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rry Bird 指導 Darnel Jackson(Zimbio/Mike Young/Getty Images AsiaPac

 http://www.sportsv.net/articles/8694

波士頓環球報的Steve Bullpett在老鷹隊來訪前寫了篇Dominique Wilkins的專訪Dominique Wilkins values his wars with Larry Bird, Celtics,裡面提到了自己與Larry Bird的第一回遭遇,提到了Bird對菜鳥的毒舌,提到了兩人對抗的歷史,當然也提到了那場傳誦千古的雙槍對決。

今天我們不談雙槍對決,在我心裡,再怎麼寫也寫不過當年曲爺那麼傳神。我們來談談另一場兩人的對決,以及Larry Bird與Chuck Person的故事。

畢竟,要講Larry Bird的垃圾話怎麼也講不完。

Larry Bird 「掐喉」Dominique Wilkins

1986年1月18日,客場的老鷹隊特地從洛杉磯請來了替湖人隊表演的Dancing Barry到場助拳,賽前,Barry就放話要替老鷹隊痛宰塞爾提克:「我的生涯對戰成績是六勝二敗,亞特蘭大的球迷需要我的加持!」

老鷹隊的球員的確需要,因為這個球季的老鷹隊已經吞下了對戰的五連敗,而過去五個球季裡老鷹隊也只贏了三場,同時卻輸掉了24場。

「我很不高興,我不喜歡他那樣大肆嚷嚷自己對塞爾提克的記錄,在我老家他可不大受到歡迎,我告訴你。」塞爾提克的主將Kevin McHale說。

也許是Dancing Barry的魔力,儘管在滿場球迷(16,522)的嘶吼吶喊下,老鷹隊在第一節就製造老練的塞爾提克八次失誤,以34:25取得領先,第二節更一度將比數拉開到70:47,足足有23分的優勢。

下半場,還是只能靠主將Larry Bird表演,第三節裡Bird獨拿了17分將雙方的比數縮小到14分差,在隊友逐漸找回投籃手感,塞爾提克在第四節中靠著一波14:0的攻勢不僅追回失分,還取得了領先優勢,兩隊陷入膠著。塞爾提克全隊在下半場出手44次砍進28球(63.6%)下,並以堅強的防守將上半場得分順手的老鷹隊的氣燄給壓了下去。

在前鋒Cliff Levingston的一次三分打下,老鷹隊將比數拉開到五分差,但塞爾提克也立刻還以顏色連追六分,在中鋒Robert Parish一次翻身跳投下又以108:107取得領先。比賽只剩下1分23秒,老鷹隊毫不猶豫的將球送給了Dominique Wilkins,很快的,26歲的狂野小子製造了McHale的第六次犯規,順利的站上罰球線。

比賽只剩下1分06秒。

當雙方站在禁區邊上等Wilkins罰球時,一旁的Bird突然冷不防的比了個「掐喉」的動作,一時會意不過來的Wilkins亂了陣腳,生涯罰球命中率達81.1%的他兩罰落空,而詭計得逞的Bird則立刻砍進兩分趁勢拉開差距,但回魂的Wilkins立刻以一記三分球追平比數,彌補了自己的過錯。另一邊,Bird也毫不含糊的單打製造了Wilkins犯規兩罰穩穩入網再度取得領先,Wilkins也立馬切入還以顏色。

平手但保有進攻權的塞爾提克在最後20秒喊了暫停,準備部署最後一擊,但誰都知道這會設計在Bird手上。

暫停過後,Dennis Johnson在高位持球等待Bird繞過單擋,但在Wilkins死命糾纏下苦無拿球的空檔,無奈下DJ只能將球交給Parish翻身跳投,但失手被逼入了延長賽。

比賽最後在Bird穩健的罰球下塞爾提克以125:122險勝。

這場比賽Wilkins拿下36分7籃板3助攻與阻攻、抄截各1,Bird則攻下了41分7籃板6助攻3抄截2阻攻,但在Wilkins的防守下有高達7次的失誤。

這是發生在Bird與Wilkins在1988年著名的雙槍對決前兩年,事實上,每回這兩人碰頭都像是兩個西部牛仔對決般精彩。

「我一直非常喜愛Wilkins,因為他總讓我感到每一年都有顯著的進步。]Bird在雙槍對決後說。「他現在開始傳球,籃板也抓得更好,在這系列裡他對我的防守極佳,超過除了Michael Cooper外的任何球員。」

Chuck Person與Larry Bird

但說到第一次碰面,還是得要提到另一個生涯與Bird同樣火花四射的射手,印第安納溜馬隊的Chuck Person。

在1991年的第一輪季後賽前,當記者問到Chuck Person關於三月四日的例行賽裡Bird以單場七次三分球刷新塞爾提克的球隊紀錄時,就像是戳到了痛處一般。

「只有兩球是當著我的面投出來的!」Person急急的撇清。「兩球!兩球!你知我知,Bird拿我沒轍的!」

「你去告訴Chuck!我很樂意帶他到我們球館裡繞繞,順便跟他介紹天花板上的那些冠軍旗!」Bird聽到Person的嗆聲後狠狠的酸了句。「他不應該是那個正當盛年的球星,而我才是個過了氣的老球員嗎?」

球賽開打前一天,Person對著媒體談到了自己與Bird的第一次遭遇的往事。

「當我1986年還是菜鳥時,第一場比賽是在印第安納州的Terre Haute,那是場為了歡迎Larry Bird返鄉的熱身賽。」Chuck Person回憶著。「當我第一次拿球時,他突然後退了五呎遠,直視著我說:『投啊,菜鳥!』」

「我告訴他:『你不能這樣對我說話,因為我每次都會出手!』」Person笑著說。「我是那晚的最佳球員,拿下了大概有25分12籃板之類,這開啟了我的職業生涯。」

「打從那時候起,我就把Bird當成是個墊腳石,他已經是個偉大的球員,一個終身奉獻給藍球的球員。」Person繼續說著。

「我對他的一舉一動都非常注意。」Person將焦點拉回了球賽,拉回到因為受傷而無法穩定上場,季賽後開打前已經有四天沒有練球的Bird身上,同時也開始另一波的心戰喊話。「他受傷讓我很困擾,事實上他不能百分百的出賽對溜馬是個好消息,但他還是可能對我們造成很多的傷害。」

「我能夠感受到他的痛苦,Bird應該忍受了非常多身體上的苦痛。」Person好像很感性的說著,但隨即話鋒一轉。「但我希望自己能夠替他增添些痛苦,希望當我搞定他後,他只想整晚泡在家裡的按摩浴缸裡,哪也不想去。」

當然,Person的心戰喊話只是讓自己過得更難過些,第一戰裡Bird的出手因為背痛而大受影響,但最後還是在Person與Detlef Schrempf的防守下拿下21分12助攻12籃板的大三元成績,還外帶了3次抄截,比下了23分8籃板7助攻的Person。

當Bird在第四節末當著Schrempf面砍進關鍵一球時,Bird對Person胸貼著胸的嗆聲:「這球是不是很渾蛋啊!Chuck!是不是很渾蛋啊!」

完全被惹怒的Person進攻時捨棄了自己擅長的外線投籃選擇直闖禁區,但很不幸的被Bird一把撥掉還在進攻時製造了Person的第六次犯規,兩罰將比數拉開到十分差,幫助塞爾提克最後以七分拿下第一戰。

如果有興趣,可以看看這個非常有戲的系列。

<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一七七)印第安納溜馬隊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