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任教練的Tommy Heinsohn

沒了Bill Russell,Tommy Heinsohn明白過去Red Auerbach那套繞著Russell的攻守戰術已經行不通,特別是自己的先發中鋒Hank Finkel已經成了媒體嘲笑的對象,特別是球隊的籃板王小前鋒Havlicek的7.8籃板還比先發中鋒Finkel多了0.1個,而大前鋒Don Nelson只有六呎六吋,都讓Heinsohn下定決心要讓塞爾提克轉型成為一支以快攻為主的球隊,藉以發揮Havlicek、Nelson的優點。

有些幸運的,塞爾提克在選秀會上以第九順位上挑走了後衛Jo Jo White,Heinsohn也開始了將White改造成控球後衛的計畫。在百廢待舉下,塞爾提克整季跌跌撞撞,但也寫下了34勝48敗,算是差強人意的成績。

球季結束,在Auerbach與Heinsohn主導下塞爾提克在第四順位「偷」走了六呎九吋的速度型中鋒Dave Cowens,再加上1968年入隊的防守專家Don Chaney組成了球隊的核心五人。這球季Heinsohn帶領的塞爾提克進步到44勝38敗,在大西洋區落後給當時的強權尼克隊與同樣在走下坡的七六人隊,但由於當時的賽制是各分區取兩名進季後賽,因此雖然中央區的老鷹隊只有36勝46敗,塞爾提克還是連續兩年無緣季後賽。

雖然塞爾提克的戰績回到了海平面之上,但Heinsohn的評價還是沉潛在底部,特別是背後有個光環耀眼的Red Auerbach,儘管Heinsohn在場邊的戲味十足,不管是抗議還是誇張的指揮動作都頗引人注目,但媒體還是把他當成是老紅頭指揮棒下的木偶。

所幸,隔年(1971-72)Heinsohn就帶著子弟兵以56勝26敗拿下了東區例行賽的王座,領先尼克隊有足足八場勝差,雖然在季後賽第一輪六場打敗了射手Pete Maravich與中鋒Walt Bellamy坐鎮的老鷹隊,但第二輪還是不敵老經驗的尼克隊。

1972-73年是塞爾提克隊史上相當重要的一年,那年的塞爾提克補入了籃板手Paul Silas減輕了Cowens的重擔,兩人分別抓下13.0與16.2籃板的能耐也讓Heinsohn的快攻戰術有了真正的發起點。塞爾提克的戰績一路獨走,一開季就演出十連勝,當球隊吞下第10敗時已經拿下41勝,接下來的31場比賽也只吞下四場敗仗,最後以8連勝結束球季。68勝14敗的成績不僅領先尼克隊達11場勝差,68勝到今日都是塞爾提克隊史上拿下最多勝的球季,比入選NBA十大球隊的1986塞爾提克的67勝還要多上一場。

這支球隊是Heinsohn口中自己指導過最棒的球隊讓他贏得年度最佳教練,但這支球隊最後不僅連NBA史上最佳十隊的邊都沒摸上,甚至在塞爾提克的隊史上都少人提及,原因就是在東區冠軍賽裡塞爾提克還是無法跨越尼克隊的障礙。

在這支球隊,沒有冠軍,什麼都是其次。

***

▲ Dave Cowens在2010季後賽接受訪問(Zimbio/Elsa/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隔年,古靈精怪的Paul Westphal成了板凳上的重要援手,雖然最後只以56勝26敗結束球季,但還是領先尼克隊七場勝差。東區冠軍賽裡照例又是塞爾提克對上尼克,但情況有了轉變,一直橫亙在前的尼克隊因為Willis Reed的膝傷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上場,而前鋒Bill Bradley與Dave DeBusschere都邁入30大關,全隊只靠傳奇後衛Walt Frazier苦撐,替補中鋒Phil Jackson(是的,就是那個Phil Jackson)雖然有全隊次高的14.8分,但卻於事無補。

塞爾提克經過幾年生聚教訓,年輕的主將Cowens只有25歲,雖然身高不足但靠著敏捷的速度與反應成了聯盟頂尖中鋒之一,而27歲的White雖然還是擺脫不了得分後衛的本色,5.5次的助攻還比不上前輩Havlicek,但他的得分能力以及處理快攻的能力都讓他在場上游刃有餘。

兩個完全不符合傳統藍球場上位置區分的新興球星,加上在六零年代打破後衛-前鋒界限,史上第一個搖擺人的33歲老將Havlicek,這支塞爾提克只花了五場就擺平了尼克隊揚長而去。

總冠軍賽裡,塞爾提克面對同樣在西區新崛起的公鹿隊。說新崛起也不甚正確,這支球隊1968年才創隊,隔年挑到了Abdul-Jabbar,第三年在換來Robertson後就拿下隊史第一座冠軍獎盃,是聯盟史上少見的案例。但這隻很快達到高峰的心球隊在過去兩個球季分別敗給湖人隊與勇士隊,此時的Robertson已經35歲高齡,不可一世的得分能力大幅滑落,但Jabbar毫無疑問是聯盟最佳的中鋒。

在Robertson已經無法改變戰局下,所有的球隊都選擇包夾甚至三夾Jabbar,但Heinsohn不吃這套。他相信自己強悍的中鋒Cowens可以搞定一切,雖然Cowens比號稱的六呎九吋還要在矮上一些,但無論六呎八吋或九吋在七呎二吋的Jabbar面前都沒有太大差別。

Heinsohn的賭注一開打就奏效,在不讓其他球員發揮下,雖然讓Jabbar拿下35分,但只有兩個隊友分別拿下12分,而Robertson只拿下6分下,塞爾提克以98:83輕取地主。第二戰公鹿隊的傳奇教練Larry Costello也做出調整,就這樣,兩個教頭就像是對弈一般不斷的出招、接招,最後兩隊在前六戰裡打成了平手,進入了最後的殊死戰。

無論怎麼變招,Heinsohn唯一的堅持就是不輕易包夾Jabbar,讓Cowens像個男子漢一般的正面迎戰。雖然還是讓Jabbar拿到高分,但Cowens的進攻也不曾因為Jabbar而打折扣,雖然不能完全抵銷,但都還在塞爾提克的團隊戰力可以彌補的範圍之內。

Heinsohn與Cowens竭盡所能的降低Jabbar的殺傷力,但第六戰Jabbar槍響前的天勾還是重傷了塞爾提克,這一勾不僅讓塞爾提克在主場封王的夢碎,更讓塞爾提克第五戰辛苦踏破公鹿隊主場的努力成了泡影。

現在,塞爾提克得要飛到密爾瓦基在客場決一死戰。

***

第六戰賽後,塞爾提克的大頭們齊聚在Red Auerbach的辦公室裡,除了Heinsohn與助理教練John Killilea外,與老紅頭及Heinsohn都關係密切的Bob Cousy也參加了會議。

總冠軍賽系列裡,Cousy跟兩個同樣自紐約地區出身的退休球員Carl Braun與Richie Guerin一起在佛羅里達打著高爾夫,晚上也一起看著總冠軍賽。

「我們完全不能理解!」Cousy在會議裡對著Heinsohn說。「我們說:『為什麼不讓Cowens在前防守Jabbar?讓他沒有機會接到球!』」雖然Heinsohn解釋著曾經這麼試過,最後但Cowens陷入了犯規麻煩,而且,這是第七戰,如果損失了Cowens,塞爾提克沒有另外一場比賽可以彌補。

儘管最後沒有結論,但老學長的意見還是在Heinsohn腦海裡縈繞不去。

「John,你覺得呢?」往密爾瓦基的班機上,Heinsohn突然對助理教練Killilea說。「這也許是個很棒的點子,假若我們出其不意的用Cowens在前防守,而讓Silas繞到後面包夾呢?」

「那,誰來負責防守Cornell Warner呢?」一旁的助教對老闆面對突如其來的點子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沒有人!」Heinsohn一派輕鬆的說。「在總冠軍系列的第七戰,在密爾瓦基的全國轉播前,與其讓Jabbar一球一球砍死我們,我寧願給Warner一個機會證明自己是個偉大球員。」

最後,Jabbar拿下了26分,上場29分鐘的Warner三次出手不進只靠罰球拿下一分,塞爾提克以102:87大破了從開賽就大驚失色的公鹿隊。

這一戰,讓Tommy Heinsohn成了冠軍教練,擺脫了貼在自己頭頂上的老紅頭影武者的標籤,也在塞爾提克的功勞簿上再記上一筆,1976年的第二冠更證明了他執教的能耐。當1978年因為複雜的球隊政治因素卸下總教練工作後,Heinsohn在1981年重新回到場邊與Mike Gorman合組轉播搭檔擔任塞爾提克的電視評論員直到今日。

而在1984~1987期間,他也在的地方轉播結束後則擔任CBS的季後賽球評,這幾年正是東塞西湖鬥得最兇的年代,Heinsohn綠血充滿的播到方式也成了話題。

他的轉播風格已經成了塞爾提克球迷最熟悉的一環,場邊的不時會有球迷要Mike & Tommy去選總統,更少不了小球迷要Heinsohn給他一個「Tommy Point」,而他的口頭禪「給我一個破碎(Give me a break)」更是許多專訪愛用的雙關語。

Tommy Heinsohn,最新的名人堂教練,以自己的方式,在塞爾提克的歷史軌跡上留下各色身影。

▲ Mike & Tommy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