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707  

▲ 不光是塞爾提克,死對頭活塞隊也逐漸年華老去

「喔!對!顴骨!」當記者問到藍比爾(Bill Laimbeer)兩天前關於死對頭柏德(Larry Bird)的大新聞時,藍比爾酸溜溜的說。「得了吧!換做是其他人摔著了腦袋,有可能向賴利一樣那麼受到矚目?」

「你們最好快點離開這裡,」藍比爾對著記者說。「葛維特(Dave Gavitt)正要招開記者會,你知道這代表著甚麼。」

經過幾天沉澱,柏德的狀況依舊不明,在第一戰前的四十五分鐘,塞爾提克的副總裁葛維特招開了臨時記者會。

「你們應該都清楚,看到我準沒好事,對吧!」葛維特在記者會的開場白就這麼自我打趣著。第一輪的第五戰裡,柏德經歷了顴骨裂傷後又回到球場,但真正造成傷害的是在第四節裡,溜馬隊前鋒波森(Chuck Person)在擋人時前臂直接向柏德的下背部招呼,讓他的背痛在賽後更加惡化。

這場比賽,劇烈的背痛讓他連在場邊替隊友加油打氣都難。在過去,柏德缺席的五場季後賽裡,塞爾提克全吞下了敗仗。

「他一定是非常痛,」活塞隊前鋒羅德曼(Dennis Rodman)說。「才會錯過這麼重要的比賽。」

活塞隊的狀況只比塞爾提克稍好些,在八零年代後期接續塞爾提克東區王者地位的活塞隊衰退的速度遠超過預期,在主將湯瑪斯(Isiah Thomas)掛傷號下戰績滑落至50勝32敗,第一輪裡同樣被東區老六的亞特蘭大老鷹隊逼至第五戰才得以脫身。

湯瑪斯在例行賽因為手腕受傷而缺賽,球季末復出後又飽受左腿筋拉傷之苦,第二輪第一戰終場前六分十秒,塞爾提克後衛布朗(Dee Brown)一次上籃得手後一腳踩在湯瑪斯的右腳上,讓活塞隊的主控因為右腳扭傷而被送進了醫院。

但這並不影響活塞隊在第一戰裡取得優勢。

少了柏德,塞爾提克決定以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替代先發,靠著老將苦撐在上半場還能以37:40小幅度落後給活塞隊。但第三節一開打,活塞隊的中前鋒艾德華茲(James Edwards)三次翻身跳投得手,帶領活塞隊在十次出手五次命中,而同時塞爾提克隊七次出手只命中一球,兩隊的差距拉開到了50:40,並一路保持至少五分的領先優勢。

「賴利可能一邊忍受著背痛一邊看著電視裡難堪的比賽,」先發小前鋒甘波(Kevin Gamble)說。「我們沒有撲救失控球,這是賴利平常在做的,我們沒有保護防守籃板,這是賴利平常在做的,今晚,我們沒有做好平常賴利幫我們照顧好的事情。」

上一輪面對溜馬隊的窘境在這個系列更進一步惡化,少了柏德,讓塞爾提克的進攻更加艱困。儘管單場16次助攻比起溜馬隊系列減少,但跟前一個系列塞爾提克得分至少112分起跳不同,這場比賽雙方回復到傳統的貼身肉搏模式,塞爾提克的三成九四命中率雖然優於活塞隊的三成八四,但較多的失誤讓活塞隊取得了優勢。

「我們全力防堵禁區,」活塞隊艾德華茲說。「這讓壓力落在他們年輕的後場球員身上,影響了命中率。」

「活塞隊的防守模式讓後場球員吃足了苦頭,」主控蕭恩(Brian Shaw)說,他全場只出手了四次,5分5助攻與4次失誤可說是毫無建樹。「我們一直試著要深入禁區挑戰籃框,但防守迫使我們只能在中距離不甘不願的出手,這自然影響到命中率。」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