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ynyk雙手一揣導致了悲劇 (Zimbio/ Jim Rogash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由塞爾提克球迷的立場來看這場比賽是件頗為尷尬的事情,如果您已經有定見,其實大可跳過這篇只想從畫面來看事情的文章。

首先,在第四戰開打前還有許多媒體把Kevin Love列為暑假塞爾提克總裁Danny Ainge優先追逐的自由球員,還列出了你會希望Love穿上綠衫的理由。看著Love突然抱著手肘頭也不回的往休息室奔去,這些好事者也許張大了嘴也說不出話來,又或者,他們嗜血的找到了新的話題,也說不定。

其次是這場比賽的三波衝突裡的當事人其實都不陌生,Love是去年暑假的目標,第二回衝突的Kendrick Perkins當年是GAP的保鑣,這回各為其主向老東家的小老弟動手也不能說太出乎人意料之外,畢竟,波士頓球迷對Perkins的血性方剛是一點也不陌生,而他會把這形容成「Jim Loscutoff play」也不那麼意外。

至於第三回的J.R. Smith也不是頭一回。在上一回Smith還身穿尼克隊球衣的時候,就曾經一肘敲在老後衛Jason Terry的下巴,並且遭到聯盟的一場禁賽。那個系列也是兩隊激烈的對抗,即使塞爾提克的老將們傷的傷,每場更只有七到八人的輪替陣容,但,每一個人都拿出所有的氣力,面對例行賽拿下54勝的大西洋區龍頭尼克隊,即使兩隊間有12.5場的勝差,但還是沒有人投降認輸。

因為事忙到周二晚上才看到比賽,也沒有先看這幾場「紛爭」的片段,因此從周一到周二,腦袋裡回想起許多隊史上的鬥毆:從最有名的Kevin McHale對Kurt Rambis的「曬衣繩式」<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五八)曬衣繩式 ,到總冠軍賽裡火箭隊的七呎四吋中鋒Ralph Sampson一拳揮向塞爾提克六呎一吋高的Jerry Sichting,到費城七六人隊即將退休的Dr. J(Julius Erving)彎腰讓Larry Bird摔個大跟斗後,在大菜鳥Charles Barkley架起Bird的相助下,連續的幾記右拳,直到八零年代末期底特律活塞隊的種種。

這些比賽裡有塞爾提克先動手的,也有吃虧的,有些是總冠軍賽,也有例行賽,Dr. J痛毆Bird的比賽甚至還是1984-85球季的第六場比賽,試著回想起這些球賽來做好心理準備。

還有一場,也許跟這可能的畫面比較接近<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五二)火熱開打 。那是1983年的熱身賽,為了避免Dr. J因為防守而影響進攻,七六人隊用了六呎八吋的二年級前鋒Marc Iavaroni來換防,兩人激烈的肢體碰撞下,最後演變成了互毆。在早先前七六人隊的明星中鋒Mose Malone已經先與Cedric Maxwell(現塞爾提克廣播球評)發生衝突,這一回的Iavaroni的意外更點燃雙方怒火,不僅板凳清空(這在NBA嚴禁球員離開板凳前是家常便飯),連坐得離場邊有段距離,高齡六十六歲的總裁Red Auerbach都靈活的翻過了種種障礙衝下球場,先與裁判爭執,接著與七六人隊總教練Billy Cunningham對罵,最後與六呎十吋聯盟史上最恐怖的中鋒之一的Malone對峙。

這,只不過是熱身賽而已……

開賽問題出在禁區防守

▲ 不管是誰露出空擋,最後都是要靠Zeller補防 (Zimbio/ Jason Mill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言歸正傳,這場比賽一開打騎士隊明顯的就改變了前幾場的遊戲規則,一開賽就由Love在罰球線左側一個漂亮的轉身跳投吃掉了Brandon Bass。塞爾提克在第三戰賽前就一直傳出要更換先發陣容,目標就是前兩戰裡打得並不理想的Bass,但第三戰裡並沒有變更。第四戰裡雖然做出了修正,但卻是把菜鳥後衛Marcus Smart換成了前鋒Jae Crowder,球隊裡最資深的Bass還是繼續擔綱先發。

塞爾提克在戰術上也有修正,過去三場僅是讓Avery Bradley與Bass做些簡單擋人的小組合作,這回設計了兩次的雙重阻擋讓Bradley連續繞過兩次人牆徹底甩開防守的Smith後在左側四十五度角的中距離穩當的出手得分,這才是Bradley所需要的投籃空間。

下一回的進攻裡騎士隊還是將球交給Love單打,顯然的要利用Love在身高、體型上的優勢來硬吃小一號的Bass。第一次假晃失敗後Love將球回給LeBron James後再做第二次的嘗試,幾次硬推失敗後Love轉而以翻身跳投的方式,這回球沒進,但總是抓不下籃板的塞爾提克又一次的讓騎士隊有第二波進攻機會,讓Smith輕鬆的在三分線外進球。

▲ Smith 的外線跳投 (Zimbio/ Maddie Meyer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塞爾提克籃板的孱弱從開賽前兩分鐘就暴露無遺,在James一次漂亮硬吃Crowder的切入打板但用力過猛不進下,試圖封阻的Tyler Zeller失去了位置,一旁的Evan Turner又沒有卡位下,騎士隊中鋒Timofey Mozgov像坦克車般衝進了禁區,雙手將球放回籃框。

過去幾場暫停總叫的不夠快的總教練Brad Stevens這回只有一分三十八秒就用盡耐心,早早喊出了第一次暫停。很顯然的,防守籃板的不夠用心是這次暫停的主因,在暫停時轉播單位也特別針對Stevens的指示做了收音,大意上不外乎:開賽的七分裡有五分來自進攻籃板,得要制止這種行為,不管如何,就是別再讓騎士隊輕易的抓下進攻籃板。

暫停過後,Bradley利用一次的錯守以快速的切入閃過了Mozgov上籃得分,而當騎士隊反攻時,因為Zeller的補防 Mozgov雖然擠到內圈,但Zeller很盡責的伸展身體讓Mozgov沒有辦法在籃底下起身,最後籃板落在Turner手中,第一次保護住防守籃板。

雖然保護了防守籃板,但塞爾提克的問題並沒有解決,由於James、Love都對塞爾提克的防守者造成威脅,這迫使幾乎每一次的攻防裡中鋒Zeller都要去補防,甚至這已經成了他在防守時的習慣,要將注意力放在對方持球的進攻球員身上,而不只是卡住自己房守的Mozgov。這其實是除了卡位不紮實外,塞爾提克另一個在防治對手進攻籃板上總是失敗的原因之一。在Zeller補防失去位置後,另一個長人Bass在籃框的另一端,這就讓塞爾提克的防線露出縫隙,再加上球員沒法將自己的防守球員僅可能的阻擋在禁區之外,讓騎士隊的球員可以輕鬆的搶到進攻籃板。

追根究柢還是球隊在防守時的橫向聯繫不足,缺少一個能夠統整防守的中樞人物,才是整個禁區防守的問題所在,這如果再用騎士隊在防守時的表現做對照,就更為清楚。除了天份不足以一對一守住James外,其實更多的原因在於防守的觀念與訓練上。

Love 的悲劇結局

▲ Love抱著肩膀往休息室直衝 (Zimbio/ Jim Rogash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第一節裡塞爾提克還有另一個與第三戰不同的調度,當Turner幾次中距離跳投不進又挨了Mozgov一次火鍋下,在第一節只進行了不到五分鐘就換上了上一場出賽機會大減,投籃表現非常不理想的Isaiah Thomas。但這個替換並沒有發揮預期的功效,急於建功的Thomas先是一個勉強的三分線前一步跳投失準,下一波進攻裡又在切入後停球,讓Kyrie Irving有機會從側後方抄球成功,最後與James兩人小組合作的快攻取分,很快的將比數拉開到17:8。

雖然Thomas成功的妙傳空切 的Zeller拋射取分,且護住了Love三分不進後的防守籃板,但Thomas快傳偷跑的Bass快攻卻反而讓James製造了一次撞人的進攻犯規,塞爾提克只得將Bass換下場已Kelly Olynyk取而代之。

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如果對第三戰有印象,Olynyk只出賽了兩分四十一秒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三分多鐘不到裡Olynyk在攻守兩端有如遊魂,防守時沒有卡位也沒有適時的補防,應該是他就此被冰凍在板凳上的主因,而他想要改變的念頭可能就導致了這次意外。

在回到場上的第二次進攻裡,一陣兵荒馬亂後退到三分線外的Crowder在右側四十五度角接到Thomas的傳球出手,由背後往禁區移動的Olynyk擠到籃下時已經與Love糾纏在一起,當卡到籃下位置的Love要轉身搶落在兩人身後的籃板球時,Love鬆開左手並將Olynyk卡住在身旁,而原本左手被Love夾住的Olynyk則用右手扳住Love肩膀,試圖拉住Love以免讓他抓到籃板,最後雙手一拉導致了Love肩膀脫臼轉身一路直向休息室衝去。

當Love往休息室而去時,闖下大禍的Olynyk還高舉雙手,狀似回頭在找裁判看發生了甚麼事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已經鑄下了大錯。

▲ Olynyk一揣後,Love面露痛苦表情 (Zimbio/ Jim Rogash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好吧,我得要承認這跟我過去一天來所想的畫面完全不一樣,但要說Olynyk是故意要讓Love受傷,根據Olynyk在犯規後的第一個反應,似乎也不是那麼回事,就聯盟賽後的裁罰顯然也是站在這個基礎點上做出的判決。

就動作來說,從Olynyk在左手被夾住導致第一時間無法回身搶落在自己身後那其實一開始離自己較近,但兩人轉身後反而被隔得較遠的籃板球,直到Olynyk用右手試圖扳開Love的這個有犯規之虞的動作都能夠被理解。問題就出在當搶到先機的Love碰到球時,Olynyk雙手繼續一揣這個多餘的動作讓事情不可收拾,也許這就是Love認為Olynyk是故意導致自己受傷的原因所在。

當然,騎士隊球員會反應如此激烈是可以理解,球隊裡第三號人物被對手的板凳給弄下場,換做是Auerbach也會氣得跳腳。以目前Love不僅肩膀脫臼還有撕裂傷來看,至少第二輪都無法出賽,甚至有可能整季報銷,這對禁區非常薄弱,其實只有三人輪替的騎士隊來說是一大噩耗。

夜已深,球賽還沒能看完,但這似乎已經注定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比賽,剩下的比賽等明天再說吧。

最後,還是要向Love致上歉意。

第一戰:<Game 1> 內外失靈,塞爾提克不敵騎士  

第二戰:<Game 2> 調度失靈 塞爾提克苦吞二連敗  

第三戰:<Game 3> 一場永不輕言放棄的比賽  

第四戰之一:<Game 4-1> 一場悲劇的發生  

第四戰之二:<Game 4 -2> 衝突不斷,騎士與塞爾提克雙輸收場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yan34n
  • Love還真倒楣,正在累積季後賽的場數和經驗時,就碰到這倒楣事.

    現在,難題丟回給騎士,先發大前鋒Tristan Thompson能發揮多少?能否幫騎士拿到東區冠軍?這些,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