的更有吸引力,而如果晚個一年,Garnett在2007年還不會有想離開灰狼隊的念頭,即使有,灰狼隊也可以不用那麼顧慮KG的感受,而可以有更多的選擇空間。更何況如果晚了一年,湖人隊的Andrew Bynum將有更漂亮的數據,也許Kevin McHale就沒那麼容易說服老闆Glen Taylor挑選Big Al而不是Bynum。

如果顧問是王子!(Zimbio/Ezra Shaw/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而如果Garnett當年詢問的不是Chanucey Billups或是與Doc Rivers有交情的Tyronn Lue,而是哪個跟塞爾提克有嫌隙的球員,就如同今年暑假如果有人問到Tayshaun Prince對塞爾提克球團對Danny Ainge的評價,你認為Garnett還會挑選塞爾提克當他的最佳方案嗎?

別忘了,Ainge在聯盟管理階層的評價可能不壞,但在球員與媒體圈可是另外一回事。

假使,當Wyc Grousbeck與Glen Taylor的談判因為Rajon Rondo而破裂,又或者Grousbeck一時心軟放走了Rondo,塞爾提克只能用Eddie House或是菜鳥Gabe Pruitt先發,又或是傳言中Ainge有興趣的Brevin Knight先發,這樣的新三巨頭真的能贏得總冠軍?

而最後,如果灰狼隊的總管不是Kevin McHale,而是現在的Flip Saunders,你真的覺得塞爾提克有機會換到Kevin Garnett嗎?

這中間只要有任何一個環節出錯,就可能沒有新的三巨頭誕生,也有可能是另外三個球星組合成的鬧劇,更可能沒有第十七座金盃,沒有退休背號。甚至只要有任何一個環節出錯,就是球隊崩壞再另一個重建的開始。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接下來的暑假會有甚麼樣的發展吧!

第二十九回:GAP 重返榮耀(29/30)KG敞開心胸談交易 

<本系列以 《Top of the World,Peter May 2008》為基礎,並參考Boston Globe、Boston Herald、ESPN、SLAM、Seattle Times、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等新聞網站與部落格撰寫而成>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語冰
  • 就重建球隊來說,一步登天真的是太神奇了。應該連安吉都不會想它可以過二次年。

    那就目前的波士頓來說,無論戰力/薪資空間/手上可供交易的秀權。
    就重建球隊間相互比較來說,應該是最俱吸引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