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59  

麥斯威爾與麥克海爾場內場外都是死黨

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談到了自己的名人堂隊友,談到了兩位與自己並列「The Big Three」的名將柏德(Larry Bird)與大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但他將下個隊友感謝時間留給了第四位劍客,那位一直被世人認為卡在自己道路前方,但卻是麥克海爾私底下的死黨,也是練球的固定拍檔。

「還有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還記得有一回我們到費城光譜球場作客面對七六人隊,我從板凳上場時Dr. J(Julius Erving)在第一節的六分鐘裡就拿了十七分,六分鐘!麥斯威爾吞下了第三次犯規,我走到記分台準備換他下場時,他抓著我說:『呼!菜鳥,祝你好運!這傢伙的手氣正旺。』」麥克海爾回憶著厄文瘋狂的演出,彷彿心有餘悸。「上半場結束時J博士已經拿了28分,這才是我的第一個職業球季,第一次到費城打球,根本毫無頭緒。走進休息室我拉著麥斯威爾問到:『麥斯,我到底該怎麼辦?』麥斯威爾說:『找個消防水帶來幫他降溫吧,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最後J博士拿了45分,消防水帶!這就是麥斯威爾。」

這場比賽最後麥斯威爾與麥克海爾都六犯離場。

「跟麥斯威爾一起打球非常有趣,他也十分幫忙我,」麥克海爾感謝著後來被自己取代的老友。「當我替補上場時總得要有人被換下場,通常這個人都會是麥斯,但他總是提醒我場上該注意的事情,對手的狀況,幫助我有好表現,能跟這樣球員一起打球是很棒的經驗。」

「我的隊友們造就了我,我常說賴利驅策每一個人,有些球員就是能夠幫助隊友提升到另一個境界,一個你自己都沒想像到的境界。」麥克海爾最後回頭談到柏德(Larry Bird)。「我知道像台下湯普森(John Thompson,1999名人堂)與安布里(Wayne Embry)都曾經跟羅素(Bill Russell)一起打球,當羅素說會贏球時,他就是有能力讓隊友相信,而柏德也有相同的能耐。他總說:『兄弟們,我不知道如何,但我知道今晚我們一定會贏。』我們也就這樣上場贏得比賽。」

「能跟這樣的球員打球,讓你變成一個更棒的球員,我們幫助彼此成長,這就是團隊的意義。」

接著麥克海爾感謝了球隊裡的工作人員,公關、票務人員等,感謝他們無斯的支持,比賽時,這些人投入的程度不亞於球員,也造就了塞爾提克。

麥克海爾也感謝了自己的雙親、手足,一起長大的朋友,以及結褵十七載的妻子,最後在五名子女一同上台下結束了儀式。

「能夠進入這個距離我效力過十三年、史上最偉大的球隊僅僅九十英里遠的名人堂,能在老紅頭奧貝克(Red Auerbach)的帶領下,我還能多要求些甚麼?我是非常幸運的。感謝各位。」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