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671  

團隊永遠是麥克海爾的第一位

麥克海爾(Kevin McHale)的成績隨著球賽進行而不斷滑落,在二月份降至10.1分5.4籃板的二位數防線後,三月份進一步下滑至8.5分4.8籃板,整個球季的投籃命中率都與五成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終於,壓力鍋在四月初到了臨界點。

雖然前一場對尼克隊在20分鐘裡拿下13分,但在主場迎戰底特律活塞隊的比賽裡出場時間降至12分鐘,全場三投中一只拿下兩分。兩天後,在全美轉播的夜晚,一向對尼克隊頗有心得的麥克海爾上半場坐足冷板凳,下半場登場的八分鐘裡只靠著罰球拿下4分。

「即使在我的全盛時期也沒辦法在短短五分鐘裡有甚麼表現,」賽後麥克海爾直言這對自己是種「羞辱」,也不明白總教練福特(Chris Ford)的調度邏輯。「當球隊贏球時這樣的待遇已經夠難受,當球隊輸球時更是雙重的煎熬。」

一整個球季都努力與麥克海爾溝通,維持球隊表面和諧的副總裁葛維特(Dave Garvitt)隔天與麥克海爾晤面,希望能讓這位即將高掛球鞋的準名人堂球星冷靜下來,而助理教練凱西(Don Casey)也語重心長的說:「千萬別出去對媒體公開哀嚎,五年後你會為了這麼做懊悔不已。」

事情卻在球團眾人憂心,媒體嗜血等待中有了轉變。

「我從來不曾,也不會將自己放在球隊之上,」麥克海爾向球隊道歉道。「而我現在也不打算如此。」

4月23日,花園廣場裡塞爾提克面對克里夫蘭騎士隊,這是球季賽爾提克最後一場的主場比賽,也是麥克海爾在花園廣場的最後一次例行賽。

因為背痛的老毛病,麥克海爾已經連續缺席了前三場比賽,但趕在最後一場主場例行賽前,為了球迷也為了球隊,麥克海爾再度重返球場。這已經無關傷癒已否,多年的征戰,麥克海爾的腿、膝、背早已傷痕累累,意志力早已經超越過一切。

對面的騎士隊的老前鋒南斯(Larry Nance)也高掛免戰牌,只有板凳上一輩子都在打替補的桑德斯(Mike Sanders)算得上是同個世代的球員。其他老將伊羅(Craig Ehlo)、威廉斯(John "Hot Rod" Williams)算起來都已經是麥克海爾的後輩。

僅管滿身傷痛,但麥克海爾還是卯足了全力在場上奮戰,第四節在藍領大前鋒威廉斯的眼下硬是拉下了6個籃板,幫助塞爾提克以107:99擊退了八零年代末期新竄起的東區新貴騎士隊。

鼓起餘勇的麥克海爾攻下了全隊次高的17分,同時有11個籃板的雙十表現,當他被總教練兼老戰友福特(Chris Ford)給換下場時,麥克海爾雙手高舉回應全場約一萬五千名塞爾提克球迷的溫馨的歡呼,英雄淚也不自主的自臉旁留下。

「今晚,我有些飄飄然,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賽後麥克海爾說。「我發現這個球季自己有些猶疑,我擔心自己的雙腳,煩惱自己的背,這根本沒法好好打球。現在,該是放手的時候,我再也不想煩惱這些事情了。」

當賽後麥克海爾走向通往休息室的走道時,全場的塞爾提克球迷再次起身歡送這個長年帶給新英格蘭地區歡笑與榮耀的巨人,球場的電子看板上亮出「Thanks, Kevin」的標語,讓情緒到了最高點。

當一旁擔任球童的喬伊(Joey McHale)疑惑的看著老爹,問著場中的騷動究竟所為何來時,麥克海爾輕輕的在愛子額頭上一吻。

「No big deal…」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