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777  

▲ 溜馬隊在八零年代末期成了塞爾提克在客場的惡夢

柏德(Larry Bird)出身印第安納,每他率隊造訪印第安納波里斯時滿場的歡呼總讓人分不清楚這是溜馬隊主場還是塞爾提克主場,但進入八零年代後期,賽爾提克卻在市場廣場球場(Market Square Arena)二十次的交手裡吞下了十八次敗仗,成了綠衫軍的夢靨。

不幸的,塞爾提克第一輪的對手正是溜馬隊。

溜馬隊開季在維薩斯(Dick Versace)執教下只有9勝16敗的慘澹戰績,但在換上助理教練希爾(Bob Hill)代理後卻寫下32勝25敗的佳績,讓溜馬隊得以五成勝率東區第七的成績擠入季後賽。

此時溜馬隊主將米勒(Reggie Miller)只不過是第四年打NBA的25歲小夥子,但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和那一張大放厥詞的大嘴早已名聞遐邇。22.5分與4.0助攻的成績已擠身聯盟一線球星行列,不過這個球季米勒的三分線外僅有3成48的成績,比起過去兩年動輒超過四成有些許落差。

除開米勒,溜馬隊還有兩名長人射手,一是六呎八吋,跟米勒同樣滿口垃圾話的「來福槍」波森(Chuck “Rifleman” Person)以及第一代德國前鋒施輪夫(Detlef Schrempf)。兩人分別以18.4分與16.1分分居溜馬隊第二與第三得分手,讓溜馬隊每場平均得分111.7分高居聯盟第五位。

不過同時,溜馬隊的防守極糟也是聲名遠播,除了六呎十吋的先發中鋒湯普森(LaSalle Thompson)外幾乎都與人形立牌無異,重攻輕守的球風讓他們的平均失分112.1分也倒居聯盟第五。

但要說溜馬隊的防守不佳也不盡然,這批球員遇上塞爾提克時總是特別拼命,尤其是負責防守柏德的波森跟隊友米勒都是聯盟裡著名的新生代垃圾話專家,每每遇上柏德與麥克海爾(Kevin McHale)等資深專家總是在場上不停的「閒話家常」,這讓雙方的每一次遭遇都格外的激烈,這也讓波森每次遇上柏德時防守都格外專心。

但相對的,波森也激發起柏德不服輸的基因。

「我對柏德的背傷感到難過,」波森在第一戰前一天對媒體說。「但我希望自己能夠替他增加些微的痛楚,我希望當我搞定他後,他只想整晚泡在家裡的按摩浴缸裡,哪也不想去。」

毫無疑問的,柏德的背痛絲毫沒有削減,但他並擔憂身體的痛楚,相較之下,由於背痛從球季尾聲開始只能斷斷續續的練習,季後賽開打前甚至錯過了四天的練習,讓柏德不禁擔心起自己的跳投。

這個球季柏德的跳投能力明顯下滑,雖然被認為是歷史上最佳的射手,但對他而言,背後經年累月的苦練才是成功的關鍵。背痛影響的不僅僅是生理,而是整個練習的步調,無法參加正式的練習,甚至不能投籃,讓他只能猛踩腳踏車保持基本體能。

不光是柏德,麥克海爾的腳踝同樣影響甚鉅,臨場的身體狀況成了左右他表現的關鍵因素,兩老的傷勢儼然成為塞爾提克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