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956056970240  

▲ NBA的第一任執行長波多洛夫

跟前一回的資遣選秀會相同,塞爾提克老闆布朗(Walter Brown)以前一個球季的糟糕戰績做為理由,祈求再度成為第一個進場挑選的買家,但這次札斯洛夫斯基(Max Zaslofsky)的目標實在太過鮮明,紐約尼克隊的艾瑞許(Ned Irish)與費城勇士隊的葛特里柏(Eddie Gottlieb)堅持不願意妥協。即使布朗提出自己在1950年選秀會上的狀元中鋒薛爾(Charles “Chuck” Share)已經被轉入國家職業籃球聯盟(National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League,NPBL)的滑鐵盧老鷹隊(Waterloo Hawks)所搶走為由,希望其他大老高抬貴手,但誰都知道塞爾提克在前一回的資遣選秀中挑走中鋒兼大前鋒麥考利(Ed Macauley)後,薛爾的重要性早已大不如前。 

註:薛爾的簽約權後來賣給了韋恩堡活塞隊,換來了夏曼(Bill Sharman)。 

相較於布朗的悲情牌,艾瑞許則高舉著區域選秀優先的招牌,強調札斯洛夫斯基是標準的紐約子弟,雖然尼克隊上個球季有40勝28敗的佳績,但可沒有理由就此拱手讓人。勇士隊也沒打算就是棄守,雖然26勝42敗的戰績不大稱頭,但硬是比塞爾提克多了四場勝差,論地理環境,費城離紐約實在有段距離,但葛特里柏也不含糊,硬是端出了自己在牡鹿隊宣布倒台前就已經與牡鹿隊談好用陣中的前鋒「跳豆」佛克斯(Joe Fulks)交換札斯洛夫斯基,自己當然擁有優先權。 

就這樣,三個NBA草創時期的三大城市的三大老闆在公園 - 喜來登飯店裡互不相讓,加上其他老闆在一旁插花,從下午三點一路開到約莫十點半,夾在三人中間枯坐整日的執行長波多洛夫(Maurice Podoloff)終於按耐不住性子。 

「我受夠了你們整晚的拌嘴爭吵,更不打算坐在這裡跟你耗上整晚。」波多洛夫說。「這裡還有三個球員跟你們三個老闆,剛好這三人都是後衛球員,我決定將這三個人的名字放進帽子裡,你們抽到哪個球員,他就歸誰所有。」 

波多洛夫向雪城國家隊(Syracuse Nationals)的老闆畢亞松(Danny Biasone)借了頂軟呢帽,將寫有札斯洛夫斯基、菲利浦與庫西三人名字的紙條給丟入帽裡。 

剛才還為了誰先選人而爭得面紅耳赤的三位老闆此時反倒手足無措了起來,在這蒙眼抽籤的規矩下,先抽的人可不代表好運,這下該先該後反倒成了個哲學問題。 

「奈德,」一向溫文有禮的謙謙君子布朗客氣的說。「前兩次都是我先選,這回讓你先吧。」 

第一個將手伸入帽子的艾瑞許緊閉著雙眼,一陣摸索後拿出手中的那張紙條,張開眼看著紙條上寫著「札斯洛夫斯基」,艾瑞許興奮的跳了起來。 

「我抽到了!我抽到了!我抽到麥斯了!」 

既然用前兩次先選的理由禮讓了艾瑞許,布朗自然不好再與葛特里柏相爭,只見葛特里柏將手伸入帽裡,最後他手裡的紙條寫著「菲利浦」,雖然這是自己的第二志願,但終究沒能抽到心頭好的札斯洛夫斯基,葛特里柏並沒有像艾瑞許那樣興奮。 

軟呢帽裡只剩下一張籤,除非波多洛夫詐賭,否則不抽誰也知道客氣過頭的布朗這回成了冤大頭,但總要有人把紙條拿出來讓畢亞松能把帽子戴上。布朗一臉怒容的將手伸進了帽裡,一把將手裡的紙條給扔在地上。 

「我覺得我摸到髒東西了。」布朗憤怒的說。 

註:抽籤的順位根據不同人有不同的說法。在庫西的自傳裡布朗有第一、第二個與第三個抽籤三種不同記錄,但在奧貝克(Red Auerbach)的回憶錄裡都採第三順位,由於布朗在抽籤後就立刻通知奧貝克,因此這裡採用第三順位的說法。但布朗是否真的如此憤怒,則還有爭議,但布朗終其一生都沒有真的透露內心想法。

<衍生閱讀>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 (十之一)第一個狀元籤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二)波士頓鄉巴佬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三)初聞噩耗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四)求助Walter Brown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五)第一次交手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六)公正觀察者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七)無緣的牡鹿隊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八)遣散選秀會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九)抽籤定生死 

<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十)重返家園 

, , , ,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