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49  

雖然最後不歡而散,但費區還是出現在麥克海爾的名人堂儀式觀眾席裡

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接著感謝了自己的兩位高中籃球教練,感謝教練艾丁頓(Gary Addington)教導他許多籃球的知識,建立許多基礎,更感謝教練夫妻總是給他各式各樣的點心、餅乾,讓他終於能夠長高變壯。

「我不是最聰明的球員,但當年我在明尼蘇達打冰球,明尼蘇達冬天是零下三十度,當我第一次進到體育館時,裡面溫度有七度。」麥克海爾感謝另外一位中學時的教練。「我們在體育館裡跑上跑下,那時教練才29歲,一直挑釁我們守不住他,當時我們才那麼丁點大,當然守不住。但這遊戲時在太有趣了,因此我再也沒有到戶外打冰球,我真的要好好感謝教練。」

「進入NBA的第一個教練是費區(Bill Fitch),費區教練一直試著要宰了我,他幾乎要成功了,」麥克海爾謝完明尼蘇達大學教練達奇(Jim Dutcher)後,話鋒一轉進入了職業生涯。「他沒能成功的理由,就是我的第二位教練瓊斯(K.C. Jones)。瓊斯教練把我拉到一旁,他說:『菜鳥,你是個很棒的球員,教練只是還不明白而已。』如果世界上有完美的人,K.C.一定是其中之一。」

「他絕對是此生最喜愛的人之一,我不知道這世上還能有誰比他更好,能替K.C.打球是一種榮耀。當你陷入低潮,當你狀況不佳,K.C.總是不停的鼓勵你,永遠從光明面看事情。」麥克海爾說。「我們都願意負傷替K.C.打球,因為他是這麼一個好的人。感謝K.C.,感謝你帶給我的一切。」

接下來麥克海爾感謝了自己在職業生涯最後兩任教頭羅傑斯(Jimmy Rodgers)與福特(Chris Ford)後,麥克海爾轉身向時任籃球名人堂主席,同時也是今晚引言人的前塞爾提克副總裁葛維特(Dave Gavitt)致謝。

「葛維特是另一個大好人,在我職業生涯尾聲身體狀況不佳,沒有太多能貢獻給球隊,但我不停的嘗試,很多回事情進行並不順遂,」麥克海爾回憶生涯最後那個球季。「戴夫總是走上前搭著我的肩膀說:『我真的很感謝你為球隊所做的努力。』我真的很感謝戴夫。」

「那是艱困的時刻,當你年事已高,當你知道自己正在走下坡,但你還是奮鬥,你還是想著自己也許還能幫這隻球隊贏球,然後你奉獻你所有的一切,但事情卻不如想像,這是個糟糕的念頭。」麥克海爾一邊搖頭嘆氣一邊突然指向台下的尤英(Patrick Ewing)說。「派崔克,復出前要確認自己完全復原啊!」

在尤英笑得樂不可支,全場掌聲如雷時,麥克海爾面不改色的繼續感謝一直陪伴他,替他包紮,替他復健的訓練員賴瑟特(Ed Lacerte)與隊醫希爾瓦(Dr. Howard Silver),感謝他們不僅關心他的健康,更真心關心他的一切。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