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649

 ▲ 受傷後,麥克海爾才能理解華頓承受的痛苦 

「這手術根本沒效,」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說。「可能讓我的腳踝變得更糟糕。」

不知是太晚進行手術,還是手術真的不成功,早先一步進行手術的柏德(Larry Bird)在術後隔天就出院,不久就每天走上十英哩進行復健,但麥克海爾卻一路養傷,甚至錯過了整個季前的訓練營與熱身賽,只能在一旁踩著健身腳踏車維持體能。

「手術只是讓他的腳踝有所支撐,」物理治療師德瑞克(Dan Dyrek)說。「但不是真的療癒它。」

柏德以極佳的狀況展開球季,在前十二場比賽有十一場在得分上領先全隊,並多次演出雙十成績。但在一回練習中,蕭恩穿過柏德設下的人牆時導致他的背傷復發,雖然在錯過12月14與尼克隊的比賽後順利重返球場,但在結束十二月底的一波西征後,柏德因為背傷整整休養了兩個月才在3月1日重返球場。

「當你施加壓力在神經上時會導致麻木,但如果伴隨疼痛就表示有發炎狀況發生,」替柏德動刀的萊特醫生(Dr. Alexander Wright)解釋。「要消除疼痛,可以使用藥物、牽引、支撐等等方式去除壓力。我們知道如何治療,但卻沒有防範復發的方法,這才是問題的所在。」

「而賴利的問題又是與眾不同,」萊特醫生進一步的點出問題關鍵。「他是靠打籃球維生的人,但他跟我們一樣只有兩條腿。」

另一方面,錯過熱身賽的麥克海爾還是趕上了開幕戰,勉強出賽十場後因為腳踝傷勢缺賽九場,但一月初又因為小腿肌肉撕裂傷而缺席了一個月,所幸在二月中歸隊後,麥克海爾的表現逐漸恢復穩定。

「在宰制聯盟多年後要將自己重新定位成個打工仔可真不容易,」當談到自己不穩定的出場時間與定位時,麥克海爾說。「我一直試著讓自己面對現實,一直希望能夠找回過去的自己,但這很難跟外人解釋。在NBA中打球需要耗盡全身特別是雙腿的精力,但我再也沒有過去那種驚人的爆發力與活力了。」

整個球季麥克海爾都與訓練員賴瑟特(Ed Lacerte)形影不離,展開每日單調又無趣的復健,過去每日與柏德、羅比(Rick Robey)等老隊友談天打屁的日子再也不復返。

「華頓(Bill Walton)說他有張地圖,在海地有塊神秘的大石頭可以讓人擺脫厄運,這石頭在一條骯髒的小徑中,你只要到那去,精靈就會幫你去除厄運。」麥克海爾說著與老友華頓的往事。「當頭一回聽到這些時,我狠狠的嘲笑了他一頓,但當我弄傷自己的腳後,我告訴他:『你最好趕快影印一份地圖給我!』」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