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517  

學生時期的麥克海爾

<Hubie Brown>

「當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接到球後,他就成為最難防守的低位長人,」八零年代中期執教老教練同時也是多年球評的布朗(Hubie Brown)說。「他完全無法阻擋,因為他的速度以及變化多端的腳步,同時他的一雙長臂讓他投籃時能有更好的角度避開比他高的長人或是彈跳能力更好的傢伙。」

<大學教練>

「他一直保有正確的態度,在球場上努力不懈,」明尼蘇達大學時期的教練達奇(Jim Dutcher)說。「但他也不將籃球當成生死攸關的命題,不那麼嚴肅的看待籃球讓他能夠保有一定程度的自我,能夠避免不必要的起起伏伏。」

<高中教練>

「當在球場上時麥克海爾總是嚴肅已對,他熱愛打球,」高中時曾經指導過麥克海爾兩年的教練奈索維奇(Milan Knezovich)談到這個愛惡作劇的學生。「但出了球場,他只是另一個孩子,他喜歡在森林裡奔跑,在河裡釣魚,想去打獵。」

「我還記得那個六呎四吋有著流暢跳投的小鬼」奈索維奇說。「那雙長手臂,好像從明尼蘇達州的聖路易郡(St. Louis County)衍伸到艾特金郡(Aitkin County)一樣。」

「麥克海爾的天賦體能,搭配上他獨特的人格特質、他對隊友的信賴以及他對待球賽的態度與理解,讓他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麥克海爾高中末兩年的教練艾丁頓(Gary Addington)說。「這些都不是我所能教導的,他就是這麼個偉大的球員,非常棒的人。」

「他是個很棒的運動員,非常榮幸能有機會擔任他的教練,但我對他最美好的記憶都是在場外,」愛丁頓說。「單純是因為麥克海爾是個很棒的人,他一直都保持這樣的特質,一個非常貼心,對朋友非常忠誠的人。」

「麥克海爾九年級時只是個瘦長,動作還是不頂協調的孩子,剛開始學習運用自己的肌肉,就像同年級的孩子般學習如何打球,」希賓高中的體育主任佛蘭特(Milt Verant)坦承自己當年也看走了眼。「當他十年級時雖然持續進步,但當時我看他打球,雖然覺得他是個好球員,但不覺得他會……你知道的,不知道他會有好到這樣。」

「哈哈哈!我從來也沒有在自己家車道前練投幾個小時,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以進入籃球名人堂,」麥克海爾回憶自己的高中生涯。「我只是坐在車道前幾個小時,想著我應該有機會打敗維吉尼亞(Virginia)、契斯宏(Chisholm)跟布歐(Buhl,都是明尼蘇達州的其他小鎮)。」

<大學隊友>

「當時他還是個大一新生,」明尼蘇達大學的隊友,當時已經大四的威廉斯(Ray Williams)說。「我常想『接下來就靠他了。』」

「當第一次遇到他時,他還是明尼蘇達大學的大一菜鳥,但我立刻就對他印象深刻,」大學學長,後來成為湖人隊對付麥克海爾的利器的湯普森(Mychal Thompson)回憶道。「我立刻明白他是個多麼有天份,多麼特別的球員。他一直是個非常有自信的球員,也將這特質帶往NBA戰場上。他是我最喜歡對抗的球員之一,離開球場,我們也是永遠的好朋友,但到了球場上,我們都只想宰了對方。我對他十分尊敬,他也是我遇過最難纏的對手之一。」

「能打職業籃球是件非常棒的事情,」麥克海爾在接受波士頓前鋒報訪問時說。「這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但這並不會讓我變成另一個不同的人。」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