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201   

▲ 漸漸的,柏德與麥克海爾一起衰老

神奇的率領隊友打贏第二戰後,柏德(Larry Bird)的表現就如同自由落體般下墜,對活塞隊的五場比賽裡,柏德平均得分滑落至13.4分,命中率更僅有38.2%,儘管還能以傳球、籃板來協助球隊,甚至引領隊友演出反擊,但最後關鍵時刻少了柏德的全方位進攻能力對球隊卻是難以彌補的傷害。

老搭檔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在第四戰裡以21投13中的命中率拿下28分,第六戰裡也有19投11中的高中率,站上罰球線14次罰進11球,飆進全場最高的34分同時抓下了8籃板,成功的彌補了老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腳踝受傷無法出賽的空缺。

雖然塞爾提克在面對活塞隊時有得分後衛路易斯(Reggie Lewis)與菜鳥控球布朗(Dee Brown)挺身而出填補老前輩的空缺,一直沒能發揮潛力的替補大前鋒皮克尼(Ed Pinckney)也在攻守兩端有所表現,但主控蕭恩(Brian Shaw)與小前鋒甘波(Kevin Gamble)兩人幾近消失的表現讓塞爾提克缺乏足夠的人手能夠面對兵多將廣的活塞隊。

季後賽結束後,塞爾提克的老將們又開始了例行的進廠保養行程,但此時,又一次清楚的看出球員個性的差異。將籃球視為第一生命的柏德很快的在六月七日進行背部手術,一周後就開始進行每日步行十英哩的復健計畫,並減重十英鎊趕上開季的訓練營。

「當我第一次看到柏德,說真格的,我完全不能理解他怎能繼續打球,」負責手術的萊特醫生(Dr. Alexander Wright)解釋柏德背部神經的嚴重程度。「他的腳完全失去控制,我的意思是他根本沒法舉起自己的腳趾頭,他能夠用腳趾頭走路,但是他的腳趾或是腳會承受巨大壓力。雖然他固定接受可體松注射與物理治療,但對他的傷勢沒有任何助益。」

而以家庭為重的麥克海爾在季後賽結束後回到明尼蘇達州的老家與家人團聚,甚至與播報員歐德威(Glenn Ordway)一起到加拿大釣魚度假。麥克海爾駕駛的船不幸的觸及湖底暗礁,不僅打爛了引擎更讓他與歐德威一起翻落湖裡,經過了約莫一個小時後,兩人才由湊巧經過的漁夫救起。這起意外雖然沒有釀成大禍,但卻讓麥克海爾的腳踝更進一步的受創,當他進入開刀房整治自己的左腳與左腳踝時已經是七月十七日,整整比柏德晚了將近一個半月。

在柏德眼裡,這自然是完全的不可思議。

「我已經厭倦每個人問我覺得怎樣,」麥克海爾說。「因此,我總是回答應該還好之類。」

此時,另一名記者加入了聊天行列,開口就問麥克海爾感覺如何。

「ㄜ!我不知道,」麥克海爾說。「我想,應該還好吧。」

飽受傷痛之苦也許是麥克海爾延遲手術的原因之一,球季結束後,他一度傳出考慮退休終結自己的籃球生涯,但最後還是接受手術開始準備新球季。

在新球季開始前,塞爾提克宣佈將分別與柏德及麥克海爾延長合約,這回麥克海爾終於拿到與自己身價相符合的兩年七百萬美金,與柏德的兩年八百萬美金只有一百萬美金之差。

這紙合約將使得柏德與麥克海爾能夠繼續效力至92~93年球季結束為止。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