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849  

麥克海爾入選名人堂

在十月一日介紹進入名人堂的典禮上,由於一共有三位塞爾提克前球員入選,因此台下坐滿了麥克海爾(Kevin McHale)的故舊與塞爾提克遺老。八零年代的老隊友華頓(Bill Walton)在走道的另一端,老教頭瓊斯(K.C. Jones)則端坐在華頓之後,一旁則坐著退休名將哈維契克(John Havlicek)夫婦。觀眾席上還有一代中鋒尤英(Patrick Ewing)、穆湯波都是座上賓,他們是為了自己喬治城大學教頭湯普森(John Thompson)而來。當名人堂的介紹詞結束,麥克海爾邀請坐在自己身旁的前希賓高中教練艾丁頓(Gary Addington)一同上台擔任嘉賓,並一起迎接由幕後走出來的老紅頭(Red Auerbach)。

這種場合,怎麼能沒有老紅頭,對吧。

今晚的老紅頭格外忙碌,第一位表揚的安布里(Wayne Embry)是他的門生與老友,除了頒贈戒指給麥克海爾外,他也負責頒贈界只給另一位門生湯普森。

從老紅頭手中接下代表名人堂榮耀的戒指後,麥克海爾一派輕鬆的走向了講台,在與擔任引言人的前塞爾提克副總裁(Dave Gavitt)一陣擁抱時,手中的戒指脫手而出。

「今晚的第一次失誤。」麥克海爾式幽默成了最佳的開場白。

就像回到八零年代,麥克海爾一上台就拿老隊友華頓開起玩笑。他宣示今晚的演說不會太長,因為第一老教練艾丁頓只要時間一場就打瞌睡,第二是上回華頓進入名人堂時已28分鐘創下了記錄,他可不打算在這項記錄上與華頓爭鋒。

玩笑開玩,麥克海爾話鋒一轉,在眾多的教練、隊友與塞爾提克傳奇中,特別感謝在16次冠軍中都留下印記的總裁老紅頭。

「在賽爾提克的歷史裡,有個人代表了一切,那就是奧貝克,球隊的16座冠軍獎杯上都留下他的指紋。他具有讓人難以置信的能力,總是能在關鍵的時刻現身激勵你,總是能讓你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特別。」麥克海爾說。「老紅頭總是拉著我的腿推銷著,少拿點錢啦,或是從板凳出發是件好事啦,他是對的,這是正確的選擇。」

「再說一個有關於紅頭的小故事。當我被塞爾提克選上後,跟塞爾提克合約有些問題,我們離開了美國,我的經紀人告訴我下球季可能要到義大利打球,我告訴經紀人:『聽著,我不要去義大利,不管塞爾提克給我多少薪水,我都會接受,就這麼辦。』當我們從義大利回到波士頓,老紅頭只說:『快點,快來簽了合同,球隊練習已經開始了。』」

「我簽下了他丟給我的合約,根本不知道自己簽了什麼,跳上了車,老紅頭就由波士頓花園廣場開往希臘學院。」麥克海爾回憶著並加上誇張的手勢。「他真能開,一邊跟我說話一邊抽著雪茄。我怕得要死,我來自明尼蘇達,在那裡根本沒人這樣開車,在波士頓的車陣中不斷來回穿梭。我覺得自己死定了,想著:『老天爺啊!我職業生涯的第一天就沒命了!』。」

「到了練習球館,老紅頭催著我去做體檢,希爾瓦(Dr. Howard Silver)醫師戴上聽診器替我做檢查,老紅頭在一旁催著:『快點!快點!』,被逼急的希爾瓦醫師問我能打嗎?當我回答沒問題時,老紅頭就推著我上場練習,開始了我的塞爾提克生涯。」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