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AP終於正式合體 (Zimbio/ Jim Rogash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本系列於周二、四、六刊出>

當Kevin Garnett第一次正式踏入自己未來的主場,來到掛滿了冠軍錦旗與退休背號的波士頓TD花園廣場,他抬頭仰望高掛著的退休球衣與冠軍錦旗,很快的,他意識到最後一面冠軍旗得要回溯到1986年。

「1986,哈!」Garnett驚訝的哼了一句。

「那是21年前的往事了。」一旁的記者接口道。

「21是個好數字。」在交易到塞爾提克前總穿著21號球衣的Garnett順口接道。

▲ 21真的是個好數字 (Zimbio/ None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交易消息傳出後,媒體最有興趣的是Garnett之前才公開宣稱不願意到波士頓打球,究竟是什麼影響了他的決定,而這又是否會影響到雙方延長合約。

「這中間有非常認真嚴肅的討論,」交易公布前一天,Miller面對記者的詢問時說。「這些討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正是檢視這些問題,以及這個結果是否對交易中的每一方都合理。每件事情都是整件交易的部分,都關係到是否能導向最後的結論,或是走向破裂。」

不同於上回Ray Allen入隊時只有管理階層參與記者會,這回包括Allen與Paul Pierce都一起出席了這個可能改變球隊歷史軌跡的重要時刻,三個人一起拿起了自己的球員供媒體拍照,也正式宣告新的三巨頭真是誕生,而塞爾提克將重返聯盟的勢力地圖之中。

▲ GAP終結了漫長的冠軍空窗期(Zimbio/None/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這也許是我加入NBA之後經歷過最瘋狂的72小時,就像是坐在一台時速200英哩的藍寶堅尼裡,而你的腦袋卻在車窗外。」記者會上Garnett說。「原本,我一直沒有意願離開明尼蘇達,但當我持續跟球團討論球隊的未來,怎樣能讓球隊更好,聽取灰狼高層的意見與未來的規劃,我聽到他們說得多與我認為最佳的方法有所牴觸,也讓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明年可能不會繼續穿著灰狼隊的球衣,我想老闆Glen Taylor對球隊未來的觀點與我大相逕庭,也讓我得要開始思考其它的可能選擇。選秀會當晚,當塞爾提克交易來Ray Allen後,整個情勢對我有了轉變,我開始可以想像自己穿著塞爾提克球衣,我想這也許是我能贏得冠軍戒指最好的機會,毫無疑問。」

「我很興奮能成為塞爾提克一員,」Garnett說。「能有機會跟Pierce、Allen這樣重量級的球員同隊真是美好,塞爾提克擁有令人驕傲的傳統,而現在,我希望我們能有機會替這傳奇寫下新頁。」

但無論如何,灰狼隊一直是Garnett心裡的第二個家鄉,也因此,當他在2015年願意放棄自己的否決權重返明尼蘇達終老也就顯得如此順理成章。

「我想到頭來我還是個忠誠的球員,只要覺得球隊也對我誠實以待,一切都不是問題。但如果這樣的關係有了變化,一切就變得相對簡單。」Garnett說著自己內心並不願意離開灰狼隊。「因此,在之後經過了一些階段,非常痛苦的過程,但我想這也許是我能贏得冠軍戒指最好的機會,所以我決定跨出這一大步,做出改變而來到這裡,穿上這五號球衣。」

「在我心裡,明尼蘇達永遠有個特別的位置。」Garnett說。「但我想在這個年紀,年輕化與重建不是我的目標,而且,我認為球隊需要資深球員才能贏球。」

▲ Pierce與Garnett一路相伴直到老天拆了他們 (Zimbio/ Elsa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記者會上Garnett也談到自己在交易成真試圖與Pierce聯繫,在沒能通上話下還傳了簡訊給Pierce,而且為了擔心Pierce錯過簡訊特別替Pierce的四個手機門號都傳送了簡訊,但最後都沒有收到任何來自Pierce的回覆。在苦等不到Pierce的回覆下,Garnett決定改撥電話給Ray Allen。

「很幸運的,Allen只有兩支電話。」Garnett促狹的說。

「真糟,我應該要認得那個區域號碼的!」記者會上Pierce毫無說服力的說。

「喔!反正四支手機上的留言都一樣。」Garnett在一旁俏皮的說。

系列:GAP 重返榮耀

第二十五回:GAP 重返榮耀(25/30)McHale的黑鍋 

<本系列以 《Top of the World,Peter May 2008》為基礎,並參考Boston Globe、Boston Herald、ESPN、SLAM、Seattle Times、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等新聞網站與部落格撰寫而成>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