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553  

八零年代的塞爾提克與七六人之爭是歷史中的經典

從宣布入選到正式入主,媒體少不了要採訪周遭的相關人士談談麥克海爾(Kevin McHale),不只談談他們眼中的麥克海爾,也談談他們對麥克海爾的評價。

「我從來不認為打籃球是個『工作』,有時候我覺得很不真實,因為我只是做件帶給我非常多樂趣的事情,但它卻讓我獲得許多榮耀。」在獲選入名人堂後的記者會上,麥克海爾談到了籃球對自己的意義。「這就像,有時我覺得其實自己不該擁有這個榮耀,因為我只是享受打球的感覺,而會一直打籃球只因為我喜歡打球。當我決定退休時是因為自己再也不覺得打球是種享受,因為傷勢、其他因素偷走了籃球帶給我的樂趣,讓自己覺得是該改變的時候。」

「我是個幸運兒,因為我有機會能跟那麼多偉大的球員一起合作,」麥克海有由衷的感謝他的隊友們。「如果我是在某隻未曾拿過冠軍的球隊打球,我不會有這個機會站在各位面前,」

「當我上了場打球,就從來沒有沒有真正的想過自己的表現,」麥克海爾說。「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趕快上場打球,並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柏德>

「這是個頒贈給偉大球員的偉大榮耀,」老戰友柏德(Larry Brid)說。「這非常的恰當,我替凱文感到高興。在我的內心裡,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是否能進入名人堂。」

「每個人都清楚柏德是塞爾提克的領袖,」麥克海爾也談到自己與柏德間的關係。「但我不認為自己只是個在後座搭便車的傢伙,我們是隊友,柏德在場上的表現幫助我,而我也做了些事情有助於他的成就。」

<J博士>

「麥克海爾在進入聯盟後不斷的努力精進自己的步伐,」八零年代一直與塞爾提克在大西洋區裡對抗的名人堂前鋒厄文(Julius Erving)談到麥克海爾。「他成為一個難以阻擋的進攻高手,幫助柏德與派瑞許(Robert Parish)創造更多的機會。」

<媒體>

「麥克海爾看待NBA就像是參加社團的籃球賽一樣,」主跑塞爾提克的波士頓前鋒報記者布佩特(Steve Bulpett)形容,八零年代後期他常著墨在麥克海爾與柏德間的關係。「他會貢獻自己的一切給這社團,但也清楚自己還有日子要過,生命裡還有其他比籃球更重要的事情。這樣的態度往往會惹怒某些人,而你知道他們有多麻煩。」

<Hubie Brown>

「當麥克海爾接到球後,他就成為最難防守的低位長人,」八零年代中期執教老教練同時也是多年球評的布朗(Hubie Brown)說。「他完全無法阻擋,因為他的速度以及變化多端的腳步,同時他的一雙長臂讓他投籃時能有更好的角度避開比他高的長人或是彈跳能力更好的傢伙。」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